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大V:每年在北京买二三十套房,“凶宅”其实很抢手

买卖交易中的周通

疫情下的一季度,除深圳等少数几个城市,全国各地房地产均处于冰点状态。小区封闭,楼盘售楼处、房屋中介店面均暂时关闭,疫情最严重的2月份,北京日成交量仅为个位数。

即使在房市如此低迷的情况下,微博上的一些房产大V仍坚定看多北京房价,“通货朋仗”就是其中一,他的主要业务就是帮粉丝买房。

摄影&视频/汤杰 布他

编辑/小为

承制/心像SoulPix

出品/腾讯新闻

点击观看视频:房产大V谈判现场,桌上摆了房产证和一摞现金

4月16日《深圳真的涨疯了?北京上海会不会跟》

4月13日《持续回暖!为什么我坚定看好今年的北京楼市?》

3月2日《疫情后北京楼市应该会有小高潮》

2月23日《北京的刚需抓紧买房》

……

这是“通货朋仗”大多数文章的调性,他说无论主观还是客观,长期还是短期,北京刚需任何时候买房都是正确的。但他否认这是与当前房地产调控趋势唱反调,“我只建议北漂赶紧上车,最多讲讲环京市场,其他地区我不懂就不会发表意见”。

类似的房产大V有不少,有些网友咒骂他们一边贩卖焦虑,一边让北漂年轻人做“接盘侠”。

对此,“通货朋仗”也是否认的,他相信持这些观点的和找他帮忙砍价买房的,根本不是同一拨人。

从北京国企辞职

“通货朋仗”本名周通,80后,山东人,2011年大学毕业后,进入北京一家国企,开始了北漂生活。周通却觉得国企效率低、工资低、人际关系复杂,时刻想逃离。

4月25日,周通在工作室码字。

“看似稳定,但其实是一种消耗”,循规蹈矩地上了五年班,周通终于向单位递交了辞呈。

裸辞后,亲友们的质疑声扑面而至,但他没有动摇。“当时自媒体已经起来了,就想着可以试试。我爱写文章,有经济学基础,本身对房地产行业又很了解。这是我的优势。”

4月底,客户约周通在国贸附近谈生意。

2015年后的中国房地产经历过一波大涨,并带动了与此关联的各个上下游,周通也分到了一杯羹,四五年时间积攒下60多万粉丝,经济回报相当可观。

60多万的粉丝量,在微博其他领域并不算多,但在相对垂直的房地产行业,已经算是中大V了。这个体量能保证他至少每年“成交”二三十套房,再加上广告收入,周通在北京算是站稳了根基。

但每次被问到是否建议年轻人离开国企时,他的回答都是斩钉截铁的两个字,不要。离开舒适区的那段日子,周通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北漂的不易,他形容那是心理上的炼狱。

回想起一次一次被推进早高峰的地铁,又一次一次回到家就倒在床上,还有遥遥无期的面试等待,周通内心还有波澜。

我是“买房”的,但我不是中介

周通不认为自己是房产中介,中介是卖房的,而他是买房的。

“在整个流程中,我比中介更早介入交易链,从专业角度为客户提供买卖房屋的全局规划策略和建议。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一行该叫什么”。

河北廊坊,周通帮客户谈判。

4月22日,周通陪一个粉丝客户去河北,后者想在北京买房,但需要先把廊坊的房子卖了。客户全程都不怎么说话,难听的、好听的都交给周通的团队去处理。

“满两年、有学区,可以让让价,不可能让太多”,周通给对方的中介说了个数,大约两个小时后,房子成交。

廊坊的那位买家带着定金来,一摞摆在桌上,以显示诚意。

找周通买房的粉丝,实际上沟通的成本比较低,目的性很强。“买房这事已经确定了,随时可以买,但需要我帮忙把控”。

在周通看来,自己所做的,跟中介是一种职业互补关系,从事这一行的人不多,不过市场对这一行的需求量很大。

他在业务介绍里写到,“(客户)不需要纠结买房过程,不需要约中介大量看房,不需要纠结谈价问题”,这些他都能解决,而他永远站在买家立场考虑。

收费为2万元。

交易结束后,廊坊成交的这位粉丝客户与周通商量北京买房的后续。

在动辄一套四五百万,高了过千万的北京市场来说,“2万元真真是良心价,不说砍价带来的高额回报,单是中介费可能就帮你省下不止2万”。

这个商机其实是“通货朋仗”偶然发现的。几年前,一位阿姨粉丝,抱着尝试心态找到周通,希望给一些购房建议。第一次“粉丝变现”用时半个月,虽早已记不得报酬几许,但完成交易后的那种成就感清晰如昨。

这一协助粉丝成功购房的经历,不仅让他重获自信,也让他看到了未来。

“钻石房”户型图

周通在买房、卖房的你来我往间,会遇到一些有意思的事。“我们行内会给一些奇葩户型起绰号,比如‘日不落’,就是指一套房子里,六面、甚至八面都有窗户,只要太阳不下山,屋内就一直‘阳光普照’。诸如此类的还有‘钻石房’、‘手枪房’……这些房型大多出现在上世纪末的塔楼中,现在这种奇葩户型已经越来越少了。”

凶宅其实很抢手

走在大街上的周通习惯四处张望,路过的每个小区他几乎都能分析出优劣势。

“有的房子本身房型特别,有的房子附带信息特别,比如凶宅。”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凶宅意味着不吉利,肯定不好卖。周通表示并不是,凶宅其实很抢手。

“北京凶宅的比例特别低,量小加之价格远低于周边房价,成交速度很快。不过,买主大部分不会用于自住,过几年再卖掉的比较多”。

对于看房眼光,周通是自信的。“中介往往只对某一地区的信息特别了解,而我的优势在于对当地各个区的资源配置了然于胸。入行至今没有出现过和客户需求南辕北辙的情况。审美还是有一个大众性的,我觉得好的,大多数客户都满意。”

4月28日,看房现场

4月底,在北京通州一小区里,周通正跟带看中介了解房子的情况。在他看来,卖方提供的数据只能作为参考,更重要的是实地观察。对大多数人而言,买房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不停地看房比对,遇到不具备时间条件的客户,周通便会揽下看房筛选的工作。

他边看边和中介聊起了客户的预期购价。“价格其实在北京市场都比较透明了,捡漏的情况也有,比如欠债或者疾病突发等,但是这种不常见。我要做的是‘运气’之外的事。把买卖双方的风险降到最低,在合适时间,以合适价格成交。”

周通现场把关,拍照,提供建议。

周通看房总是会强调,好房子得让人感受到烟火气。要满足这一点,除了房子本身的格局,小区的周边环境、人口密度等都是得考虑的方面。

“比如说这个楼道,有小广告,安全通道摆放了自行车,这些都是减分项。”甚至地下车库,周通都需要去看一眼,“我们看房,角度会更多,眼光也会更加长远。”

疫情影响有限,探索直播模式

2020年的开局,被一场疫情笼罩,各行各业都或多或少受到了波及,北京房地产成交量到了冰点,周通却表示,自己受到的影响其实有限。

每年春节及此后的一两个月,是北京房地产成交的低活跃期,今年正好赶上了疫情。

“从时间上来说,我们的交易周期一般较长。很多购房者会提前一年,甚至两年来联系我。因为规划比较早,且都不是急于买卖的客户,所以疫情期间的业务都延期了。”

疫情下,周通出门看房。

相对于二手房,疫情下北京的新房市场影响更大。新房一般是限价房,开发商着急回款,会在微博等平台做一些广告投放,疫情期间周通的广告业务反而增多了。

3月下旬开始,北京小区管控稍稍放松,陆续开放中介进去看房。一些暂时无法回北京或者怕隔离14天的粉丝客户,也会委托周通的团队帮忙现场看房。

想在这一行做得更好,走得更长远,就必须紧跟时代,周通一直在尝试学习新技能,运用各种时兴方式增进合作体验。从原先码字,到拍照、视频与社交平台粉丝互动,甚至是手机直播,周通都乐于尝试。

晚上,周通给粉丝预告直播。

虽然已经直播200多场,但第一次直播时,他坦言全身都在出汗,特别紧张。

为了提高直播质量,周通尝试了很多方法,也请教了很多专业人士。不停地练习拍摄的角度,说话的语速等。为了拥有更好的直播效果,他专门对话筒和灯光等此前并不擅长的设备进行研究比对。他表示,“我还专门买了专业灯光,准备提高视频直播水准”。

近期,北京二手房成交明显回暖。而4月30日起,北京防疫级别由一级降为二级,朝阳降为低风险区,周通说自己很快会忙起来。疫情虽然还没有彻底结束,但是想改善生活的潜在购房者们已经跃跃欲试。

劝人买房不等于贩卖焦虑

如果你在北京有买房资格,要买房吗?周通的回答是,要,一定要。

他用一对他熟悉的夫妻购房经历举例。两口子十年前在北京可以轻松拿下北三环的一套住房,但是当时他们犹豫了。接下来的几年里,再三的犹豫让他们继续错过了在北四环、北五环购房的机会。到去年,他们购买北六环外的房子都相当吃力了。

疫情下,看房的周通

“目前是北京房价的低点,调控了两年,对想上车的北漂来说,没有比眼下最合适的时机了”,类似的话“通货朋仗”在微博、直播、自媒体说了无数遍,尽管会招人嘲讽,甚至谩骂,但他已经习惯。

“懂我的人自然懂。而且对于北京的房子,很多人都存在误解。总觉得北京一套房子动辄上千万,那肯定是贵的。可北京还有很多500万以下的房子,甚至是100多万的房子。”周通笑笑说,自己现在是地地道道的北京通,很多老北京人,也只是了解他生活的那片区域。

他经常会遇到这样的客户,在北京生活了几十年,一说南三环外,对方就表示没怎么去过。所以从区位选择和时间选择上,周通有着更加开阔的视野。选择房子也会给客户更加全面的意见。

房产交易归根结底是人与人打交道,也很容易走进别人的世界。一位年近八旬客户的故事,曾令周通感慨不已。老人的住处位于一老小区,房子内部保留着几十年前交房时的样子,“水泥地,几张高低床,灯的开关是一根绳子,估计很多现在的孩子都没见过”。不大的空间,却住着数口人。

老人之外,其余住的都是保姆的亲戚。老人卖房的原因令人唏嘘,儿女未尽孝道,二十多年来全倚着保姆的悉心照料。“他不想让房产落入儿女手中,想把卖房所得的钱留给保姆。”

周通坦言,一套北京房子分量太重,牵扯了许多利益,他见过不少买卖过程中的悲喜剧。

成交一套房子,从来不是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