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笼幸福的小包子

上回咱们讲了北方的包子,咱们书接前文,说说这个南方的包子。

时下,在北京大街小巷都能看见“杭州小笼包”招牌的店铺,然鹅,这个“杭州”非彼“杭州”,人家那个杭州是个城市,招牌上的这个杭州嘛……就是杭州俩字儿而已。因为真正的杭州小笼包是我们常见的汤包,而那些所谓的“杭州小笼包”准确的讲应该叫“嵊州小笼包”,只是因为嵊州不出名,所以傍了杭州的大腿罢了。

杭州小笼包指的是汤包,而杭州的汤包其实与北方的一个城市大有渊源,这个城市叫东京,别误会,当然不是日本的东京,也没有浪漫的樱花,倒是有一幅名画描绘了曾经的盛景,这幅画叫《清明上河图》,这座城市叫汴梁,现在叫开封,宋朝的时候叫东京。但凡是个吃货都知道开封的名吃灌汤包;但凡多少念过书的人都知道宋朝分为北宋和南宋,北宋的都城叫汴梁,南宋的都城叫临安,曾经的临安便是现在的杭州,这汤包的由来就清楚了吧,源自开封,却在杭州闻名了。(上一篇讲了馒头的历史,这一篇又讲了汤包的历史,当个吃货不容易,还得研究历史。)

汤包在江浙沪一带的城市很流行,像杭州的知味观,上海的南翔馒头店、鼎泰丰、城隍庙,南京的鸡鸣汤包、刘长兴等都是比较知名的汤包店,当然还有其他的,不过我没去过。汤包的品种也很多,最知名的是蟹粉汤包,但我还是更喜欢鲜肉汤包。吃汤包有一定的技术要求,讲究“轻提、慢移、开窗、喝汤、蘸醋、尝馅”,先将汤包从笼里转移到自己的碟里,不能破,要是在笼里破的,店家给换,要是自己捅破的,那就没辙了;开窗,散掉一部分热气,然后轻轻的吮吸,喝掉里面鲜美的汤汁,最后才是蘸上香醋,品尝馅料。

也许有人想知道汤包中的汤是怎么进去的,当然,肯定不是用注射器打进去的,其实是将熬制好的肉汤在冰箱中冷却成冻,然后切成小丁,与馅料同时包入包子中,蒸制过程中汤冻融化,变成了里面的汤汁,同时因为包子皮是烫面制成的,韧性十足,所以能够完美的包裹住汤汁,想来,这发明汤包之人也是相当的煞费苦心啊。

南方的包子不只有江浙沪流行的汤包,还有什么叉烧包、奶黄包、流沙包等等等等,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各类包子30余种,真要是吃全了,还真的假以时日。

哈,说到这还想起一件往事,记得有一次我在南京的刘长兴吃东西,叫了两份汤包(8X2,共计16只汤包),一份糯米藕,一碗小圆子(就是没有馅的小糯米汤圆),一碗糖桂花,还有一个凉菜,服务员以为我是两人用餐,给我拿了两套餐具,结果他眼睁睁的看着我把桌上的东西吃了个精光,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惊讶,他一定会觉得“这家伙够能吃的啊”,其实我是怕不消化,不然我还能吃下一笼汤包呢,看来对自己的定位没错,就是一个吃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