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名将李喆暗批柯洁:物化女性戏谑女权通过网络社群加强很糟糕

近日,当今围棋第一人的柯洁,似乎成了“女权主义”者的“头号公敌”。

比如,他嘲讽娱乐明星奚梦瑶,嫁入豪门生子时,竟比社会新闻还能上热搜,但却用了“生蛋、蛋破了”等词语,于是,柯洁被女权主义者认为,其潜意识里反女权,对女性不尊重。

此后,柯洁又与一位同是清华的博士后学姐,隔空大战了一番——这位女博士后为了争夺儿子的姓氏权而离婚,柯洁将其视作“极端女权主义者”。

最近的罗志祥事件中,柯洁在评论中给出了“女拳”形式的表情包,也被认为柯洁是支持罗志祥的表现等等。

此时,在反击柯洁的一个论据中,出现了中国围棋名将李喆的名字,这些人还评论称:同是下棋的人,可再看李喆对女权的观点,柯洁与李喆二人则高下立分了。

那么,李喆这位算是柯洁前辈的围棋名将,亦是名牌大学毕业——他是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其对男权与女权的观点,以及对围棋界女性与男性的相关问题分析也很多,我们不妨看一下,最近李喆所写的一篇文章吧:

李喆从小学和中学的一个情形谈起:过去,见过男生对女生的种种言语羞辱和群体起哄,在小时候,只觉厌恶,但不明白问题所在。

李喆认为,其实,人的很多意识和行动,是在长期的环境中发展而来。

他指出:“一些人,小时候的那些厌女投名状,没能得到教训改正,就很可能会因男性共同体的集体快感,而得到强化激励”。

比如,小时候有没有掀过小女孩裙子的经历?有没有嘲笑女同学浪之类的言语?这些言语和行为,是会受到老师和家长的教育惩罚,还是会受到男同学的起哄、佩服,从而提升其在男性群体中的地位?

李喆认为:这是教育的缺失,也是整体环境中性别文化的缺失。

其举例说:一个少儿围棋教师说“输给女生很丢人”,就可能导致男孩们对女棋童的集体霸凌,导致女棋童的退出竞争和男孩的“胜利”。

现实生活中,男性在成长中,许多导致性别压迫的意识和行为,不仅不会受到惩罚,反而会得到奖赏。

于是,李喆认:“如今更糟糕的是,种种物化女性、荡妇羞辱、戏谑女权、无视和弱化女性困境的言论,在网络上,以一种更强大的社群共同体方式联结”。

“原来线下的种种性别压迫行为,可能还带着一些禁忌和冒险的心理色彩,而在网络社群中,被不断附和的玩笑式的语言所激励,那些言语和行为完成了自身的合理化——于是,线下的过分行为,会更加理直气壮而肆无忌惮,因为,他们不再能意识到:那些行为是过分的、那些现象是压迫性的”。

……

李喆不愧是学哲学的,其语言有着明显的哲思特点,但这种理性的分析,却正是如今网络上,对女权者的嘲讽与反击者所缺乏的。

讲究逻辑,有理有据,富有层次感——这样的说理,显然更为冷静、客观和中立,也更能令人信服,而非是抖个机灵、玩个包袱的自以为是之幽默所能比拟。

当然,言同是围棋界的两位名将,却在对待女权主义的思想上大有分歧,应是事实,要说李喆这是在暗中嘲讽柯洁,也不算为过。

不过,柯洁的一些表达或许有误,但这到底是否代表他就是真正的“反女权主义”呢?也不见得——从柯洁对不妥用语的很快删除和道歉上,以及他称自己只是“反极端女权主义”的表态中,即能看出来,柯洁也不是那么的偏激。

所以,对于女性和女权,作为这个一直以男权统治为主的人类社会中的男性,理应像李喆所言,我们应多对女权表示尊重——当然,在此前提下,对于极端女权的表达,像柯洁表示不敢认同,也并非没有一定道理。

其实,与其过度地追求女权,何如表达为追求“平权”呢?——这难道不是男女共识之所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