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特朗普在推特骂战中说的“奥巴马门”到底指什么?

大西洋月刊报道,特朗普在处理新冠病毒大流行的作为——或者说,他的无所作为——遭受了普遍批评。尽管特朗普表现出对这些批评感到愤怒,但这些批评都没能使他做点什么,直到他的前任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加入到批评者的行列。当然,做点什么不意味着特朗普要采取行动来改善国家的反应,相反,他要求起诉他的前任。

5月9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奥巴马在前一天与他的政府校友的电话交谈中,将特朗普的流行病应对措施称为“一场绝对混乱的灾难”。第二天一早,特朗普在推特上转发了一名提到“奥巴马门”的用户,这条推特已经成为了母亲节那天爆发的一长串推特中的一部分。这个词很快就成了特朗普的口头禅,频频使用,包括5月14日说了两次。

特朗普和奥巴马

特朗普对奥巴马的指控究竟是什么还不得而知,而且很可能无关紧要。特朗普对任何特定的犯罪都不感兴趣。他把“奥巴马门”挂在嘴上的目的是试图重新夺回力量,当年正是这个力量将他推上政治舞台——质疑第一位黑人总统的合法性。在全球危机的背景下,特朗普正走向艰难的连任竞选。“奥巴马门”是他故技重施的表演。

特朗普的政治生涯一直围绕着奥巴马转,这看起来令人觉得诡异。一开始,特朗普质疑奥巴马是否是真正的美国人,从而将自己从商人变成了政客;如今,特朗普在职期间不断拿自己和他的前任做比较,结果发现没有什么比被奥巴马批评更让他恼火的了。

根据一些对特朗普政治崛起的解读,他最早有这种想法是2011年白宫记者晚宴。那时,特朗普已经成为美国最著名的奥巴马出生地的怀疑论者,支持种族主义和毫无根据的理论,宣称奥巴马不是美国公民或不是在美国出生的。

尽管大多数“受人尊敬”的共和党成员都否认这些指控,或者至少避免公开支持这些指控,但特朗普正在利用共和党阵营中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和白人身份政治,使他在2016年的初选中占据主导地位。

在2011年白宫记者晚宴上,特朗普是嘉宾,而奥巴马在讲话中嘲笑他。奥巴马指出,特朗普最近公布了他的“长期”出生证明,他说,特朗普可能“最终会重新关注那些重要的问题,比如,美国人伪造了登月吗?”

特朗普怒不可遏,而房间里其他人则哄堂大笑。(后来他上任就终结了总统在晚宴上演讲的传统。)据特朗普的密友说,他就是从那一刻起决定竞选总统的。作为总统,特朗普经常公开将自己与奥巴马进行对比,他试图结束与奥巴马有关的政策,包括《平价医疗法案》和《儿童抵美暂缓遣返法案》(DACA),即使他支持这些政策的目标也一样。

借用一句话来说,鉴于特朗普的总统任期是“一场绝对混乱的灾难”,奥巴马已经表现出了惊人的克制,在很少公开批评特朗普。就连他在电话上的评论都是私下发表的,尽管作为前总统这肯定难免被公之于众。

而对特朗普来说,这似乎是2011年的晚宴一幕又重现了:黑人总统站在这里嘲笑他,这让他难以承受。结果就是几天来特朗普对奥巴马的过度关注,包括昨天要求参议院传唤奥巴马作证。

目前还不清楚奥巴马将会作证什么。正如蒂姆·米勒在《堡垒》杂志上一篇有用的文章中解释的那样,“奥巴马门”在某些保守派阵营中是一种长期流行的文化暗示,但它既没有清楚的定义,也不具有说服力。

那特朗普使用这个短语是什么意思呢?

周一,当一名记者问他这个问题时,特朗普给了这个词一种指鹿为马式的解释:

“奥巴马门事件。它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它一直从我当选前就开始了,它是一个耻辱,它发生了,如果你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你看看现在,所有这些信息,被释放——从我的理解,这只是一个开始——一些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它应该永远不会被允许在我们的国家再次发生。你会看到接下来的几周会发生什么,但是我——我希望你能诚实地写出来,但不幸的是你选择不这样做…… 你知道罪行是什么。罪行是很明显的,大家都知道。你要做的就是阅读报纸,除了你自己那份报纸。”

如果特朗普真的有兴趣找出罪行并惩罚不当行为,这种含糊其辞会让人大跌眼镜,但这不是他的目的。

当奥巴马公布了他长长的出生证明,然后开玩笑说特朗普可以向前走忘记这一茬儿时,他误解了出生论阴谋论的本质。

任何文件都不能平息这件事。总会有办法来解释任何证明奥巴马出生在夏威夷的证据——伪造!腐败官员!这种理论总是更多的是论证奥巴马做总统的非法性,而不是关于他出生的医学细节。

特朗普在长长的出生证明出炉后继续质疑奥巴马的公民身份,只在2016年9月承认他是美国人。据了解,他私下还在继续讨论此事。

“奥巴马门”也是如此,呼应了2018年和2019年特朗普最热门的口头禅:“猎巫”。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的闪烁其词让“丑闻”仍然千变万化,根据特朗普的需要和新出现的信息进行调整。如果他提供任何细节,他们可能会把它限制在一个特定的版本中,这个版本可能是伪造的。但是当它如此缺乏特定含义时,它又是不可证伪的。

这种含糊其辞意味着在法庭上起诉奥巴马的可能性很小,但这并不是特朗普的目标,而且,这样做风险太大。尽管司法部乐于迎合特朗普的一时冲动,但有太多的障碍——宪法、刑事诉讼程序、独立法官——可能会破坏这一策略。

相反,特朗普感兴趣的是摆出追究责任的姿态,奥巴马为特朗普提供了一个比洗白的演员更有用的反派,因为没有很多人对奥巴马能够住进白宫仍然感到不快。特朗普不需要提到种族,这是每个人都能理解的潜台词,尤其是他的攻击所迎合的那部分选民更能理解。

从整个选民的角度来看,现在就攻击这位非常受欢迎的前总统是没有意义的,普通民众会觉得整件事情太过玄乎,但特朗普最铁杆的追随者要么已经知道整个背景故事,要么即使不知道也会准备随时接受。总统决定专注于他的基本盘,而不是扩大同盟,这也许在11月大选时并不管用,但特朗普采用这个策略这并非偶然。

这种策略在2016年对他有帮助,这次他也有意识地选择了它。

即使这样含糊其辞排除了真正走法律程序的可能,但这并不意味着不能在参议院进行展示性审判,这让人想起2015年众议院共和党人要求希拉里·克林顿就班加西事件作证时的情形——尽管人们最终普遍认为在那场比试中希拉里获胜了。

特朗普昨天在推特上写道:“如果我是参议员或国会议员,我要找的第一个来给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犯罪和丑闻作证的人,就是前总统奥巴马。他知道一切。去吧(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去吧。不要再做好人了。没有更多的交谈!”

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非常担心,要求前总统进行监督可能会树立一个先例。没有总统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然而,总统对其他政府部门拥有行政特权。”

参议员格雷厄姆

但如果说美国人对特朗普和格雷厄姆之间的关系有所了解的话,那就是这位南卡罗来纳人无法抗拒总统。2016年竞选期间,他是特朗普最激烈的批评者之一,结果后来成了特朗普最奴性的捍卫者之一;他在特朗普弹劾期间的立场摇摆令人尴尬。如果特朗普继续鼓劲,参议院在从现在到11月的某个时间打电话给奥巴马的几率非常高。

正如他昨天的声明所显示的,格雷厄姆完全理解发生了什么。他说,“至于司法委员会,欢迎两位总统来到委员会面前,分享他们对对方的担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将是一个很好的电视节目。但是,我对这是否对国家有利,有很大的疑虑。”

然而,对特朗普来说,变成一个收视率高的电视节目,总是比为国家采取明智之举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