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人团伙5月拐卖12名越南新娘:江西六旬男子帮忙找买家获刑5年

4月2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传了朱新三拐卖妇女、儿童二审刑事裁定书,认定朱新三在2017年5、6月间3次分别以15万元或者16万元的价格将3名越南女子拐卖至江西省上饶市余干县,判处朱新三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违法所得人民币30000元予以追缴。

事实上,朱新三仅仅是一伙涉及作案11起共拐卖12名越南新娘犯罪团伙中的帮助犯。2018年12月6日,贵州省六盘水市中院作出二审维持判决认定,何文远、柏开秀、柏再光、王开妹、李开站以出卖为目的,多次拐卖越南籍妇女多人的行为均构成拐卖妇女罪,判处7年至14年不等有期徒刑。其中六旬江西男子朱新三负责当中间人,从江西当地帮忙寻找了3个买家。

团伙转运2名越南新娘途径贵州被查

一审判决书显示,1976年出生的何文远是江西省上饶市余干县人,1980年出生的柏开秀户籍地为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河口瑶族自治县,现住江西省余干县。

两人是在最后一次作案途径贵州省盘州市被当场抓获的。盘州市检察院指控,2017年10月26日,何文远、柏开秀在云南省红河州河口县向王开妹以35000元/人的价格买回两名越南籍女孩LYTHIMY(音译李氏美)和SUNGTHITHU(音译宋某秋),之后准备带到江西省余干县石口镇卖给他人为妻。2017年10月28日凌晨零时,几人途经贵州省盘州市平关毒品检查站时被公安民警查获。

当中间人帮忙找到3个买家

除上述两人最后一次实施一宗犯罪外,盘州市检察院指控何文远、柏开秀的犯罪事实还有10起,其中朱新三作为下游犯罪,共参与3起。

▲朱新三的二审判决书截图。

2020年3月30日,贵州省六盘水市中院认定朱新三的犯罪事实有:2017年农历5月中旬的一天,何某、柏某1(2人已判刑)、朱伟才(另案处理)到云南省红河州河口县以45000元的价格向柏某2(已判刑)购买了非法入境的越南籍妇女NGUYENTHIXUAN(音译阮氏春,又名GIANGTHICHONG,音译蒋氏聪),之后转运到江西省余干县,通过朱新三介绍以150000元的价格卖给朱四军为妻,朱新三从中得到10000元好处费;2017年6月份的一天,何某、柏某1到云南省河口县以53000元的价格向柏某2购买了一名非法入境的越南籍女孩GIANGTHILI(音译蒋氏丽),之后转运到江西省余干县,经朱新三介绍以160000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朱某2为妻,朱新三从中得到10000元好处费;2017年6月份的一天,何某、朱伟才、柏某1到云南河口县向柏某2购买了一名非法入境的越南籍女孩TRANGTHIXAY(音译白氏斜),之后转运至江西省余干县,通过朱新三介绍以150000的价格卖给李某2家当儿媳,朱新三从中得到10000元好处费。

上述判决中的何某、柏某1即为何文远、柏开秀。

在盘州市法院一审判决中,证人朱某1证言,因朱新三的老婆是越南的,我们地方很多人找不到媳妇,刚好我儿子朱四军到结婚的年纪,请他介绍一位,他就答应了,2017年5月,我看到何文远家有一个越南女孩,请朱新三去问,他说要150000元,我就拿了160000元,给了何文远150000元,给了朱新三10000元。

▲何文远的一审判决书截图。

对于2017年农历5月的犯罪事实,在盘州市法院的判决中,何文远有更详细的供述:2017年农历5月份的一天,我和朱某5、柏开秀从江西南昌坐飞机到昆明,接着从昆明到河口,当天晚上我们就在河口住了一晚,接着一个姓柏的男子就带了一个越南女孩来,花了45000元买了这个女孩,现金交易,钱是我和朱某5一人一半。之后我们就包车到昆明,坐火车到江西上饶,中途的花销都是我和朱某5一起出的。回到江西之后,我和朱某5将女孩带到朱新三家,朱新三就将女孩卖给朱某1,多少钱不清楚,卖了之后给我和朱某5共120000元,我拿了10000元给柏开秀,她只是联系买人,事成之后给她好处费。

这也成了何文远踏上拐卖人口犯罪道路的第一步。

5人拐卖12名越南新娘,获刑7年至14年

柏开秀和柏再光向司法机关供述自己的第一次犯罪。

柏开秀供述,2017年6月初的时候,表哥柏再光打电话给我说他那里有越南籍的小女孩,问我有没有人要,我就让他把照片发过来,我将女孩的照片拿给我老公的表哥何文远看,何文远说可以的,之后我和何文远、及何文远的朋友叫伟才的三人到河口,他们两人凑了40000多元给我表哥,我们就带着这个女孩到了南昌,何文远给了我2000元,过后转账给了我8000元。

柏再光供述,第一次是柏开秀回老家说江西那边有人找不到老婆,如在河口能找到越南女孩介绍到那边给人当老婆,因为我们地方越南来打工的人也比较多,还听说苗族老妈妈手里有越南女孩子卖,我就通过之前认识的老妈妈找到一个男的家看了一个女孩,我把照片发给他们看说可以的,后柏开秀给了我40000元左右的现金,我拿了34000元给这个男的,买了一个越南女孩交给柏开秀他们。

▲何文远的二审判决书截图。

记者梳理六盘水中院对何文远、柏开秀的判决书发现,该犯罪团伙之间有亲戚关系,且分工明确。柏开秀和柏再光系表兄妹,柏开秀系李开战的儿媳妇。其中,何文远、李开战、朱新三均为余干县人,柏开秀、柏再光、王开妹均为云南省河口瑶族自治县人。

何文远供述了整个拐卖人口的产业链:柏开秀负责帮我们买人,每次给10000元好处费,我和朱某5负责出钱,朱新三将女孩卖出去,我和朱某5(另案处理)得到钱后就平分。

柏开秀供述,我总的带回去交给李开站的是四个女孩,其中一个是卖出去的。王开妹在上诉中称,自己起的只是帮忙联系和看住女孩的作用。

这12名被害人中,有的供述自己是被骗至中国,其中,被害人TRANGTHIXAY陈述,其是被骗到中国河口后被带到江西的。另外,多名受害人还有逃跑的经历。被害人GHANGTHIDO(音译张氏业)陈述,2017年8月,我是被一个中国女子带到火车站后交给她姐带到江西余干县来的,后将我交给一个老头,是她的公公,在老头家生活了一段时间,他要把我们卖出去,和我住在他家的还有SUNGTHOLI、HOANGTHICUNG,因我们不想被卖,有一天趁老头不注意就跑出来,后被送到拘留所来了。

2018年9月21日,盘州市法院一审认定,在本案中,何文远、柏开秀、柏再光、王开妹均各自实施了向他人购买越南女孩后出卖的行为,均起到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对其各自实施的全部犯罪负责;被告人李开站帮助柏开秀出卖越南女孩,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给予减轻处罚;何文远、柏开秀、王开妹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给予从轻处罚。

最终,盘州市法院判处何文远等5人7年至14年有期徒刑,并处2万元至10万元罚金。

随后,何文远等5人不服,提起上诉。六盘水市中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游新闻记者 肖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