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美国市长去年11月感染新冠?事情可能更复杂

除了福奇博士外,美国十几个情报及安全机构的“总协调”机构,也就是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近日也发表声明说,美国情报界认同广泛科学共识,新冠病毒非人造或经过基因修改。

新冠病毒起源于哪里?

前几天,一个美国市长自称,他去年11月就已感染新冠肺炎。理由是他当时出现了严重的流感症状,但在今年4月底检测时发现,他体内的新冠病毒抗体已经存在很久了。

此人的话尚未得到科学界的证实。但关于疫情的起源和传播,最近国际科学界确实有一些新的发现。

自称去年11月感染的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长迈克尔·梅勒姆(图源:海外网)

5月3日法国媒体报道,巴黎一家医院在复检去年肺炎患者的旧样本后发现,该院12月27日收治的一名患者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这意味着,法国疫情出现的时间,至少比法国政府确诊首个病例(1月24日)早了一个月。

同时,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一项研究显示,法国的新冠病毒毒株与中国、意大利的不同,属于新冠病毒的另一个进化枝。也就是说,法国的疫情有其他来源。

法国媒体报道,12月27日的一名患者曾感染新冠病毒

在美国那边,4月下旬加州卫生部门对部分前期有流感症状的病亡者进行了尸检,发现圣克拉拉县于2月6日、2月17日、3月6日在家中死亡的病患均感染了新冠病毒。2月6日的病例,让美国首次出现新冠肺炎病例的时间提前了三周。

据美媒报道,2月6日的死亡病例没有去过中国。哈佛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主任杰哈认为,此人应该在1月感染了病毒,也不太可能是美国的零号病人。这说明,美国境内应该在1月就出现了新冠病毒的社区传播。

5月5日,在法国的上述案例出现之后,世界卫生组织发出呼吁,敦促各国排查2019年末不明原因的肺炎病例。世卫组织发言人说,法国的最新案例“改变了疫情的全貌”,如果其他国家重新检测样本,可能会冒出更早的病例。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基因研究所最近对全球数据库中7600个新冠病毒序列进行了研究,得出两个重要结论。其一,新冠病毒是在2019年底从动物“跳”到了人类身上;其二,去年底病毒已开始在全球传播。因此研究人士认为,寻找这些国家真正的首个病例已经不现实了,因为可能存在“许多个零号病人”。

实际上,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最新研究表明,目前主要在欧美流行的主要毒株不是中国早期的毒株。该实验室4月29日发表的论文显示,这种传染力更强的新毒株于2月份在欧洲出现,很快传到美国东海岸,自3月中旬以来成为世界疫情的主导毒株。

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发表在生物预印本网站bioRxiv上的论文

上述是科学界和医学界的事情,他们还需要在病毒的起源问题上作进一步探索。

在美国政治界,事情却是另一番景象:这些科学问题似乎已经有了确凿的答案。

5月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有大量证据表明新冠病毒的源头是武汉实验室。我们一开始就说了,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我们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认为病毒是人造的,说:“最好的专家这样认为的,我没有理由不相信他们。”

但是,他的说法遭到了其同事及下属机构毫不留情的“打脸”。5月4日,白宫疫情应对小组的核心成员之一、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奇博士在接受《国家地理》杂志采访时说,没有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的实验室

福奇说:“通过观察蝙蝠中病毒的进化过程及病毒现在的情况,几乎可以肯定地说,新冠病毒并非起源于人为制造或蓄意操纵。关于病毒逐步进化的一切证据都强有力地表明,该病毒首先是自然进化,然后越界到人类。”

《国家地理》采访福奇博士的网站截图

除了福奇博士外,美国十几个情报及安全机构的“总协调”机构,也就是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近日也发表声明说,美国情报界认同广泛科学共识,新冠病毒非人造或经过基因修改

蓬佩奥本身就是美国中情局的前局长。所以在5月3日的采访中,主持人怼蓬佩奥:“情报部门说了,病毒不可能是人造的。”蓬佩奥回答说:“我看到了他们的分析,看到了公开发布的报告,我不否认他们的准确性。”

而昨天(5月6日)蓬佩奥又改口了,说他并不确定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但“大量证据”还是存在的。他说,这两种说法都正确。

此等“精分”的状态、自相矛盾的回答,证明了这只是一场拙劣的表演。

正如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所言:“有些人所处的位置很高,但智商情商不一定与之成正比”。

最早报告病例的地方不一定就是病毒来源的地方。病毒的来源尚没有搞清,但大家的共识是:病毒是自然界产生的,而不是从实验室出来的。

那为什么还有些美国政客在病毒的起源问题上做文章,宣扬“病毒人造论”“武汉实验室泄露论”?原因很简单,他们无非是为了推卸责任、转移视线、混淆视听。蓬佩奥自己去年就在一次演讲中说过,他撒谎、欺骗、偷窃,这是他的“为人之道”。

他们希望,美国媒体和民众要忽略掉美国疫情不断恶化的现实,要把注意力转移到“疫情起源地”的讨论中去。他们在试图灌输一种逻辑,那就是病毒最早出现在哪里,哪里就该对美国当下的疫情负责。

图源:新华社(截至北京时间5月7日9时)

先不说病毒的起源地目前没有科学结论,假设日后科学界发现了新冠病毒的起源地,那该地就要为全球疫情负责吗?

新冠病毒是一种全新的病毒,认识它需要一个过程。现在我们知道了,新冠病毒传染性极强,远超SARS和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现在我们也知道,新冠病毒不怕高温,在传播的过程中会发生变异,还存在大量无症状感染者。但以前,这些谁都不知道。可以说,新冠病毒突破了人类对病毒的想象。

疫情起源在哪里,前文提到的美国市长是不是零号病人,从这个角度来说,也许并不重要。因为疫情暴发从本质上来讲其实是一种天灾。在和当前疫情惊人类似的美国电影《传染病》里,病毒的来源甚至和任何人都无关,而只是因为蝙蝠和猪的一次偶遇。

但在疫情传播的过程中,西方国家的傲慢、无知和偏见暴露无遗。他们看到了中国的抗疫举措,不但无动于衷,没有提早做好准备,甚至对中国的抗疫努力大加挞伐,指责中国没有自由、违反人权。

在本国疫情暴发之后,出于意识形态偏见,美国仍然没有实施广泛的防控措施,在该不该戴口罩这件小事上都纠结了两个月。同时,部分政治人物选择了“政治抗疫”路线,不把人民的生命安全放在首位,而去大搞党争、抹黑、“甩锅”、分裂。

这不,今天美国方面传来消息,白宫疫情应对小组要被改组了(此前一天的说法是解散),说是“总不能一直就这么封锁下去”“是时候重启美国经济了”。

白宫疫情应对小组成员:福奇博士(左)和黛博拉·伯克斯博士(右)

文/宇文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