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男子病历中惊现“月经史”,回想四年前做过一次“体检”

更可笑的是,病历中的他存在“月经史”,月经史中记录他初潮年龄17岁,平素月经规律,经期5-6天,周期28-30天,经量正常,无痛经,无凝血块,停经半年后复潮,末次月经是2015年10月29日,“这不是开玩笑吗?我是男的,能有月经?入院记录上还签了我的名字,但字迹根本不是我的。”

【版权声明】本文由企鹅号作者津云创作,在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下属平台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津云新闻记者 顾明君 鲍燕

如果不是2019年生病出院后想找保险公司理赔,重庆市荣昌区男子郑尚东至今都不敢相信,自己在2015年曾有过一份当地棠城医院的住院病历,病历中的他身患痔疮、冠心病等疾病,甚至存在“月经史”。

“这份病历是伪造的,我在2015年没有住过院,我一个男的怎么可能有月经史,而且我也没得过痔疮,也没有冠心病。”因为这份棠城医院的住院病历,郑尚东2017年购买的商业保险,以“故意不如实告知”为由拒绝赔付并与他解除合同。一年多来,郑尚东为此事多方奔走,不仅没有得到解决,还被涉事医院起诉。

累计缴纳17000元左右的保险,因2015年的这份病历被拒绝赔付

5月13日,棠城医院相关负责人对此回复津云记者,“月经史”系因病历模版未删减造成,而郑尚东未住院言论不实,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荣昌区卫健委工作人员表示,此事仍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患者:生病后商业险理赔被拒

牵出4年前未知病历

今年50岁的郑尚东家住重庆市荣昌区盘龙镇。2019年2月,因为持续头晕,他前往荣昌区人民医院看病,被诊断为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心律失常、脑梗死,继而住院。

郑尚东说,2019年在荣昌区人民医院住院病历上的签字是他的字迹

“住了一周,花了4千多,社会医保报销了2千多,我从2017年开始,买了商业保险,这次的心脑血管疾病在理赔范围内。”出院后,郑尚东来到新华人寿保险公司,希望保险进行赔付,但在报销的过程中,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告诉他,因他2015年曾在棠城医院住院,而在购买保险时“故意未如实告知”,所以不予给付医疗保险金,解除合同且不会退还累计缴纳的17000元左右购买保险的费用。

一头雾水的郑尚东随后去了棠城医院,用身份证复印了这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住院病历。

免费体检变住院手术

出现多种未曾患过疾病

棠城医院是当地较大的民营医院,郑尚东回忆说,他最近几年从没住过院,就连身体出现小毛病看门诊的次数都少之又少,但2015年,他确实去过棠城医院,但不是住院,而是免费体检。

“我家里亲戚在那上班,告诉我员工内部福利,可以免费体检,到那体检了一个多小时,然后让把身份证和医保卡留下,让我回家等,大约一周后,通知我去拿回来的,也没有任何体检报告,就告诉我没什么问题。”郑尚东说,在棠城医院的这份住院病历首页上,他入院时间为2015年10月31日,也正是他体检的当日,出院时间是一周后的2015年11月6日。

更让郑尚东奇怪的是在这份病历中的入院记录中,他被以“肛瘘、混合痔、粘膜脱垂、直肠炎”被收治住院,既往病史中,他患有冠心病3+年,“我从来没有得过痔疮,更没有痔疮手术过,也没有冠心病,这份病历不可能是我的。”

更可笑的是,病历中的他存在“月经史”,月经史中记录他初潮年龄17岁,平素月经规律,经期5-6天,周期28-30天,经量正常,无痛经,无凝血块,停经半年后复潮,末次月经是2015年10月29日,“这不是开玩笑吗?我是男的,能有月经?入院记录上还签了我的名字,但字迹根本不是我的。”

郑尚东所说未知的棠城医院住院病历,他不曾有痔疮、冠心病,更不能有月经史,签名也并非他的笔迹

一年内多次投诉未果

院方拒绝手术痕迹鉴定

郑尚东向记者出示了自己的医保明细。在明细中,2013年至2018年间的门诊定额支付、门诊统筹支付、统筹支付额、大病保险支付4项内容中,2018年门诊统筹支付和统筹支付额两项均为64.64元,2015年统筹支付额一项是2906.67元,除以上内容外,其他年度的支付项均为0元。

“除了那次医保卡被他们要求留下,我从没把医保卡借给过别人,2015年也没有报销过,我怀疑是我的个人信息被医院利用,伪造病历,套取医保金。”郑尚东说。

郑尚东当即找到棠城医院,希望将病历纠错,但由于时间太长,病历无法进行修改,“当时医院说可以签补偿协议,但大意是说我本身患病,他们的补偿是救助,我没有答应。”郑尚东说,随后他又找到荣昌区医保局、荣昌区卫健委投诉。

今年4月下旬,郑尚东和棠城医院方面曾3次来到荣昌区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在医调委调解时,本来拟定好要做笔记鉴定和手术痕迹鉴定的,就在要签字确认的时候,棠城医院不同意做手术痕迹鉴定。”

医院:“月经史”系因病历模版未删减

未住院言论不实已进行起诉

5月13日,棠城医院总经理蒋先生接受津云记者采访表示,该院出具的郑尚东病历中,确实存在关于郑尚东“月经史”的描述,该病历瑕疵系医务人员书写电子病历时未删减模版而导致的问题,该院对该病历瑕疵深表歉意并赔礼道歉,也愿意就该病历书写瑕疵承担相关责任。

但除此之外,蒋先生说,“郑尚东对外声称没在我们医院看过病、住过院,都是不实言论,毁坏了我们的商誉。目前,我们已经委托律师启动诉讼程序,荣昌区人民法院已经立案了。”

当地卫健委:事件仍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荣昌区卫生计生监督执法局曾分别于2019年11月15日和2019年12月23日进行了调查。2020年1月3日,该局曾就此事对郑尚东进行了书面回复。

回复中表示:鉴于该份病历确认是2015年制作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九条“违法行为在二年内未被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处罚,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前款规定的期限,从违法行为发生之日起计算;违法行为有连续或者持续状态的,从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该违法行为已超过了行政处罚追诉期,经讨论,我局拟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

经过两次调查,荣昌区卫生计生监督执法局得出的结论为:目前取得的证据无法确认其(棠城医院)违法行为,如要进一步核查该份病历的真实性,需要经过司法程序申请笔迹鉴定和手术痕迹鉴定。

5月13日,津云记者联系了荣昌区卫健委医政医管科,工作人员表示,该事件他们曾介入协调,目前已经交由政策法规科进行处理,政策法规科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个事情还在进一步的调查和处理当中”。

郑尚东2013年至2018年医保支付明细

“病历的事情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棠城医院还说要起诉我。”郑尚东无奈地说,“我没得过痔疮更没有手术过,如果做手术痕迹鉴定,完全可以判断病历是假的。因为这份病历,我已经购买的商业保险出现了损失,未来我没法买商业保险了。如果协调再没有结果,我也会走司法程序,对医院进行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