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村曾出过这样的官‖你听说过吗?海阳文艺微刊第042期

《海阳文艺微刊 》第042期

海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 编:孙海云

总 策 划:李春勇

执行主编:陈 平

民间故事

01

徽村出过这样的官

文/大成(海阳)

在咱海阳县的镜山前,有个叫作徽村的村庄。明朝时这个村出过一个著名官吏,名曰:高出。

传说,高出曾三次投胎于徽村高姓人家。前两次都因多嘴而致杀身夭亡,这真应了那句“祸从口出”啊。

第一次,是他出生后的“十二日”时,家中要办“汤饼会”女仆不知擀面杖放置何处,问及家主,家主还没回答,高出随口答道:“看看你身后的柜子后面有否?”

仆妇随手拿来擀面杖,愣神一想诧异了!自问身边只有一不满月之婴孩,并无他人啊,刚才此话是何人作答?遂由诧异转为大骇!

急告家主,家主亦大惊失色,言:“此子定是妖孽也”。当夜,将此婴溺于尿罐中夭亡。

第二次又投胎高家。满月时,家主宴请亲朋。多数亲朋都到了,开席在即还有位重要客人尚未到达,家主十分焦急,自言自语说:“该来了”。不曾想,这时襁褓中的婴儿说:“因途中雪大,此人被雪阻于路途之中,略待片刻便至。”言罢酣睡如雷。

家主闻言还未及惊讶,贵客已至。宴后,家主令仆人將此婴扑杀于郊野……

第三次,这孩子又投胎高家,真是初心不改啊。

这次,婴孩不再多嘴了。一直到八岁,看上去虎头虎脑,一脸的福相,就是不说话。家中都急坏了,请了若干名师大能(nai)天天教习,怎奈这孩子就是一言不发,整天除了吃喝拉撒就是呆听呆看。

转年端午节后,家中特聘的私塾先生带着这孩子外出踏青,途中遇一癞蛤蟆匍匐于地,咱海阳人都说“蚧蚆(癞蛤蟆)躲端午”,此时这东西出现在路上很是突兀,像个怪物一样。

没想到,这孩子见状不仅不怕,竟手指着那物,脱口而言:"出……"。

先生闻言惊异,那癞蛤蟆头和四肢状正如一个“出”字。先生随拍股叹之:"神童啊"!

自此家主人给孩子起名——高出,字孩之。高出后来官至明朝名吏,海阳三部县志均有记载,县博物馆存有他的书画作品。

看来是真有其人呢,至于三次投胎之类的传言,想必是人们在口耳相传中给演义了吧,也寓意着“这样的人才难得”,是一种美好的民间愿望,我们看民间故事不可较真,你说呢?

因那位先生启蒙有功,高家人在镜山前麓盖了——镜山书院,以誌己过,且旌善人,那镜山书院也真有遗迹呢,真真假假扑朔迷离,或许这也就是民间故事的魅力吧……

海阳趣事

02

挣了吗?

文/大成(海阳)

咱这地场儿,年三十晚上煮饺子时有些人家都会故意弄破一两个,但不能说破了,得(dei)说"挣"了,寓意来年多挣钱财。故,美其名曰:挣了一锅菜(财)。

旧时东村有家酒馆,年初新雇一大厨,姓裴名广才。人勤快,手艺好,还特实在,回头客真多,东家甚喜。

这年进项颇丰,眼瞅着进了腊月门。东家便给老裴结算了工钱,还多给了一些。嘱咐道:来年若无他处高就,万望回来帮忙。

收了工钱,老裴并没有其他人那样归心似箭急于回家的神态。东家很是诧异,问道:“工钱少了吗?”“不少,比别的东家给地可多多了。”东家纳闷地问:“那是何故?”老裴:“不急,回去也是我一个人过年。”

好心的东家说:“如不嫌弃您就留下来咱一起过年,热闹热闹?”老裴自然乐意。

年三十晚上老裴把面案、菜案和所有灶上的事全都包下了。煮饺子时,东家问:"挣"了吗?老裴以为东家嫌他包饺子的手艺差,答道:“您老就瞧好吧!这买卖要是‘挣’了咱还是老裴吗?有我老裴在,就没有‘挣’时候!”

东家叹息道:“你真是赔(裴)光(广)财啊!”

老裴没听出东家的话音,还赶着话儿说:“没错!只要我在您这场儿过年,保证以后一个不挣!"

觉得好看,点亮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