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猪圈旱厕~武平中山古文体拆危,目测要火!

开栏语

为深入贯彻落实省、市房屋结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整治百日攻坚暨农房整治专项行动部署要求,全力消除房屋结构安全隐患,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武平融媒体中心开设【房屋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整治专项行动】专栏,今天推出系列报道之《所 城 拆 危》

所 城 拆 危(后附译文)

危旧房、旱厕、猪舍困所城久已。闻有伤亡于自家危旧房之倒塌者;遇有旱厕堵于兄弟叔侄之家门者;见有猪舍直排污臭于街坊者。儿女居新宅而老人独处危旧房,故伤亡者多为至亲也;旱厕早已废弃不愿拆除,乃见不得族亲好也;不顾邻里众怨而养猪于侧,为图小利而损人也。

石排下有子居新宅母居危旧房者。房为族屋,数百平,涉户过十,倒塌过半,弃用十之八九,前有老人陷于墙倒之事,后还有老人独居于内,今拆之。时有户主出言难听,吾答:前车之鉴,汝等不知生死也。

肖家围乃石排下必经之地,有危旧杂房及旱厕数间立于七字路口,如鱼刺哽于喉,不言房塌之险,仅交通死角之患,行人皆惧。石排下众民尝集资欲购其后拆之,不得,今拆之。有户主明知需拆还粉外墙名其曰加固,吾曰:未固根本,依然危旧房也。窃以为,能利众人,可固根本,亦需拆之。

危家巷内有成片危旧杂房及旱厕,不足三百平,涉户二十,旱厕十余只。有客至此,嗅之三日难进食,蚊叮五日后还肿痒。旁之新舍者,多为族亲,然自家旱厕堵他户门,他户旱厕堵自家门,互怨厕困,又互不相售、互不相让,皆恐吃亏也。今拆之,众户皆无奈亦无怨也。

迎恩门周边为古镇保护核心区,有户散养生猪数只于古民居内,污垢直排于路,路人邻里皆怨。有怨者问于吾:其房拆否?吾答:其自弃古民居受保护之利,改老宅为猪舍,此为禁养区,拆之何妨?且将此话直告户主,限期清猪,复古民居之实,否则拆之。

呜呼,所城拆危,诸事不鲜,诸事无彩也。

看不懂的伙伴

别急,后面还有译文~

译文:

危旧房、旱厕、猪舍困扰老城的发展已经很久了。听到过有人因自家危旧房倒塌而受伤或死亡的;遇到过有人把旱厕堵在自家兄弟叔侄家门口的;见到过有人的猪舍直排污染环境影响周边街坊百姓的。自己住新房子,却把老人抛在危旧房里,导致最后受危旧房之害的人往往是自己最亲的人;旱厕早已破烂不堪不再使用,却不愿意拆除,那是因为主人就想碍着人不想看到兄弟叔侄家生活环境变好;毫不考虑邻居们的感受和众怒,执意在居民区养猪,完全是一种贪图小利损坏他人利益的行为。

石排下就有一户人家,儿子住在新房,却让母亲一个人住在危旧房里。那房子是一个家族的众屋,有好几百平方,涉及十多户人,可已经倒塌了一半多,剩余的危房也大都已弃用。以前这里发生过老人因房屋倒塌被埋的事情,之后还有老人独自住在这危房里,现在我们把这危旧房拆除了。拆除时,有户主不理解,说话也难听,我跟他说:还不吸取之前的教训,你们真是不知道生死呀。

肖家围是通往石排下必须经过的地方,那里有好几间危旧杂房和旱厕,坐落在七字路口90度转弯处,就像鱼刺卡在喉咙里一样,不要说危旧房有随时倒塌的危险,单说造成交通视线死角带来的安全隐患,就足够让大家提心吊胆的。石排下的群众曾经自筹资金,想把这些危旧房买下,拆来做路,户主不肯,如今我们把这危旧杂房和旱厕拆除了。之前,有户主接到拆除通知后还以加固的名义对危旧杂房的外墙进行粉刷,我对他说:没有经过专业的除险加固,只是简单的粉外墙,危旧房还是危旧房。私下以为,只要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哪怕危旧房本身可以加固,也应该把它拆除。

危家巷里头有成片的危旧杂房和旱厕,不足三百平米的小地方,涉及二十户人家,其中旱厕有十多只。有人途径这里,闻过那臭味三天都没胃口吃饭,被蚊虫叮咬的地方五天后还红肿发痒。旁边也建了不少新房,户主之间大都是乡里乡亲,但是自己家的旱厕堵在别人家的门前,别人家的旱厕堵在自己家的门前,相互埋怨对方的旱厕困扰自己,却又相互不买卖,相互不退让,都害怕自己会吃亏一样。如今我们把这些危旧杂房和旱厕拆除了,户主们虽有不太情愿的,但都没有什么太多怨言。

迎恩门周边是中山古镇的保护核心区,却有人在其中的一处古民居里散养了几头生猪,并且冲洗猪舍的污水直接排放在东门路上,路过的行人和周边的群众都怨声载道。有位群众还特意问我,这圈养生猪的房子可不可以拆掉。我回答他说:户主不但不爱护不保护古民居,还把老宅子改为了猪舍,这里是生猪禁养区,把这房子当猪舍拆掉有什么不可以呢?后来我还把这话直接告诉了户主,要求户主限期把生猪清理掉,恢复古民居原来的样子,否则我就把房子拆除掉。

有些感慨,其实在老城拆除危旧房的工作中会发现,上面的这些事情并不是什么个案,也不是什么拿得上台面值得去多说的。

作者:林文峰

编辑:刘洪

审核:刘凌平

监制:陈珍英

武平县融媒体中心新媒体矩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