三件“传家宝”,追寻战功赫赫的“尖刀八连”的制胜密码

有这样一支部队,他们从烽火狼烟的华北平原走来,兵进太行山,打出英雄气,让“昔阳独立营”的旗帜高高飘扬;他们从枪林弹雨的淮海战场走来,死守双河桥,粉碎顽敌梦,让“战斗模范连”的旗帜高高飘扬;他们从烟雨朦胧的江南华南走来,进军云贵川,解放巧家县,让“英雄模范连”的旗帜高高飘扬。

革命战争年代,他们因作战英勇、敢打头阵,被授予“尖刀八连”光荣称号。和平建设时期,他们坚决响应党中央号召,一路西行,千里转隶,先后参与石河子市造纸厂火灾物资抢救、玛纳斯河抗洪抢险等任务,在驻地群众心中竖起了人民军队好样子。

他们就是有着“尖刀八连”之称的武警兵团总队执勤第五支队机动一中队。

追寻战功赫赫的“尖刀八连”的制胜密码,且看三件“传家宝”——

一首血性冲锋的战歌传唱至今

“同志们/要打头阵就得往前走/来迟了只好一边瞅/要不然/我抓来了俘虏/你只好当看守……”

这是诞生于解放战争初期被“八连人”代代传唱的战歌。那时,该部队的前身太行山“昔阳独立营”刚刚完成了向中原野战军九纵二十五旅七十四团三营八连的改编。此时,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战争再次打响。

伊川章屯战斗中,八连主动请缨打头阵。全连官兵如同猛虎下山,像一把锋利的尖刀直插敌王牌新三师的心脏,连夺敌八座山头。敌指挥官发现进攻部队是支小分队,在密集炮火掩护下向八连阵地发动了疯狂反扑,八连伤亡惨重。弹药将尽,最后关头,刘子林带着仅剩的三十八名战士装上刺刀,高唱战歌,与敌人血战一夜,阵地屹立未动。

后来,战歌变成了连(队)歌,一如既往地激励着八连人不断奋勇向前。

去年3月,在总队举行的“创记录、当尖兵”比武中,连队战士普拉提为了夺冠,硬是将手掌磨得血肉模糊,鲜血不停地下滴。考官都替他心疼。他却说,“我是八连的兵,到哪都要当尖刀,哪能轻言放弃!”一旁加油的战友被他打动,自发地哼起了队歌,普拉提仿佛又找到了力量之源,继续咬牙坚持,最终创下记录。年底,因平时表现突出、训练拼搏进取,普拉提被总队评为“五好战士”。

和普拉提一样,那些原本并不突出的战士,在口口相传的队歌里汲取到了丰沛的血性之源,无不在之后的日子里脱胎换骨,成长为中队的顶梁柱。

指导员符东向官兵展示“光荣簿”

一本岁月洗礼的光荣簿薪火相传

“我们的部队经历过革命战火的洗礼,今天我把传家宝郑重交给你,请你一定别让我们的尖刀卷了刃。”在每任主官任职仪式上,第一项任务就是交接“光荣簿”。现任指导员符东只要一捧起这本斑驳破损的“光荣簿”,脑海中就会浮现出老指导员、二等功臣刘虎彪满含深情的嘱托。

70余载峥嵘岁月,一茬茬官兵来了又走,走了又来。赤红的封面在时间流逝中逐渐褪了颜色,但“光荣簿”泛黄的书页却透着更加厚重的历史气息,无声诉说着它写满荣光的历史,倾诉着一个个气壮山河的英雄故事。

翻开“光荣簿”扉页,淡淡的墨香在空气中氤氲。“永远为革命打头阵、当尖刀”的队魂映入眼帘,数十种不同字体写下的英模名录赫赫在目,“一等功臣刘子林,二等功臣刘虎彪、任骏杰,三等功臣……”口念英雄的名字,符东的思绪回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蹈过滚滚洪流,历史的画卷渐渐打开……

那时部队刚从四川内江转隶到新疆石河子郊区。戈壁的风呼啸着,遮天蔽日的狂沙飞舞着。没有营院、没有训练场,光秃秃的戈壁滩只有遍地沙土、石块,环境异常恶劣,但官兵们丝毫无惧,他们自己动手,搬来石块,运来水泥,在戈壁滩上建起了营房,刨出了训练场。

忠诚的品格在急难险重的任务前再次被书写,八连人始终坚守信仰高地,用实际行动擦亮了“尖刀永不卷刃”的精神品格。

1997年7月,石河子市造纸厂原料场发生火灾,中队奉命赶赴火灾现场抢运芦苇捆。官兵们连续奋战21小时,从深夜干到白天,成功抢运芦苇捆100余吨,为造纸厂挽回损失5000余万元。1998年8月,玛纳斯河突发特大洪水,中队主动请缨担负玛纳斯河大桥、安吉海大桥和石河子水库的护桥护堤抗洪任务。任务期间,中队充分发扬“抗洪精神”,连续奋战十七个昼夜,终于战胜了洪魔,圆满完成了党和人民交给的任务,被地方党委表彰为抗洪先进集体。

每一次执行急难险重任务,对官兵来说都是一次信仰教育。归建后,中队第一时间举行“记功仪式”,将任务中官兵的先进事迹写进“光荣簿”……

一面永当尖刀的锦旗指引前进

八连打仗,是一把直插敌人心脏的尖刀,担负最急难险重的任务,冲锋陷阵,所向披靡。这支部队从华北打到中原,从中原打过江南,转战华南各省,先后参加平汉战役、正太战役、白晋战役、同浦战役、淮海战役、两广战役等富有历史意义的战役。

打开中队的荣誉柜,一面面写着“尖刀八连”“尖刀不卷刃”“硬骨头六连式的连队”“教育训练先进连”的锦旗熠熠生辉,诉说着这支光荣部队背后无数个气壮山河的英雄史诗。

阳江追击战中,刘子林在得知敌保安第4师驻扎在那扶圩后,率前卫连出其不意抢先拿下敌排哨,通过审讯俘虏获取敌师长关中岳的住址及夜晚口令等情报。那时部队主力还在后方,八连所在的3营面对的是1个师的敌人。刘子林却丝毫不惧,他决定兵行奇招,带一个班战士,由俘虏作向导,趁着夜色摸进了敌师部。当关中岳和参谋长从梦中惊醒时,已被一排冲锋枪顶住了胸膛。关中岳惊慌失措地召来两个团长,答应了无条件投降。黎明时分,我军不费一枪一弹进驻那扶圩,成排的俘虏徒手走出阵地,2700余人全部缴了械……

革命先辈兵出险招,一次又一次创造了奇迹。荣誉属于过去,身处和平年代,但八连官兵的心中时刻谨记:我们时刻冲锋在前,就是那尖刀上的刀尖。

光阴似箭,可有一种精神永不磨灭。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连队干部换了一茬又一茬,战士走了一批又一批,但这三样刻录着“尖刀八连”永不卷刃精神就像“传家宝”一样历久弥新。

敢打头阵、永当尖刀、敢为人先、永不卷刃。每当耳畔响起这四句血脉偾张的呼号时,永不卷刃的“尖刀八连”巡逻哨兵已整装待发,他们即将奔向未来战场。

摄影:谢谌谨、周昌钰

来源:解放军报客户端 作者:黄超 黄泽聪 周子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