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GDP增速可能会淡化数字目标 货币与财政政策或更加强调协调配合

在GDP增速目标上,国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边泉水也预计,今年会淡化数量目标。在边泉水看来:“政府工作报告可能不会提具体的增长数量目标,只是提出保持经济增长在合理区间的定性说法。但是并不意味着政府不重视经济增长,政府可能着眼于下半年经济的稳增长,即更大力度支持经济增长,比如争取下半年经济增速在5%~6%之间。”

本报记者 谭志娟 北京报道

2020年全国两会召开在即。据新华社4月29日消息,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将于5月22日在北京召开,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将于5月21日在北京召开。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由于今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年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因而随着全国两会的临近,市场对今年重点议题有哪些、经济增长目标如何设定、宏观政策如何定调等问题较为关注。

受访经济学家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预计重点议题可能为经济增速目标、财政赤字规模等。考虑到今年的特殊性,今年GDP增速可能会淡化具体的数字目标。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同时,今年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可能会更加强调协调配合,形成合力。”

经济增速目标或淡化

对于市场所关注的两会议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说:“预计重点议题可能为经济增速目标,疫后经济复苏,‘六稳’‘六保’,纾困受损群体和中小微企业,可持续发展,公共卫生体系建设,‘十四五’规划建议,城市群、都市圈、国家中心城市等区域经济发展战略。”

新时代证券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也预计,今年两会的重点议题可能为三个方面:

一是GDP增速等经济发展目标的制定。“预计将会淡化具体的数字目标,但仍会强调要完成‘十三五’规划,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潘向东认为。

二是赤字规模。潘向东预计:“今年财政预算赤字率可能提升到3.5%~4%,高于2019年的2.9%,赤字规模大约在3.5万亿至4万亿元之间。和遭受疫情冲击的其他国家相比,赤字率并不高。”

三是消费刺激政策是否超预期。在潘向东看来:“消费一方面是经济的压舱石,另一方面,居民面临失业、收入减少、未来不确定性增加等约束,消费下行压力较大,政府如何刺激消费、具体涉及哪些行业是社会比较关注的。”

记者注意到,受疫情影响,今年一季度我国GDP同比下降6.8%。有统计显示,这是自1992年发布以来,首次出现季度经济总量下降。

在GDP增速目标上,国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边泉水也预计,今年会淡化数量目标。在边泉水看来:“政府工作报告可能不会提具体的增长数量目标,只是提出保持经济增长在合理区间的定性说法。但是并不意味着政府不重视经济增长,政府可能着眼于下半年经济的稳增长,即更大力度支持经济增长,比如争取下半年经济增速在5%~6%之间。”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也对记者表示:“今年经济发展目标宜设定为一个较大的区间,保持经济平稳运行的基础上,在实际工作中争取更好的结果。这样,既能通过发展目标引导各方面工作积极有效开展,又能为平衡就业、脱贫攻坚、防范风险等提供充足的操作空间。”

王军还对记者表示:“考虑到今年的特殊性,是‘十三五’收官之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预计今年仍会制定经济增速目标。”但他同时建议:“应适当调整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期目标,进一步淡化GDP增速目标,而应更关注就业及其他民生指标。”

或增强货币与财政政策更相辅相成

在宏观政策上,4月17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指出,要以更大的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提高赤字率,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真正发挥稳定经济的关键作用。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运用降准、降息、再贷款等手段,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把资金用到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上。

就此,王军告诉记者:“4月中旬的政治局会议已经对宏观经济政策进行了定调,‘六稳’‘六保’很清晰、很明确,问题导向、底线思维、居安思危。宏观政策主基调仍未改变: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

4月17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强调,加大“六稳”工作力度,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维护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大局,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但王军同时指出:“相较去年,今年因为有疫情这一外生变量,宏观政策对冲力度显然会加大。例如,赤字率将显著增加,预计将达到3.5%左右;抗疫特别国债将首次发行,预计发行规模在1万亿~1.5万亿元人民币左右,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将大幅增加,预计将增加至3.5万亿~4万亿元人民币左右。此外,在财政收入将有明显减少的情况下,政府将特别强调‘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真正发挥稳定经济的关键作用’。同时,今年加杠杆的主体预计将以中央政府为主,以替代已很难再加杠杆的地方政府和居民部门。”

王军还表示:“就两大政策而言,无论是疫情防控还是灾后经济重启,预计将以财政政策为主、货币政策为辅,刺激和扩张的重点将是坚持民生导向、就业优先。货币政策将以市场化降息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手段为主,大规模货币刺激政策将会非常谨慎。”

潘向东也对记者说:“政策工具的推出首先需要有底线思维,就是避免发生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受损和饥荒。为此,我们的经济政策出台,先不需要探讨如何采用刺激政策去实现经济增长目标要达到多少,而是要用有限的政策工具去保就业和保民生。在产业方面,首要支持的是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和民生相关的领域,而不是去刺激一些资本密集型的投资,例如传统基建和新基建。目前全球的疫情还没有结束,未来如何演变还存在未知,作为我国的主要任务现在还是防止外部的输入。只有等全球疫情有趋势性改变的时候,我们才能步入再启用非常时期危机增长模式的时机,通过刺激政策的出台来确保经济增速保持在一定的区间,兼顾中长期发展推动国家竞争力的提升。”

因而潘向东预计:“今年两会的宏观政策基调可能为:一是底线思维。确保疫情不反弹,稳住经济基本盘,兜住民生底线。二是以更大的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提高赤字率,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等。”

相比于往年,潘向东告诉记者:“预计今年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可能会更加强调协调配合,形成合力。因为一方面,我国政府债券基本上是由银行投资的,银行购买债券会占用超额准备金,也会导致基础货币收缩,需要央行通过MLF等方式补充基础货币,通过降准增加商业银行的超额准备金。另一方面,基建需要信贷配套资金,这些需要央行降准增加商业银行的货币乘数或者扩表增加基础货币。”

温彬也认为:“货币政策将延续‘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的政策基调。疫情发生以来,常用的货币政策工具已经运用得较为充分,下阶段通胀中枢回落将不构成较大制约,货币政策仍有操作空间,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财政政策则将延续‘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的政策基调。目前政策思路已经基本清晰,下阶段的关键点是加快各项措施落地,尽早出实效。”

(编辑:孟庆伟 校对:颜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