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称2019年初血样中检测出的抗体是“伪阳性”,依据是什么?

一早醒来,发现昨天写的文章《没搞错,日本政府在2019年春的血样中,检测出新冠病毒的抗体》已经被说成了“徐静波谣言”。

之所以被说成是“徐静波谣言”,是因为有人看了我的文章,去查日本媒体的报道,说日本媒体报道说,日本政府说是“伪阳性”,而徐静波说是“阳性”。所以,徐静波是“造谣”。

我摘录一段昨天文章的核心内容:

在15日的内阁会议之后,负责卫生工作的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举行了记者会,透露了一个数据。

他说,在今年4月下旬,政府实施了一次新冠病毒的抗体调查,该调查的血样来自于向日本红十字会无偿献血的普通国民,共有500人份。这500人分别来自东京都内和东北地区6个县。新冠病毒抗体检测结果显示,东京检出了3人阳性(占比为0.6%),东北地区检出了2人阳性(占比为0.4%)。

加藤大臣在说完以上内容之后,顺便还说了一句,这一句话,很重要!

他说:“检测机构还从红十字会血库中保存的2019年1-3月份的500人份无偿献血者的血样中,检测出了2名阳性。”

加藤大臣说,2019年1-3月份的500份血样,是在关东和甲信越地区采集的,保存在血库中。

不过他说,不排除“伪阳性”的可能性。

对于一个新闻源,往往是要找出关键点,这是媒体人的职业习惯。加藤在记者会上说的话,从我的角度上来看,关键点是“在2019年1-3月份的500人血样中检测出了2个阳性抗体”,而不是加藤大臣说的“可能是伪阳性”。

检测出“阳性”,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虽然我们可以认为,目前抗体检测试剂也不是百分之一百准确,但是,它检测了,就有一定的科学性。

日本这一次使用的检测试剂是欧美进口与国产的,共5种,根据日本人的做事习惯,应该是选用了准确性最高的试剂。如果说试剂的准确性只有50%,那么,500人血样中检测出2份,至少一份是准确的——这是幼儿园式的简单判断。

认为“可能是伪阳性”,这只是日本政府引用日本传染病专家的意见作出的主观认为,主要依据是“2019年1-3月,新冠病毒还没流行。”但是,这个主观认为,没有科学依据支撑。

有些人看到我的文章,立即去找日本媒体有没有相关报道,这种做法是对的。但是只是从有些日本媒体对于此事的简单报道,来认为我比日本媒体多出来的那些内容,是“造谣”,那只能说:快餐时代,不少人失去了最基本的思考能力!

我也看了日本媒体的一些报道,这一消息都没有单独报道,而只是在“日本政府决定要对1万人进行抗体检测”的新闻中提到。

我觉得,日本《每日新闻》的这一篇报道,相对比较详细,它把加藤大臣在记者会上的回答基本上记录了下来。

有些网友可能看不懂日文,我把加藤大臣的回答,大致意思翻译一下:

我向专家们进行了确认,专家们认为:“在一定程度上包含了伪阳性,这样的想法也是自然的。检测试剂的结果也有偏差。这一次是对少数人的检测,不适宜对检测试剂和抗体保有率作出评价。”

厚生劳动省认为,去年的血样结果是新冠病毒流行之前的东西,因此认为是“伪阳性”。

日本NHK的报道,说的比较中性,以下黄色文字是NHK报道时打出的字幕:“从去年初保存的献血检体中检测出阳性,包含伪阳性的可能性较高。”

NHK没有彻底否定,也没有彻底肯定。

我觉得,我们首先要肯定日本政府敢于公布这一“阳性”消息的勇气和科学精神。至于认为“可能是伪阳性”,是不是与日本政府已经赞同美国政府对“武汉起源说”进行调查的背景有关?(日本外务大臣茂木在15日的国会答辩中已经承认),这值得关注,日本总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至于在2019年初,日本到底有没有新冠病毒?这是一个很科学的问题,当然也是极为敏感的问题,但是不能认为是“新冠病毒流行之前的血样”,就可以断定它是一定是“伪阳性”。

正因为是流行之前的血样,才更有意义去搞清它的真伪。我们不能跟着日本政府一起去扫地!

所以,世界卫生组织(WHO)也应该有必要,对这两份血样进行检测。不是为了追究谁的责任,而是为了搞清楚新冠病毒的起源与时间,以及它的变异性,这是对人类的负责。

顺便提一下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这份报告称:导致日本出现诸多死亡者的病毒,都是第二波的病毒,也就是从欧美传入的病毒。武汉游客带入的第一波的病毒,没有造成日本国内人员死亡。这意味着,病毒在发生变异,毒性也变得越来越强。

这份报告可以对一些网友“既然日本在去年初就有了新冠病毒,为什么当时没有出现大流行?”意见进行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