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连轴转赶到稻城亚丁,只为送辆越野车

2018年的国庆假期,我们发了一个川藏线的九天定制小团。队员只有两个人,是一对夫妻/情侣。从成都出发、经稻城亚丁沿川藏线到拉萨结束。他们定了10月9号晚上拉萨贡嘎机场的飞机票,由于是国庆假期再加上团队人员较少、沿途住宿餐饮水平都按照高规格水准接待,两个人的团费差不多要四万块钱,相对于常规团队一人五六千的团费,贵出了不少。不过这两位队员显然并不差钱:只要车况好、司机有经验、服务没问题,其它问题都好说。

他们9月30日到达成都、接机入住酒店,10月1日早晨从成都出发,当天抵达川西藏区的新都桥入住,我们当天同事随访,两人对车辆、酒店、司机都比较满意,我们嘱咐他们新都桥海拔不低,一定好好休息、第一天先不要洗澡、以降低高反风险。10月2日早饭后,司机带着两人继续赶路,在理塘离开318国道川藏线,前往稻城亚丁方向,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今天能赶到亚丁景区所在的日瓦(香格里拉乡)入住。但是在进入稻城县城前,我们的司机遇到了不知因何原因在狂奔的牦牛,躲闪不及,右前灯撞了个稀碎、车上还好几处凹陷。可怜的牦牛也四脚笔直的躺在路中间,藏民兄弟们开着几辆摩托车将司机的普拉多团团围住。吓得两个队员大气都不敢出。司机毕竟有经验,下车之后,陪着笑脸先发一圈烟,一边作势要打自己,主动承担所有问题:反正都是我的错,你们说怎么赔我就怎么赔。藏民兄弟们也算通情达理,没有过于为难我们司机,情况稳下来之后,司机打电话通知交警、保险公司和公司车务,当天只能在稻城县城入住了,普拉多也被拖车拖走了。

因为估计短时间内事情不会解决完,公司车务开始调车,由于当时是国庆假期,我们公司自有的车辆基本都放出去了,备勤车辆是国产越野车,怕使用降级车辆后队员可能会不满意;只能联系旅游同行调车,在康定和成都都能调到同型号的陆巡或者普拉多,虽然价格高一些,但是我们车务也认了。不过晚些时候,队员给我们发来信息说觉得司机李师傅服务很好、人品也不错,这次出事故完全不是他的责任,给他们换车可以,但是他们要求不能换司机,必须让李师傅跟他们走完全程。我们再联系之前协商的两辆车司机,问他们能不能放驾(我们只用他们的车和运营资质,司机还是李师傅来),两车司机都不同意。市面上一时也找不到其它应急车辆,车务问我咋整。我突然想起暑假的时候,我因为临时有事进藏,回程的时候开了一辆旅游牌照的车辆回北京,一直在家闲置,本来打算国庆忙完再开上去,现在看来只有将行程提前了。

10月2日晚,两名队员和司机李师傅在稻城酒店入住;我晚上十点多从北京出发上六环走G45上大广高速,其实本来从北京往成都方向走可以直接选择走G5,但是我怕国庆期间山西路段堵车,所以就选择了大广到郑州,从郑州走连霍高速到西安,从西安走G5到成都的路线。

10月3日早晨六点多我转上连霍高速,一个人开车太无聊,音响开得震天响,在G30的服务区里简单吃了点早饭,并休息了十几分钟,洗把脸,上个厕所,继续往西走;八点多,李师傅要去交警队处理问题,将两名队员交给了我们公司另外一个在稻城的团队,他们是一个大车团,车上有富裕的空位,领队带他们进亚丁景区,当天中午他们进入亚丁景区,当晚住在亚丁村。

10月3日中午,我到达西安环城高速,按照我之前的性格,既然到了西安不论如何都得进去吃碗羊肉泡馍再走。但是想想自己还有正事要干,羊肉泡馍就返程的时候再说吧。恰逢国庆假期高速免费,西安周边多少还是有点堵,连加油站都只给加200块的汽油。下午三点经过皇冠镇的时候,我是又累又饿,实在开不动了,另外又想起了皇冠锅盔店的可口饭菜,我就在皇冠拐了个弯下了高速休息休息。

老板显然还记得我,问我这次是上去还是下去,我说下去,着急,给我做俩快的菜,我赶紧吃完今晚还要到成都。老板给我做菜的时间应该没有超过五分钟,但是这五分钟内我竟然睡着了。过了一会儿我一个激灵惊醒,问老板饭都熟了,为何不叫醒我。老板说后面就要翻秦岭了,你得休息一下,要不然太危险了,哪怕你稍微合下眼睡个几分钟,后面的行程都会轻松不少。我匆匆吃了几口饭,洗把脸要继续赶路。老板叫住我让我再等几分钟,老板娘做了几个锅盔马上就熟了,不差这一会儿,临等我上车,老板又递给我一瓶蜂蜜,说是:自己这里野生的、槐花的,外面买不到,回去路过的时候,再进来,提前给我打电话,我让你嫂子提前多做点锅盔给你带回北京。这十来年来,我多次开车经过皇冠小镇,每次都在他家吃饭,也会帮着他们介绍一些周边生意,老板已经拿我当朋友了。

皇冠

10月3日晚,两位队员从亚丁景区的五色海徒步回来,已然累瘫,在亚丁村内安然睡去;我离开皇冠,开始在限速60的秦岭深处,慢慢腾挪,过了棋盘关收费站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喝红牛、吃口香糖、开车窗灌大风已经不能让我保持清醒了,我只好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的抽自己,告诉自己成都快到了。晚上十一点多终于抵达成都,来到同事帮我预定好的酒店停车场时,我下车的那一刹那,差点直接跪在地上,这个感觉实在太酸爽了。对于我来说11点已经是深夜,可是成都的夜生活仿佛才刚刚开始,我无暇享受这一切,前台登记好信息,赶紧躺下睡觉,因为接下来,我还得继续赶路到稻城亚丁。

10月4日早晨,两位队员在亚丁的藏式民宿中醒来,吃了一顿不大合口但是很适合发朋友圈的藏式早餐,之后在领队的带领下,他们今天在亚丁景区内的主要景点是卓玛拉措;不到六点,我们成都公司的同事就来酒店找我,同事怕我昨天太累,睡得太死听不到他敲门,因为是协议客户,和前台也熟悉,他直接从前台拿了房卡,来我床上薅我:刘哥,咱们要早点走啊,晚了成都市里怕是要堵车了。我睡得正香,对于他这种直接的进入方式我也很气愤:我不走,我要吃了早饭再走,这么贵的酒店,我就睡了六个小时,你还不让我吃早餐就走,你还是人吗?

虽然我万般不愿意,但我还是被同事拉起了床,他告诉我雅安的早餐更好吃,我到雅安吃多少都算他的。我们就这样在成都的夜色中出发了,匆忙之中我竟然都忘记发个朋友圈,证明我又来到了成都。显然同事是骗我的,他并没有让我在雅安吃个够本早餐的打算,他只想快去快回,毕竟这是趟临时加活。有了他,我以为会轻松很多,可以安心的车上补觉。结果下了高速没走多远的318国道,他直接跟我说这路况他有点应付不来,昨晚为了等我安全到成都,睡得太晚,今天早晨又起的太早,他想先歇一会儿。我只好又苦命的接回了方向盘。一切非常顺利,可能是因为是国庆假期的中间时段,路上车辆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多,我们下午两点就抵达了新都桥,吃了早饭和午饭;两名队员下午两点的时候从亚丁景区回到亚丁售票处的停车场集合,之后他们会返回稻城县城入住。

10月4日下午五点多,两位队员回到稻城县城入住酒店;此时我正在和同事站在世界高城-理塘的门楼下合影留念。晚上八点多,李师傅安排两位队员吃完了藏式火锅;此时我和同事正在面对稻城县城外已经枯凌的红草地感慨:来了这么多回,就没看见过一回全红的!当晚我们在队员入住的酒店开房休息,由于疲劳过度,外加高反严重,我一度失眠,为此我也一直没让同行的同事睡个好觉。

10月5日早晨六点,同事拉着我下楼洗车,说不能影响公司形象。当时稻城气温也就零度上下,我实在克服不了这种寒冷,只能拿着水管对着车乱滋水,让它起码看起来不那么风尘仆仆;早晨八点,李师傅和两名队员吃完了早餐,来到酒店停车场,我们看着李师傅装好车,拉着两位队员离开,继续奔着他们的目的地拉萨前进。如果李师傅不说的话,我想两位队员应该不会想到他们在藏区乘坐的这辆车,几十个小时前还停在北京某个小区的车库里。

而我和同事,处理好后续事情,还要开着那辆独眼龙一样的普拉多原路返回成都。

北京玛吉阿米藏地旅行,您身边的藏区旅行专家,更多藏区旅行资讯、线路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川藏线 我们一起发现大美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