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二战日军大和级战列舰及其战史

1941年12月8日竣工时大和号的俯视和侧视图

大和号的诞生地吴海军工厂第三号造船船渠

大和级战列舰装甲线图

大和级战列舰舰艇装甲中央横剖面线图(第135号肋材附近)

舰体龙骨构造

战舰大和舾装作业模拟

徳山至吴港间公试中的武藏号战列舰,可见前甲板向下弯曲的“武藏坂”。此时舰上多为三菱厂的随船技师,因此身穿白色工作服,左旋副炮塔为临时设立的淡水储水罐 时间为昭和17年6至7月(1942年6至7月,照片为人工上色)

这张照片是目前流传最广的战舰大和建造照片,也是唯一一张详细的舾裝照片,摄于1941年9月22日吴工厂舾裝舰桥,画面右边的是凤翔号航母(遮风栏呈竖起状态),凤翔远方为间宫号给粮船,背景为停泊在二河川口的驱逐舰群。左侧可见第6战队的重巡洋舰加古、衣笠、以及一艘特设给油船。长期以来日本人对这张照片的钻研判读机会发展成一门学问。拍摄者为造船部设计官桥本敏郎技术大尉。日本投降后桥本前往东京,以“技术资料兼民族纪念品”的名义将照片托付第二复员省(原海军省)官员福井静夫保存。

战舰大和同武藏舰桥背面对比,左边为大和号1941年9月22日在吴工厂舾裝舰桥,右边为武藏号1944年6至7月在伊予滩,此时舰桥上已经加装了21号电探

战舰武藏的舰桥,注意15米测距仪上方仍未安装电探,时间为1942年6至7月

中央舰岛3D复原图

中央舰桥内部构造3D示意图,紫色部分为士官升降梯,绿色部分为司令塔和司令塔升降梯

大和竣工时(1941年12月)舰体中央部构造

武藏公试时(1942年7月)舰体中央部构造

黄-色部分标明战舰大和同武藏舰桥的差异的地方,左边为大和竣工时(1941.12~1943.5)的状态,右边为武藏公试后的(1942.8)状态

战舰大和1943年7月改装后舰桥中央部构造

战舰武藏1943年7月改装后舰桥中央部构造

此时在第一舰桥附近已经加装了2号1型电波探信仪(21型电探,即对空警戒雷达);22型对海电探;E27型雷达信号探测器(接收敌舰雷达发出的侦测电波,以提前预警);对空观测所加装18cm望远镜;第二舰桥后部露天平台延长了3米,把作战室甲板上取消的信号观测所移到了这里;两舷副炮前后加装25mm3联装机关炮

战舰大和1944年2月25日~3月18日改装后舰桥中部形态,此时在后主桅杆上安装13号电探;拆除了两舷的155mm副炮,加装“八九式40口径”127mm高炮,“九六”式25mm机关炮,4.5米高炮测距仪 (淡蓝色),兵员待机室

战舰武蔵1944年4月10日~4月22日改装后舰桥中部形态 ,此时在后主桅杆上安装13号电探;拆除了两舷的155mm副炮,加装“九六”式25mm机关炮,94式高射指揮仪,兵员待机室

战舰大和阿号作战时(1944年6月)对空火力增设状况

战舰武藏阿号作战时(1944年6月)对空火力增设状况

战舰大和捷一号作战时(1944年10月)对空火力增设状况

战舰武蔵捷一号作战时(1944年10月)对空火力增设状况

战舰大和天一号作战时(1945年4月)对空火力增设状况,150cm探照灯被防水布罩着

战舰大和天号作战時 (1945年4月)舰桥中部各战位95式2米测距仪同25mm机关炮管制图示

舰武蔵捷号作战時 (1944年10月)舰桥中部各战位95式2米测距仪同25mm机关炮管制图示

西方成于希腊罗马~立于十字基督~醒于文艺复兴~霸于产业革新~

东方成于三皇五帝~立于秦皇汉武~昧于程朱理学~惑于精神革新~

火控系统

战舰大和舰桥后方3D复原图,1944改装后形态,可以看到2号1型电波探信仪(21型电探,即对空警戒雷达);22型对海电探;94式高射指挥仪

战舰大和剑桥后部,可以清楚的看到2号1型对空电波探信仪,在其下方的就是日本光学会社(战后的尼康公司)于1935年开发的光三九式15米倒分像立体测距仪,大和、武藏都装备四台,其余三台装备在三座主炮炮塔上

1号3型电波探信仪(对空) 3D复原图及实物

13型电探指示机及其目标捕捉模拟图

13型电波探信仪:根据研制要求,它是陆上?舰船?潜艇用小型可搬式対空搜索雷达,工作频率150MHz,峰值功率10KW,采用2*4水平固定式天线,标的距离精度是2~3km。方位精度10度。13型电探只有一个A模式的显示器,因此它不可能提供出准确的目标的方位角资料,而且完全无法提供仰角资料,而只能通过反射波尖的大小猜测目标的情况。(简单的说就是知道有人来了,但不知道在哪)

2号1型电波探信仪(21型电探) 3D复原图 及实物(上图为武藏装备的21型电探)

21型电波探信仪,外形是框架式天线,发射接受部分都是由10mm铜线构成。21型可以回转,在二战工作在较低频率的水面搜索雷达基本上都能兼顾对空任务。因此有人说21型可以探测100km处的飞机。关于这点其实在讨论13型的时候已经提过,是否真有这样的能力就见仁见智了。另外,21型其实是分a型战舰用,b型大型空母用和c型轻型空母及巡洋舰用等的,性能是有差别的,很可能就差在天线面积上。但具体数据一时找不到。(非常奇怪,关于它的资料日本人也不大提,因此很不好找。)

工作频率:199.861 MHz,工作频段:VHF,波长:1.5m,脉冲重复频率:1 kHz,脉冲持续时间:1us,最大作用距离:80.886海里,最小作用距离:2997米 ,水平波束宽度:17度,垂直波束宽度:30度,峰值功率:5KW

2号2型对海电波探信仪(22型电探,即对海雷达) 3D复原图及实物

22型对海电波探信仪:

用途:舰船?潜艇用水面搜索(兼射击) ,工作频率:2.997 GHz,工作频段:S,波长:100mm,脉冲重复频率:2.5 kHz,脉冲持续时间:1us,最大作用距离:32.354海里,最小作用距离:2997米 ,水平波束宽度:19度,垂直波束宽度:19度,峰值功率:2 kW。别看它一点也没有雷达样,但这绝对是日本战时最高科技,是日本第一型使用磁控管技术的雷达,在日本研制的雷达中性能是最棒的。缺点主要 是 功 率 偏 低 ( 输 出 功 率 只 有 2 K W ,整套雷达的发射功率才5KW,遇到技术瓶颈,没有研制出多腔高能磁控管,美国人的发射管可以50KW的功率);二是可靠性差,尤其是接收机经常出故障(直到昭和19年9月,才由东大理学部大学院生霜田光一,和理化学研究所的菊池正士博士两人研究出矿石检波器来解决收发自动转换的问题才告成功);还有一个缺点就是,同样只有A模式显示器。同样无法有效地指挥对空中目标的作战。

E27型逆探(雷达信号探测器) 3D复原图

安装在传令所/作战甲板外的 E27型逆探

E27电波信号接收机 3D复原图

海军技术研究所研制的E27受信机

雷达在那个年代还是新兴产物,各国都加紧研制用于实战的雷达,在海战中,拥有高水平雷达的一方毫无疑问占有了主动权。二战期间日本的雷达技术远远落后于盟国和德国。虽然海军技研所研制出不少型号的雷达,但日本的雷达发射功率都很小,一旦遭受电子干扰,系统极其容易瘫痪。而且所有二战期间的日本海军大型舰载雷达都只能使用“最大感度法”(即“单瓣法”)来进行扫描,这也是它们的定位精度无法达到用于火力指挥的要求重要原因。最好的例证就是苏里高海战中的西村舰队,面对装备有Mk-8型火控雷达的美第77特混舰队的“西弗吉尼亚”、"田纳西"、“加利福尼亚号”战列舰毫无招架之功,几乎成为了美军的靶子,性能低下的22型电探为发挥任何作用,根本无法发现美舰,日军引以为傲的夜战水平在先进科技的冲击下不堪一击。最具讽刺的是,日本甚至在1939年就开发出来了共振腔磁控管,比英国人还要早。

舰桥最顶端的射击指挥所和主炮观测所,其两旁为醒目的15米测距仪物镜,大和级共有4台日本光学会社(战后的尼康公司)于1935年开发的光三九式15米倒分像立体测距仪,舰桥上一台,三座主炮塔各一台,均被以防御钢板。此测距仪外筒外径600mm,防热、耐爆风,内有三组测距装置,基线长15720mm,测距范围5000~5万米,配有3名测距手和回旋操作员、俯仰操作员。

射击指挥所内安装九八式方位盘,为高约2.4米、直径为0.6米的圆筒形光学设备,工作原理类似潜望镜,但结构复杂的多。

大和战列舰的射击程序如下:

1.二号一型电探操作员通知九八式方位盘的操作人员将望远镜转至目标方位。

2.搜获目标后,舰桥顶端的射击指挥所旋转以对准目标,用方位盘测量角度,并以那具全世界基线最长的三九式15m光学测距仪测定目标距离。

3.射击指挥所也将目标方位传给主炮塔,让炮塔对准目标,以炮塔上的三九式光学测距仪对目标展开测距。

4.舰上七人射控小组,射控小组获得各项参考资讯,包括从射击指挥所传来的方位与距离,主炮塔回报的目标距离,舰底测程仪回报的船速,或者是电信室与友舰的回报等等,先将所有的测距值以人工输入距离平均仪以求得平均测距值,再将平均距离连同舰体摇晃、风向等资料输入九八式射击盘来求出射击解算,所有资料输入程序一律以手动完成,然后以电报方式传至各炮塔。

5.为了预防主射击指挥所中弹失去功能,或者是因应多目标射击的需求,后部舰桥上方的预备指挥所也开始启动。

6.炮手依照射击指挥所提供的射击解算来修正主炮的方位与俯仰角,等待位于射击指挥所内的炮术长的射击命令;指令一旦下达,炮长凭借肉眼判断舰体摇晃程度,等舰体恢复至水平程度再开火。

另外,大和级需先进行几次试射(使用单一炮塔或全左/全右主炮,或者各炮塔轮流交叉试射),待观测仪(或观测机)观测到大批弹着点后修正射击资料,才能求出更精准的解算来进行齐射(当然,大和级不是不能一开始就齐射,但前提是他们的射控、炮术人员必须是超人)。在较为理想的状况下,第一次射击之后修正弹着,第二次射击后修正散布界,第三次射击可能出现至近弹,第四次射击可能命中。

武备

94式45口径46cm三联装主炮 3D复原图

46cm三联装后主炮,此时大和舰尚在舾装期间, 后主炮塔右炮位达到最大仰角+45°

大和级战列舰主炮内部结构,可以看到15米测距仪和供弹系统,炮塔顶部中央为瞄准演戏机,炮管上绑定的是训练用76毫米外膛炮(炮术训练时主炮不发射,以节省主炮身管寿命,大和级的主炮炮管寿命是200发)

九四式四十六厘炮塔侧视横断面图

九四式四十六厘炮塔后视横断面图

九四式四十六厘炮塔俯视横断面图

美国海军LSM-371号登陆舰。该舰于1945年11月将信浓号的一门460毫米主炮运回美国东海岸。日本败降前,本来计划将这门炮安装在濑户内海入口,用作抵御盟军进攻的岸防炮

正在美国西海岸长滩入坞修理的LSM-371,该船随后经巴拿马运河驶抵弗吉尼亚,将460毫米巨炮移交海军试验中心。大和级主炮生产开始于1937年秋天,为了保密,所有主炮都由吴工厂独家生产,一共生产27门,按一般的说法,18门是为大和武藏生产,7门为信浓生产,2门为实验炮。不过,到1941年9月,即大和接近完工、武藏开始安装主炮时,吴工厂总共才生产18门炮,三个月后,军令部即在对美开战当天下令终止战舰信浓的工事,因此这7门炮有可能只是供大和和武藏换装的备用炮

现保存于华盛顿海军博物馆的大和级三号舰信浓的主炮塔前装甲,贯穿洞是战后美军用Mk12型50倍口径406毫米主炮测试的结果

大和号主炮塔旋转回盘的安装时间是1940年6月初,为了保证这种超大型铁质精密部件与船身的吻合度,安装工作是在最凉爽的夜间进行的。

大和1、2号主炮塔组装作业,摄于1940年6月3日。主炮塔内分为3个隔室,以在中弹时减小被害区域,炮塔后部有横壁将测距仪与炮室隔开

大和级副炮裝甲防护示意图,可以看到副炮炮塔的正面、侧面、前面装甲为厚25mm的NVNC钢,炮塔基座圆筒装甲为厚为50mm的CNC钢 ,连同口径的155mm炮弹都防御不了,只能抵抗炮弹碎片的袭击,此处也是大和级战列舰的软肋。大和级的1、4副炮塔(前后副炮塔)配置在中心线上,其基座的给弹室立即前后主炮塔,一旦被集中,必然发生炮弹殉爆,并殃及主炮 Dan Yao 库和主炮塔。不过,如果给副炮塔追加装甲,将增加其重量,影响回旋性能。最后采取的补救措施式在基座部位加装一层50mm的CNC装甲(之前基座部位只有一层25mmNVNC装甲),炮塔本身则仍然保持弱防护状态。也正由于这样的鸡肋状态,才于1944年中雷后的维修工程中将两舷的副炮塔拆除,换装高炮

全封闭的A1型改3式双联装炮塔八九式40倍口径12.7cm炮3D复原图(此型炮塔是考虑到主炮爆风损害问题而设计的,大和级建成之初时搭载的都为此型炮塔的八九式高炮,共六座)

无防盾的双联装八九式40倍口径12.7cm炮3D复原图(后来历次改装中,加装的八九式高炮都是此型无防盾型)

海军对八九式高炮及炮塔评价不好,一是炮塔本身的回旋和俯仰速度慢,二是火炮射速不快(由于需要设定延时引信,最优秀的实战发射速度也不过7~8发/分)。在大和级的战训报告中对八九式高炮的射程和为例都很不满意,认为无法对付高速的鱼雷轰炸机。

三联装九六式25mm机炮、单装九六式25mm机炮3D复原图,大和级战舰另一种主力防空炮(电影《男人们的大和》中男主角就是此炮的操作手),建造之初搭载24门九六式25mm机炮,分设于8座带防盾三联装炮塔中, 后续加装的大部分都是无防盾三联装九六式25mm机炮,具体数目不详(普遍接受的说法是:武藏至沉默时安装有130门25mm机炮分设于35座三联装炮塔和25座单装单装炮座中;大和号至冲绳战役前增至162门,其中三联装52座,单装6门)

陈列在吴港“大和馆”内的460mm九一式穿甲弹和三式通常弹(分别为左起一、二),左起第三枚为截去风帽的九一式穿甲弹,第六枚为剥掉弹壳的410九一式,第八枚是去掉外壳的410三式,第十、十一枚是203,第十二枚是155,最右边是127或100。后方是重巡青叶的203炮炮身

大和级战列舰九四式四十六厘炮使用的九一式穿甲弹(现在江田岛海上自卫队干部学校内展示的战舰“大和”使用的460毫米九一式穿甲弹),九一式穿甲弹具有出色的水下性能,炮弹的背帽头部被设计成平面,并有一个钝圆锥形背帽尖。在命中水线以上装甲带时,九一式穿甲弹在效果上和普通穿甲弹并无差别。当炮弹入水后,九一式穿甲弹的独特之处就体现出来:尖锐的风帽会在水面的冲击力下脱落,露出平面的背帽,以平直的水下弹道撞击战舰底部。为了适应九一式穿甲弹的水下性能,该弹还采用了延迟时间为0.4秒的引信 。被日本海军寄予厚望的“水下弹”战果十分的有限,水下射弹命中目标在整个太平洋战争中有过一次记录(也只有一次)。1942年10月11日的埃斯佩兰斯角海战中,“衣笠”重巡洋舰发射的一枚203mm穿甲弹在水线下击中了美军“博伊斯”号轻巡洋舰(Boise CL-47)。

一式穿甲弹内部结构:1、风帽;2、被帽;3、弹头;4、弹体;5、铝块;6、软木和羊毛包布;7、火药;8、一三式五号延时引信;9、信号安装口;10、导环;11、铜垫环

大和级战列舰九四式四十六厘炮装备的三式通常弹,也叫三式烧夷弹(三式通常弹式为防空作战而研制,装有延时引信,弹体内装有上千枚燃烧 Zi Dan ,根据引信设定的时间按在空中 Bao Zha ,释放出 Zi Dan ,形成弹幕,攻击敌机,也可以使用瞬发引信,用于实际地面目标。) 三式通常弹在对付空中目标时显得力不从心,尽管它 Bao Zha 时场面非常壮观,但据说其放出的燃烧弹虽然能引燃汽油,在面对美军飞机的防弹油箱效果不大,因此不能满足防空作战的需要。这方面倒是零式通常弹的破片对美机更有威胁,因此有人认为开发三式通常弹式多余无用的举动。

三式通常弹空爆效果,场面十分壮观,好似烟火表演

九四式四十六厘炮使用的另外一种型号通常弹(估计是零号通常弹)

前甲板

1942年6、7月间在濑户内海西部公试的战舰武藏,从这个角度望去,“武藏坂”的坡度并不明显,在防浪板后面可见通风口和甲板升降口 (上面光着膀子的海兵们正在集体作海军体操)

大和级舰首徽菊花御纹章 (为木质包金箔,直径为1.8米)

大和舰首的最大特点是呈球形。这种球状舰首处于水线下约3米的地方。借鉴1935年法国建造的8万吨级高速邮轮“诺曼底”号。建成后,经过试航也证明这种舰首具有明显的优越性。球状舰首内装有水下听音器,与今天的舰首声纳颇有些相似之处。“大和”号因采用了这种新颖的舰首,水线处约减少3米的长度,排水量节省30吨左右。那时,除日海军的“翔鹤”型航母、“阿贺野”型轻巡洋舰采用了些种舰首外,德国海军的“俾斯麦”号、美国海军的衣阿华级战列舰也采用了这样的舰首。舰首内藏零号水声侦听器

大和级战列舰设计上特色之一就是其最上甲板从2号主炮塔基座|、107号肋骨的位置起向下弯曲,形成一个斜坡,从正面看去时尤其明显。这个斜坡被称为“大和坂”和“武藏坂”,究其原因是出于舰身轻量化和降低舰身前部重心的考虑

后甲板

战舰大和1941年试航留影,此时可以看到后甲板6吨起重机处于竖起状态

大和级的船尾在设计时考虑到460mm主炮发射时的爆风损害,将舰上搭载的17米鱼雷艇和15米汽艇都存放于舰尾的小艇格纳库中,格纳库向后方两舷外张,设有水密门,进行掉放和回收作业时可以打开,小艇通过上方的移动吊艇车移出船库。两舷小艇格纳库之间为机库,可以停放5架零式水侦(也有说法机库内能收纳6架,露天停放2架,共八架),设有两座吴二号五型弹射器和一台6吨起重机,舰载机在吊装起飞和回收之前可以停放在这里。另外大和级的船舵才用的是串列式布局,当时的大型战舰普遍设置左右并列的两枚主舵,一战和二战时都有过鱼雷击中一枚主舵后,冲击波将另一枚也炸坏的战例。出于避免此类状况的目的,大和级才在舰尾间隔15米设置了主舵和副舵,在同时使用两舵时,操舰效果良好,使粗短肥大的舰身发挥出优秀的回旋性能。

大和级舰尾的6吨起重机,由石川岛造船所起重机部制作。使用半径8~20米,回旋角300°。使用220v交流电驱动,安装40马力起重马达和25马力回旋马达各一台。上为战舰大和6吨起重机,下为战舰武藏6吨起重机

为了避免主炮爆风影响,起重机上部的天线支架可以放倒

大和级战列舰舰尾装备的吴二号五型弹射器

舰载航空装备

大和级的舰载机为弹着观测用的三菱F1A2零式双翼水上观测机,以及侦查用的爱知E13A1零式三座水上侦察机(有资料称大和刚服役时搭载的是九五式水侦),总载机数为6架,这只是个大致数字,也有说法称机库内存放5架、露天停放2架、共计7架。考虑到机身尺寸不同,如果全部搭载零式观测机,则机库能收纳6架、加露天2架、共可搭载8架。

位于北纬 7.4 度, 东经 151.8 度号称“太平洋上的直布罗陀”的特鲁克环礁(现为美属)是联合舰队在二战期间的主要基地,战舰大和同武藏一般停泊于特鲁克群岛春岛第二泊地

1943年6月停泊于特鲁克环礁的联合舰队主力,照片正中为旗舰武藏,上方是飞越九七式舰攻编队

整个1943年大和、武藏二舰一直无所事事,未参加任何战斗,只有战舰大和1943年12月25日从横须贺返回特鲁克途中,在特鲁克北方近海遭到美国海军“鳐鱼” 号潜艇攻击,“鳐鱼” 号共发射三枚鱼雷,其中一枚击中大和三号炮塔附近右舷第165号肋骨部位

“捷一号作战”前夕停泊在文莱的栗田舰队(1944年10月21日),由近至远分别是战舰长门、重巡最上、战舰武藏、大和,这也是大和级战舰的最后合影,此时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丰田副武一反前两位司令长官的传统,即不乘坐最强大的大和、武藏等战列舰(丰田副武大将于1944年5月3日将旗舰移至停泊在东京湾的新建轻巡洋舰大淀号上,大淀也成为了联合舰队最后的旗舰一直到1944年9月29日,之后丰田副武将联合舰队司令部迁到横滨市港北区日吉阴森幽暗的地下室,一直到终战),也不亲临前线指挥作战,开了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不亲临前线指挥作战而藏匿于后方之先河

“捷一号作战”出征前停泊在文莱补给中的联合舰队主力(1944年10月21日),左为战舰武藏和重巡最上(舰体同武藏重合),右为战舰大和;“捷号作战”是保卫日本帝国生命线之战,取的是“一击制胜、万里传捷”之意。依照受攻击的地区不同分为四个子计划:捷一号系于菲律宾,捷二号系于台湾、琉球与九州南部、捷三号为本州、四国、九州与小笠原群岛,捷四号则为北海道和千岛群岛,对上述地区以东的据点,令部队就地固守,不再增援。

补给完毕离开文莱泊地、向莱特湾进发的战舰武藏(1944年10月22日)

1944年10月22日清晨5时,栗田舰队完成15800吨燃料的补给工作。8时整,全队缓缓驶出文莱港(照片从右至左分别是战舰长门、武藏、大和、榛名、金刚和四艘高雄级重巡洋舰),经巴拉望岛西方海面北上。整整30万吨舰艇,装备有18门460毫米、8门410毫米、16门356毫米、94门203毫米和24门155毫米重炮的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大炮巨舰力量,驶向莱特湾。栗田健男中将的旗舰是15000吨的爱宕号重巡洋舰(栗田想将武藏设为旗舰,联合舰队司令部未予批准,冠冕堂皇的说爱宕更适合夜战)

1944年10月24日凌晨栗田舰队进入前往莱特湾的第三道关口——锡布延海,从黎明开始舰队排成轮形防空阵:第一部队以大和为中心,第二部队以金刚为中心,组成两层轮形阵。10时25分左右美机攻击开始,巨大无比的战舰大和、武藏成为美机重点攻击目标, 照片是遭受攻击的第一部队,冒着黑烟的是战舰武藏,武藏在美军此波攻击后脱离栗田舰队,战舰武藏左边的是在向左回转做机动规避的大和,当时17架鱼雷机围攻大和,后者使出浑身解数规避了全部鱼雷,付出相当大的死伤代价逃过此劫。左下方是巡洋舰妙高,右下方是驱逐舰能代,能代的上方是巡洋舰羽黑,羽黑上方是驱逐舰冲波

锡布延海战中的战舰武藏,美机发射的一枚鱼雷集中该舰左舷前部,掀起冲天水柱,后方是为其护航的阳炎级驱逐舰清霜号。战舰武藏进入菲律宾錫布延海,10时30分遭到美军TG38的舰载机攻击。“武藏”被第一枚鱼雷命中时,相当于400公斤黄-色炸药的爆炸。虽然对可承受500公斤黄-色炸药打击的舰体所造成的损害微不足道,但爆炸产生的震动却造成主炮方位盘出现故障(瞄准装置的失灵使“武藏”主炮无法齐射,其舰长猪口敏平与舰同沉前留下遗书中都不忘要求改进主炮方位盘)。第二轮空袭中“武藏”被3条鱼雷命中左舷,向另侧舷部分舱室注水,航速尚能保持22节,由于舰体破损增大了阻力,“武藏”还是渐渐脱离了编队。三轮空袭之后,“武藏”号向左倾斜10度,脱离编队。 15时孤立的“武藏”成为空袭的重点,接二连三地被鱼雷、炸弹命中。

此战中武藏炮术长请求猪口舰长下令发射三式对空弹,但绰号“炮术之神”的猪口认为三式弹对炮膛磨损极大,一旦使用影响突入莱特湾后的射击精度,因此予以拒绝

遭受鱼雷攻击的战舰武藏,左满舵做机动规避,左舷后方鱼雷爆炸后掀起冲天水柱

战舰武藏的最后遗影,在身中20枚鱼雷、17枚炸弹 和18枚近失弹后,巨舰舰首已经没入水中,由于损管舰员较高的素质,首尾注水均衡,几乎成为一线,19时15分舰体倾斜增加到12度,舰长猪口敏平大佐判断军舰必然沉没,下令弃舰。他用铅笔匆匆写下一封遗书,交给副长加藤宪吉大佐,让加藤去后甲板组织降旗、撤退,自己则留在舰桥上与武藏共命运。19时30分,武藏左倾增大到30度,随后倾覆(舰体翻覆时,内部传出两声爆炸,估计是弹药殉爆)。19时35分沉没在北纬13度7分、东经122度32分的锡布延海水域,全舰2287名官兵中有1021人丧生。

1944年10月24日1057~1059时,正在做机动规避的大和。右舷后方炸弹爆炸后掀起水柱,此时战舰大和是栗田舰队的旗舰,原旗舰爱宕号重巡洋舰在23日0630时被美军“海鲫”号击沉,1630时栗田将旗舰移至大和

10月25日0030时,栗田舰队通过圣贝纳蒂诺海峡,全军沿萨马岛东岸急速南下,0645时大和发现美军舰队TG77,萨马岛海战随即开始,照片是萨马岛海战中战舰大和,远方为重巡利根,此战中日军击沉护航航母“甘比尔湾”号,2 艘驱逐舰,1 艘护卫舰,击伤4 艘护航航空母舰,1 艘驱逐舰,3 艘护卫舰。日军有1 艘巡洋舰被击沉,4 艘巡洋舰被击伤,其中的3 艘后因伤势过重而被日军自行击沉。战舰大和共发射穿甲弹104发,无一命中。

由美国海军CVE-76 Kadashan Bay舰员拍摄的在萨马岛海战中的战舰大和,1944年10月25日15:00时

在苏禄海上迎接美舰载机的战舰大和,1944年10月26日。由“黄蜂”号上的一架SB2C俯冲轰炸机后座发报员拍摄。此时该机正从3400米高度急速俯冲投弹,在450米高度投下1000磅穿甲弹(击中大和一号主炮塔前方)和250磅 Zha Dan (命中72号肋骨处中央线偏右5米)各一枚,随后奇迹般地逃脱了浓密的防空网,平安返回。10月29日,栗田舰队返回文莱,与一周前出发时7艘战列舰、11艘重巡、2艘轻巡、19艘驱逐舰的堂皇之阵相比,如今的第一游击部队只剩下4艘战列舰、3艘重巡、1艘轻巡和9艘驱逐舰,且无不受伤。历史上最大海战莱特湾海战就此结束,此时的联合舰队已经名存实亡

敝帚自珍

日本自古就物产稀少,资源匮乏,对所有东西都甚为珍惜,认为连一粒米里面都有“八百神明”。虽然明治维新后国力日见充足,但毕竟祖上留下来的习性难改,一举一动不免留露出小家子气。即使造出了长门级、大和级这样威力强大的战舰,也舍不得用。到最后,两艘长门级一艘自爆、一艘被美国掳去;两艘大和级到战争快结束的时候才咬牙拍上去,结果成为了两朵美丽的礼花,沉入到太平洋海底。这好似一个守财奴,狠下心来买了一个巨大的奶油蛋糕,却舍不得吃,整天供起来看呀看呀,最后看到蛋糕发霉长毛了,只好捏着鼻子吃下去,要不就得丢掉。

1945年1月战舰大和的部分佐官和尉官右甲板(右甲板禁止士兵出入)前合影,大和此时停泊在吴港海军泊地

战舰大和的部分尉官(可能是上舰实习的少尉候补生)在右甲板前合影,1945年初吴港海军泊地

1945年3月19日,美机对吴港海军泊地进行空袭,照片是正在港内机动规避的战舰大和,一枚鱼雷从其左后方擦过

1945年3月28日美机飞临吴港上空时拍摄到吴港港内场景,照片中央的三艘大型军舰分别是伊势级航空战列舰、大和号战列舰、龙凤号航空母舰(由左至右)

1945年4月5日大和舰长有贺幸作与第二舰队司令部人员在右前甲板合影。前排左三为第二舰队司令长官伊藤整一,左四为大和第五代(末代)舰长有贺幸作,左五为第二舰队参谋长、原大和(第四任)舰长森下信卫。同日,丰田副武发布了“GF电令作第603号”,命令第一游击部队(下辖大和号和第二水雷舰队,次日又将所属的驱逐舰由6艘增加到8艘,指挥官伊藤整一中将)迅速完成出击准备,在8日黎明突入冲绳海面进行特工作战。此战代号“菊水作战”——水上的菊花是南北朝著名武士楠木正成的纹章,寓意“七生报国”(此名兆头不好,以忠义著称的“楠公”在凑川之战最后以数百骑对阵足利军上万人, 可以说是必死自杀作战, 因此被引以为日军自杀”特攻“的先驱。)。

大和出击前5小时(1945年4月6日1000时)飞临德山上空的RB-29在9300米高空拍下的照片,这也是该舰一生中最后一张清晰完整的照片该照片在2006年3月才由德山高专教授工藤洋三在美方资料中发现,是对大和最后状态判读的重要证据)。接到大和参加特攻任务的消息后,第一个反对的是联合舰队参谋长草鹿龙之介,但听说此事得到天皇亲自关怀后,满腹埋怨的草鹿只能放弃抗争。4月5日下午两点,特攻作战令传到大和时,整个舰队顿时炸开了锅。第二水雷舰队司令古村启藏少将(武藏舰二代舰长)和各驱逐舰舰长激烈地咒骂着日吉地下室(联合舰队司令部所在地)里那几个疯子。更令他们愤慨的是,日吉地下室中的官僚们欠舰队一个解释——为什么要派大和去执行如此残酷的任务?为什么长官本人不敢亲登巨舰指挥作战?不过最终军令难为。

第一游击部队于4月6日20时左右顺利通过丰后水道,进入美军潜艇活跃区域,照片中大和、初霜、霞、冬月(由远至近)取第一警戒航行序列沿Z字航路迂回前进,航速22节。此次大和“爱国特攻”并非无价,如果能顺利登陆到冲绳本岛,全体舰员将得到一笔总数为51万805日元3钱(相当于现在9亿3000万日元)的薪金以及购物资金。

因规避美机空袭而被打乱的第一游击部队轮形防空阵,中央为大和,左侧远方为规避机动中的矢矧(第二水雷战队旗舰),右侧前方为滨风

4月7日1300时,第一波空袭结束之际,正在以15-20节航速转向规避中的大和,中央甲板因 Zha Dan 命中已经起火。照片由约克城号(CV-10)舰载机拍摄

美机飞临大和上空时拍摄到的场景,其中央舰岛起火冒烟,左舷后方一枚炸弹爆炸掀起水柱

拼命对空射击保护战舰大和的冬月,远方的大和此时左倾15度,航速降至18节

约克城号舰载机拍摄的第二波空袭中的大和:上层建筑后部起火,注水抢救后吃水变深,航速降至10~15节正在左转继续前进。其后部舰桥下第二副炮 Dan Yao 库此时发生火灾(照片中可见白烟),消防队正在积极扑火,避免诱爆主炮弹药库

被1000公斤炸弹击中的大和,烟囱后部已经着火,通过紧急向右锅炉舱注入3000吨海水,付出300多名锅炉兵的代价,“大和”号扶正舰体,可以看到吃水大幅增加,前方是防空驱逐舰冬月

最后挣扎中的战舰大和,此时主炮和副炮已经全部停止射击;美军战斗机的机枪子弹如雨点般打来,半数高炮手中弹身亡,裸露在外的25毫米机炮火力已经锐减。高级军官们还能勉强维持平静,普通舰员已经开始了绝望的挣扎,混乱中有人高叫到:“把少佐以上全都杀光,要救海军只此一途!”

因单车运转、航速低下,加上为了平衡舰体注水太多,无法进行操舵,大和开始在海面上划着圆圈,这正是鱼雷机最好的目标。到了这个时候,美机的攻击与其说是对猎物的最后的杀戮,倒不如说是缩短大和痛苦的慈悲。一些绝望的士兵已经放弃了无谓的抵抗,坐在舰首抽着烟,吃起压缩饼干

大和发生大爆炸的一刹那,舰队司令伊藤整一同舰长我有贺幸作随舰沉没

大和主弹药库诱爆(舰内三式对空弹爆炸,舰内一共搭载1170发460毫米三式对空弹,整个战斗中只发射了3发)后,升起高达6000米的巨大蘑菇云,闪光在200公里外的鹿儿岛都可以见到,附近海面上分布着驱逐舰冬月、凉月和雪风。大和的沉没也标志着联合舰队78年历史的终结。

大和沉没在北纬30度22分、东经128度04分,德之岛西北200海里处

大和沉没残骸模型,根据1999年海底测绘的结果制作,现存吴市大和馆

舰首菊花御纹章

前甲板舱口

三联装九六式25mm机炮

铜质螺旋桨

军舰大和菊水作战相关人物

丰田副武海军大将(1885-1957)大分县人,海军兵学校第33期出身,海大甲种科第15期首席毕业生。历任海军大学教官、第七潜水队司令、海军省教育局第一科长、战舰“日向”舰长、联合舰队参谋长、舰政本部长、第四舰队司令、第二舰队司令、吴镇守府司令、横须贺镇守府司令、联合舰队司令、军令部总长。丰田在30年代海军内部属于“舰队派”,山本五十六生前极其讨厌此人,认为“两丰(另一人为丰田贞次郎,曾任海军次官)绝不可用”。1945年4月任海军军令部长,力主顽抗到底。日本投降后,以A级战犯嫌疑被捕,1949年9月被无罪释放。1957年9月病逝。著有《最后的帝国海军》。

战后,丰田如此向美军调查团解释他关于大和参加菊水作战的决定:“冲绳一旦失陷,本土决战势必如城门失火、危在旦夕。当此危机关头,海军必须穷尽一切办法挽救时局,而唯一可用的舰队力量就是大和号……当时我认为,尽管作战胜利的可能性还不到50%,但万一成功就是奇迹。而如果选择全无作为、枯坐待毙的话,留在港内的巨舰早晚为美军缴械,官兵则被虐杀,这是军人的荣誉所不能容忍的。我们明知作战不可能取胜,也深知大牺牲必然导致大痛苦,但就权当聊胜于无了。”

“参谋精英”神重德大佐(1900-1945)日本九州鹿儿岛县出水郡人,海军兵学校第48期出身(毕业时在172名同学中名列第十),海大甲种科31期首席毕业生。历任海军兵学校教官兼监事、战巡雾岛副炮长兼分队长、驻德国海军副武官辅佐官、海军省第一科科员、第五舰队参谋、第八舰队参谋、轻巡多摩舰长、海军省教育局第一科长、联合舰队司令部参谋、第十航空舰队参谋长。神重德是导致大和覆灭的“菊水作战”直接策划者,早在“阿号作战”计划制订之处,,时任海军省教育局第一科长神重德就突发奇想,要亲任大和舰长、将巨舰航行到塞班岛附近搁浅,作为固定炮台支援陆上作战。他与陆军的辻政信号称昭和参谋中的“双壁”,实则更像做事不计后果的精神病人。日本战败后的1945年9月15日,神重德作为日苏协调北方战事的使团成员自北海道返回,所乘的飞机在津轻坠海,同机5人全部获救,只有神重德本人神秘失踪,海军方面认定因事故殉职,追晋海军少将军衔。

宇恒缠海军中将(1890-1945)冈山县赤磐郡人,宇恒一成陆军大将、宇恒完而海军中将的远亲,海军兵学校第40期出身(毕业时在144名同学中名列第9),海大甲种科第22期。历任军令部参谋、驻德国海军副武官、第5舰队参谋、第2舰队参谋、海大教官、联合舰队参谋、海防舰八云舰长、战舰日向舰长、军令部第1部长、第8舰队司令官、联合舰队参谋长、第1战队司令官、第5航空舰队司令官。宇恒在海军中有“黄金假面”的绰号,素来看不起丰田副武,对其部署也是语多讥讽。宇恒对大和有着特殊的感情,1945年4月7日上午特地派出20架零战为大和护航约两个小时。裕仁天皇宣布投降后,他希望通过“神风”特攻队的自杀袭击而死,8月15日当天,山本五十六生前的参谋长——海军“神风”特攻队的现任指挥官宇垣缠中将,从九州大分基地带领11架“彗星”型俯冲轰炸机进行了最后的“神风”自杀攻击,以粉身碎骨结实自己的生命。著有军事的日记《战藻录》

伊藤整一海军中将(1890-1945)福冈县三池郡人,海军兵学校第39期出身,海大甲种科第21期次席毕业生。历任第5舰队参谋、重巡最上舰长、重巡爱宕舰长、战舰榛名舰长、第2舰队参谋长、海军省人事局长、第8战队司令官、联合舰队参谋长兼第1舰队参谋长、军令部次长、第2舰队司令长官。“诚实提督”伊藤在开战时人军令部次长时,就反对仓促对美开战;战败前又竭力阻止大和作毫无希望的自杀出击,但别无他法。伊藤本人随大和舰沉没,如草鹿所言成为了“一亿特工的先驱”。战死后追晋海军大将军衔。

有贺幸作海军大佐(1897-1945)长野县上伊那郡人,海军兵学校第45期出身。历任夕颜、芙蓉、太刀风、雷等驱逐舰舰长、第4驱逐队司令官、重巡鸟海舰长、横须贺镇守府副司令官、战舰大和末代舰长。 有贺同战舰大和一同沉入大海,死后追晋海军中将军衔。

有关大和级战列舰的一些事实

*全长263米,差不多相当于北京人民大会堂正立面的长度;

*从水线到舰桥顶端高44.33米,相当于北京正阳门城楼从地面到屋脊的高度(后者高约42米);

*螺旋桨直径6.0米,等于两层半楼的高度;

*满员时,仅全舰成员的肉体重量就达175吨;

*造价137802000日元相当于12.134吨纯金;按日本国家预算的3%,相当于2007年的210亿美元(2007年日本国家预算为7000亿美元,其中军费485亿美元);

*由于舰身的巨大惯性,在全速航行状态下停车,必须在投锚地点的大约4公里前便停止轮机;如果转舵的话,要花1分40秒才可以开始掉头;

*大和级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战列舰,也是安装了三菱电梯、日立空调、东芝冷柜、尼康光学镜头和冰淇淋制造机的超豪华战列舰;

*舰内拥有491条电话线干缆,交换机话务量相当于东京国会议事堂的2倍;

*大和级拥有600千瓦的柴油发电机4部,600千瓦透平发电机4部,合计发电量达到了4800千瓦。这样的电力是什么样的概念,可以这样计算,60瓦的电灯可以点亮8万个,也就是说如果一家用5个60瓦电灯的话,一艘大和级战列舰就可以负责给拥有16000户人家的城镇提供照明;

*大和和武藏两舰设有精巧的无线电射击指挥装置,来实施共同瞄准射击。比如在武藏的射击指挥所内发令,除了武藏外,大和的主炮也能对同一目标射击;

*吴厂在建造大和级时首度才用的施工流程管理方法后来被沿用,成为战后日本企业管理制度的基石。

舰内其它

战舰大和 舰桥顶端的风速风向计 3D复原图

大和级装备的150CM探照灯球面聚焦镜。据说图中这面镜在战后曾被用来聚焦太阳光煮饭.....

大和号舰长室内饰--手捧千人针吉祥带的座敷娃娃(大和号舰长室内饰--手捧千人针吉祥带的座敷娃娃,座敷娃娃是日本民间传说中能给人带来好运的可爱精灵;千人针是男子参军前,家中的女性会为其缝制这样一条腰带,他的母亲、妻子,或者姐姐妹妹,会捧着腰带站在大街上,向每一个路过的女性不停地鞠躬,哀求他们在腰带上用红线穿上一针。整整一天,她们要在街上恳求1000个人在这条腰带上穿上1000针,所以这样的腰带就叫“千人针”。围在腰上,按日本的风俗,传说这样的腰带能保佑平安,把这样的腰带围在腰间,或者带在头上,会免于被 枪 炮击中。)

战舰武藏建造时使用的直径4厘米的铆钉,武藏全舰使用的铆钉达6491248个(大和为6153030个)

战舰武藏的建造日志,第一分册, 共四部15册

战舰武藏下水时砍断钢索用的斧头,手柄上写着“第二号舰“,盒内字样为”800战舰武藏“及开工、下水、竣工日期。该斧现存于三菱重工长崎造船所

昭和15(1940年)年8月8日大和号战列舰下水典礼场景。9根钢索被解开,只有船首的一根还连接着典礼台下面的系缆柱。

1940年7月上旬,宫内省向天皇通报了第一号战舰即将下水的消息,并送上军令部拟定的舰名备选名单,天皇御笔圈定大和为最终舰名,并于8月8日亲自出席下水典礼(前一日赴江田岛海军兵学校出席毕业典礼)。不料到7月中旬,海军方面又通知宫内省,由于日美风云变换莫测,大和的保密性放在第一位,因此希望天皇取消引人注目的御驾亲临,由八云号海防舰舰长、皇族成员久 迩 宫 朝 融 王 “恭 代”。8日早上8时吴市海军陆战队以“战备演戏”为名在街道实施戒严,8时20 分, 九迩 宫 亲 王 在 典 礼 台 就 座,海 军 大 臣 代 表、吴 镇 守 府 司 令 长 官 日 比 野 正治中将开始宣读命令书:“军舰大和 / 昭和一二年十一月四日起工 / 今其告成 / 兹命名 / 昭和一五年八月八日 / 海军大臣 吉田善吾”(日比野声音特别小,为了“保密”又故意把舰名念的含糊不清,基本没有人听得到)而后砍锁下水出渠,礼成。

1941年10月10日,在宿毛冲标柱间进行全速公试的战舰大和,拍摄者是后来著有大和级权威研究著作《战舰大和、武藏的设计与建造》的松本喜太郎(时为技术大佐)。摄于护航的第51号驱潜特务艇上。

1942年2月12日,联合舰队司令部从战舰长门迁到新造好的大和号上,“不沉巨舰”正式成为联合舰队的旗舰。照片上是联合舰队司令部人员在大和号右舷副炮塔后侧合影。前排右起第五人为山本五十六,他右边是参谋长宇恒缠,前排右起第三人是联合舰队首席参谋“甘地”黑岛龟人 大佐(偷袭珍珠港计划就是其制定的)

日皇裕仁“御临幸”战舰武藏,1943年6月24日柱岛泊地。裕仁此行是山本死后鼓舞海军士气之举(1943年4月18日,视察前线途中,殒命于布干维尔岛丛林之中,4月25日原横须贺镇守府司令古贺峰一大将接替山本就任舰队司令长官,进驻战舰大和上的长官套房)当日他于11:03时登舰,在舰内外巡览一番后于舰桥下方与舰上主官合影,14:25时退舰。裕仁(前排中央者)右侧的是高松宫亲王(裕仁的弟弟),在其左侧的是 宫 内 大 臣 松 本 恒 夫 , 前排左起第四位是时任横须贺镇守府司令丰田副武大将,前排左起第六位是时任军令部总长的永野修身元帅海军大将,前排右起第六位是山本的接任者 古 贺 峰 一 大 将(他是海军最后一位授予元帅封号的海军大将)

日皇裕仁(左)参观战舰武藏舰内舰桥设施, 陪同参观的 是 古 贺 峰 一 大 将 (中),土 肥 一 夫 中 佐 (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