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玉田吧!沿着《搜神记》的线索跋山访玉

“玉”成为玉田旅游文化之魂,这与千年古县,伯雍故里有联系,也与玉田人在大众休闲时代追求美好的未来相关。吸引许多游人来玉田,是沿着干宝《搜神记》的线索跋山访玉。

无言的玉石似乎在诉说杨伯雍种石得玉的故事。

“玉”是指温润而有光泽的美石,其负载意义的演变、引申跟历史条件、社会状况分不开。

最美的事物用玉来称述:玉女、玉衣、玉步、玉指、玉泉、玉田、玉叶、玉容等,这是有历史渊源的,新石器时代,玉为人们所重视。青铜器时代,石器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被青铜器所取代,但玉器反而受到奴隶主的喜爱,逐渐成为统治者生活中时刻不能离开的东西,即所谓“古之君子必佩玉”“无故玉不去身”。用所佩玉,标志身份等级,区分社会阶层,甚至吸食玉屑以求长生不老。

玉田有“玉”吗?玉田玛瑙玉石市场,悄然凸起的独特文化韵味十足的玉文化微型景观,展示了丰饶的玉文化历史、沿革和广阔的前景,成为京东难忘的一景。多宝翡翠楼承载着麻山玉石放射着无限的红光。无言的玉石似乎在诉说杨伯雍种石得玉的故事和亿万年成长史历经艰难、曲折地走上今天的平台,成为玉田地域文化的名片和旅游纪念品——玉田之“玉”。

玉田产玉,别名燕山红

玉田产玉,别名燕山红,因颜色得名,通俗易记,产自深山,历经沧桑,坚硬是他的性格,葱绿陪伴,记忆永恒……

奇特的气质,吸引游人潇洒走山乡,探访玉石移动的路径,实现休闲之旅,文化之旅,寻宝之旅,收获结识玉石的审美愉悦和美好过程,滋润、装饰平淡的生活。

玉田麻山向北,一片浓绿,休闲距离,一路风景,视野开阔,远山叠翠,瘴气似云,回归自然,悠然自得,绿色让人上瘾,陡峭的山坡,感受自然和运动的魅力,果蔬飘香,浓稠的负氧离子,清目醒神,犹如清幽致远的休闲乐土,那是理想美学的实现,山乡行,远离都市的宁静成为美好的日常经验,获得心向往之美好的东西,那就是玉,心中的玉。

麻山种玉,古典八景之一,玉田的地标,玉的化身。清光绪版《玉田县志》记载:麻山上早立有石柱,上面刻有“玉田”二字。麻山种玉处的石碑是传说与现实交融的具象表达,玉之田的标志。

碑文为楷书“古人种玉处”。底座为赑屃,明代万历廿八年(1600年)知县徐德昌所立。雍正五年(1727年)原碑毁坏,乾隆三年(1738年)县令魏德茂续立。

正面当中镌刻“古人种玉处”五个大字。右上方题款刻有:乾隆三年四月立;正定府栾城县前玉田县知县□□学,魏德茂重建,监生张培、贡生阮大本督修;痒生张德培、梁彬谨书。“文革”中石碑被红卫兵摔成数块。

1989年,文物部门从曲阳聘请名师进行了粘接修补,复原归位,使古碑重立山巅。2011年晋升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第二年麻山种玉的传说列入唐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今年完成麻山整修工程,与复建的麻山寺共同续写麻山种玉新篇章。

麻山种玉的故事,起源于《搜神记》

为挖掘玉田根脉文化,2014年1月,玉田县文物部门聘请考古专家对麻山顶部开展了全面的文物调查,发现山顶散落少量的陶器残片,并采集了较多的陶器文物标本。有细绳纹灰陶、夹砂红陶、泥质灰陶等。可辨器类包括陶罐、鬲、瓮、灰陶罐、盆等。根据陶器残片器型、陶质等方面分析其年代为春秋、战国至汉代。从现存明代万历四十六年(1718年)麻山寺碑记记载中:“野史有载自魏晋、梁至元麻山寺金碧辉煌……”以及现存清乾隆三年麻山寺碑记可知,玉田麻山寺建寺时代较为久远,虽准确时代无考,但与古遗址时代沿革有关,文化内涵密切。

麻山顶峰东侧是一处面积约250平米的平整台地,山体由褐、白两色相间的片岩隆起层而形成,因常年风化,白色岩层形成粉末覆盖局部山体,有少量陶器残片,未见古人生存居住遗留的夯土、房基、建筑构件等遗物。推断麻山顶部遗址,经过自然与人为破坏,使得山顶遗址无存。

为理清“种玉”由来的脉络,作者曾陪同考古专家走访当地村民。了解到在麻山周边的山地里经常挖掘到表面粗糙而内部莹润的小型石块,一般直径为5—15厘米不等。所采集石块多呈橘黄色,外部石皮粗糙,而抛开内部结构细密成半透明且硬度很高,初步鉴定应属隐晶类玛瑙石。多散落于农田之中,故古人以传说形式形象的比喻为种植而生的玉石。该玉石虽品质不够极品,仍吸引玩石商家来此地收购并加工经营此石。“玉田”之名,“种玉”之说可能与此有一定的联系。

调查麻山寺遗址时又有新的发现。麻山寺遗址东临水泉(现已干枯),北邻国防道,麻钢厂,西、南邻开阔农田,整体范围位于麻山南麓西南侧坡地之上,整体面积5415平方米,遗址主要区域现已被果树林覆盖,地表散落有较多的陶器残片,有加蚌红陶、泥质灰陶、夹砂红陶等。器型类别,包括陶釜、陶罐、陶鼎、陶瓮、陶盆以及石斧等。陶片纹饰有细绳纹、粗绳纹、弦纹及素面等。从采集的标本看,该遗址时代为春秋战国至汉代,与麻山顶所采集的文物标本时代及文化性质相同。在东北角残留的原始地貌处经文物勘探获知,其文化层距耕土层约30厘米,文化层厚为40厘米,其余文化层已基本无存。

“玉”浸染文化,陪伴休闲

“玉”浸染文化,陪伴休闲。清代文人墨客曾经歌咏过麻山玉。清代诗人王时泰的《麻峰种玉》“白璧双双产岫峦,灵根瑞气尚团团。深山深处应含璞,吩咐工人仔细看。”

还有一首记述观光寻宝的诗是清代诗人王庆元《登独乐崖》:“暮宿麻山寺,晨登独乐崖,幽燕入眼底,山翠豁人怀。”幽远的山川尽收眼中,翠山令人心旷神怡。实际上有寻玉的元素,这也是玉田乃至唐山最早的有文字记载休闲两日游。在《唐山市旅游总规》论证会上,作者提出玉田两日游是唐山之最。这是寻玉休闲之旅,得到旅游专家的认同。在细雨朦胧的日子,潇洒走麻山,有感而发得诗一束——《美丽的麻山》。

“闲来指点麻峰处,犹说依稀种玉田。”吴泰同《游麻山》中指述勾红白玉田,麻山玉分红和白两种颜色。现在玉田活跃一批“玉石”爱好者,致力于玉石文化的传播,他们手中漂亮的红玉和白玉,精雕细琢后做成摆件,成为玉田独特的旅游纪念品和奇特的景观。玉田将要打造的“玉石旅游文化节”将成为时尚的节日、沉思的节日、诗意的节日、休闲的节日!

(图文来源:唐山晚报,相关图片均为 王东宇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