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株北郑”变迁史,中西部强省会战略下交通枢纽转移的真实写照!

在我国高铁大规模发展起来之前,在普铁时代,郑州、株洲这一南一北两大枢纽齐名,向来有“南株北郑”之说。

郑州火车站二七广场

郑州从“郑县”到“国家中心城市”这火箭般的速度其实细算起来也只有短短的100年时间。而最初的发展开端就是京汉铁路舍弃省会开封而走郑州开始。最终的河南省省会也从开封搬迁到了郑州。可以说,就是铁路成就了郑州今日之辉煌。普铁时代的北方十字:京广,陇海十字在郑州。

株洲,湖南的工业重镇。株洲一直到今天,铁路相关产业一直都是株洲的支柱产业之一。从南车到中车,株机、株洲所(时代电气等)已经成为了株洲的城市名片。而这也与株洲的铁路枢纽地位是分不开的。普铁时代的南方十字:京广,沪昆十字就在株洲。

很凑巧的是中华民族两位齐名共尊的人文始祖,黄帝和炎帝,两位先祖的故里就分别位于郑州的新郑和株洲的炎陵。由此可见,“南株北郑”的地理交通枢纽地位隐隐的也契合了中华民族的历史起源。

郑州“米”字型高铁

而这种齐名的地位从高铁时代就开始发生了变化。与中国高铁大规模发展相辅相成的就是中西部省会的强省会战略。中西部中心城市的快速发展就是始于高铁线路的快速发展。高铁拉近了城市与城市的距离,减弱了中西部内陆城市不靠海不延边的劣势地理条件。成为了中西部省会崛起的客观物质基础。

正是由于高铁的飞速发展“南株北郑”发生了分化。北方交通中心郑州,在普铁“十字”枢纽的基础上,做成了高铁“米字”,而且将成为中国第一个做成“米字”的城市。“郑米”的每一笔似乎都促成了郑州经济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从石武高铁到郑西高铁,再到郑渝、郑太、郑济。高铁的一笔笔,伴随着郑州经济总量从1000亿到2000亿,再到5000亿,直至过万亿,一路飞奔至全国前十五大城市的行列。这些,与郑州省会核心城市的地位同样是相辅相成的,一个以郑州为核心,高铁为纽带的超大规模城市群即将诞生。

沪昆高铁长株潭段

而株洲,除了武广高铁例行公事从株洲路过以外,沪昆高铁在强省会的战略下,北上绕路走了长沙南站,促成了省会长沙做成了高铁“十字”。渝长厦高铁,株洲再次错失做成高铁“十字”的机会。渝长厦正线选择了做强长沙黄花国际机场交通枢纽而去。失去了枢纽地位的株洲,虽然依然是省域副中心的有力竞争者,经济水平也仍旧不低,但是未来上限也注定了只能是省会长沙的帮手,长株潭3+5城市群的一员。铁路留给株洲印迹似乎只剩下了大名鼎鼎的中车系企业。

这里,我们并不是要批判强省会战略。强省会战略是中西部省份在资源有限情况下的必然正确选择,更是国家先富带动后富发展战略在中西部省份的具体实施。中西部强省会建设的好的省份经济发展均走在了全国前列。而一些连省会还未发展起来的省份迄今还在苦苦探寻发展之路。强省会战略,湖南省本身也是受益者。

今日株洲

从“南株北郑”的变迁史我们看到了高铁神器的巨大威力,这也是各地纷纷争抢高铁过境的原因。我们也从中看到了强省会战略的巨大威力,这也是中国大势所趋。每个城市找好定位,做好自己。

不计较于一时之得失,不执迷于一念之取舍,同样适用于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