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浪人的起源

有位北京的学者来信,说他为了研究民族融合问题,计划从“寻祖”入手,于是给自己做了基因检测,发现自己有百分之四十的蒙古/通古斯血统。因为他母亲祖籍庄浪,因此推测庄浪人或为古西域人后裔。因此写信来,希望从庄浪人的体表特征、历史文物等方面得到一些证实。

这真是个大题目,童姥自然不敢冒昧回答。单就他提出的“褐色卷发”“肤白色目”的外貌特征予以简单的否定。

那么,庄浪人到底是哪来的?

截止今天,“庄浪人”发现最早的是南湖镇南的双堡子沟旧石器时代遗址中出土的旧石器和一块人类头盖骨,经考证为二万七千年的旧石器晚期智人。

进入新石器时代,庄浪先民的活动更为频繁。距今六、七千年的“仰韶文化”遗址和金石并用时期的“齐家文化”以及相当于商周时期的“寺洼文化”等遗址出土了大量陶器、石器、骨器和玉器等实物。陶器的发明在人类史上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是判断人类文明起源的重要标志。

庄浪属黄河中游渭河流域豫西和晋南地区的文化区系。境内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埋藏丰富,并自成体系,这一时期遗址180多处,主要有仰韶文化半坡类型,庙底沟类型和石岭下类型等,分布在葫芦河、水洛河、庄浪河沿岸沟岔低处。遍布水洛镇、朱店镇、万泉镇、阳川乡、南湖镇、良邑乡等县境大部分乡镇。

2000年出土于朱店镇吴家沟村仰韶文化遗址的仰韶文化半坡类型几何纹彩陶钵,质地为红陶质,又称变体鱼纹,陶钵泥质细腻光滑、纹饰简洁。同时出土的蒜头口葫芦形彩陶壶,造型独特优美,寓意美好。这些精美文物证实着远古时期庄浪人的文化发展。“半坡文化”是以原始农业为主要社会经济生活的氏族社会文化,饲养家畜,烧制陶器,有定居的村落和集中的葬地,庄浪已发现半坡类型遗址25处。

“马家窑文化”承袭“仰韶文化”,是具有浓郁地域色彩的新石器时代文化,又称为“甘肃仰韶文化”。庄浪境内葫芦河两岸的阶地上,出土的以平行线纹、旋涡纹等为主的彩陶,制作精美,是马家窑类型彩陶之珍品。

上古时代,庄浪属古雍州,考古发现“齐家文化”遗址和“寺洼文化”墓葬,“齐家文化”的特点是金石并用,距今约四千年。庄浪境内的齐家文化遗存126处。

1958年省考古队在我县水洛乡川口柳家村发掘清理了一座寺洼文化墓葬。1981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泾渭考古队对徐碾狮子洼进行了科学发掘,共揭示墓葬104座。1983年,该地出土了一件铃首铜短剑,又名直刃匕首式剑,属北方系青铜文化,其形状具北方游牧民族特色。

1975年在韩店乡西关村西面塬遗址,发现了一座战国墓葬,出土有兵器、骨镞、金环等文物。其中的一件春秋晚期鸟兽纹青铜戈尤为引人注目。1999年韩店乡西关村西面塬出土了一件战国青铜矛头,铸造精良、刃口锋利,矛头两侧有多处撞击痕。

2004年6月,朱店镇吴家沟一砖厂取土时,发现了一处大型战国墓葬,出土了一批鎏金和错金银青铜器、玉器等大量珍贵文物共计146件,经省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该墓葬属战国时期的贵族墓葬。

秦汉时期,庄浪县内设有行政建置水洛亭、受渠亭。在县境有汉代遗存100多处,墓葬50多处。这些墓群多有封土,砖室墓有子母砖,一些墓内有耳室、金刚墙、墓道。

刘庙乡米面洼汉墓出土有一件绿釉陶灶,是汉代陪葬品,与我们传统灶具没有多大差异。县内出土的汉代石磨、石杵、铁犁铧、铁耙、铁铲、铁锅、灰陶器等大量文物,足以证明西汉时期,庄浪人口众多,经济繁荣,是汉族聚居之地。

庄浪石窟始凿于西秦,盛于北魏,县境已发现各类石窟18处,最为著名的是被列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云崖寺石窟。

云崖寺石窟位于庄浪县韩店镇东南关山之中,属古丝绸之路古道驿站。石窟始凿于北魏,经西魏、北周、唐、宋、元、明、清历代开凿,形成了以云崖寺为中心,周围五公里范围分布红崖寺、竹林寺、大寺、西寺、乔阳寺、金瓦寺、佛沟寺等石窟群。

隋唐时期,庄浪境域为朝廷牧马之地。1974年阳川乡刘家湾村民在葫芦河东岸的曹家塬挖地时发现了一批铜虎符,博物馆收缴回其中14枚。这14枚虎符铭文,是隋代府兵制的史证。

宋金时期,庄浪遗迹达139处,著名的有有北宋名将刘沪之墓和南宋抗金名将吴玠之墓。县城曾发现宋代瓷器和铁器窖藏2处,古钱币窖藏2处。国家一级文物有北宋定窑刻花瓷盘、耀州窑碗、景德镇窑影青婴戏牡丹纹碗、金代磁州窑琉璃方炉、黑釉刻花梅瓶、金代磁州窑虎枕等。铁骑器有大刀、朴刀、手铐等。

2000年5月,在韩店乡西门村古聂城墙下出土的一通北宋嘉祐五年(公元1060)“大宋王家城新建城隍庙之记”石碑,详细记载了刘沪将军修筑水洛城时“百堵偕作,一呼而就”的情形。

庄浪一词,始于元初设庄浪路这个军事建置。县内有达舍堡和牟旗堡遗址,属元代军事设置。馆藏的一件兕皮头盔,为雌犀皮模压制作,为元代军事装备。明时降路为州,清沿明制。县域内留存的明清时期文物主要有青花瓷、五彩瓷、铁制头盔、铜镜、书画等。

从以上庄浪境内出土文物的实证来看,庄浪境内的人种为先秦时期西域少数民族的可能很小,即使有,成分也低到可忽略不计。元代,是庄浪历史上建制最高的时期,那么,会不会是因为庄浪当时为地位稍高的“色目人”聚居的缘故?这个从出土文物中完全找不到线索,从元代的政治军事中也无线索可查。能查到的资料都一致认为,是庄浪所处的地理位置所具有重要的军事战略地位所致。

从人种和遗传的角度来看,庄浪人头发多为黑褐色,有着浅褐或深褐色皮肤,黑褐色眼珠,眼窝不深不浅,眉骨稍高,总之,从体表上看就是很普通的黄种人,比较典型的中国北方人。具有大眼睛、深眼窝、黄眼珠肤白身高的白种人遗传特点的,似乎也见过。通过查阅遗传学可知,也有可能是基因的突变,说有此种特征的,也在黄种人遗传特性里。

关于血统,庄浪也有老传统。主要体现在联姻时对“门风”的讲究上,也就是体气,简单的说,就是狐臭。民间相传有狐臭的有“胡人”血统。

资料显示,狐臭不仅遗传,还与人种有关。黄种人是所有人种中最低的,为11%,白色人种为90%;发生率最高的属黑色人种与棕色人种,为99%,几乎人人都有狐臭。由此得出,有狐臭的大多为非黄种人,但是依据“狐臭”来确定人种以及血统,不可靠。

有意思的是,能查阅到的年代久远的庄浪家谱中,记载的先祖来源,多为迁徙而来的汉民族,其中明代初年的人口大迁徙时迁移来的居多。其中我所熟悉的水洛镇文沟村的文氏,家谱中详细记载了先祖从明朝时从湖北襄阳宦游至此,数百年来历代后人的功名及其在战乱中遭遇的灾难,几经波折,由当初的一家三口繁衍至今,人口逾千。朱店镇董湾村的董氏家谱记载,先祖系明末清初,为避战乱,从河南迁徙而来。

据2000年人口普查显示,庄浪少数民族人口为0.28%,比1990年人口普查时的0.17%有所增长。

综合以上所列,对于庄浪人的起源,您有何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