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江夜读 故乡水井琐忆

似水流年,如歌岁月,故乡的水井日渐远去,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提起故乡的水井,那些年,那些事如井水源源不断在心里流淌着。

故乡的水井有多少个,我不清楚,我只清楚离我家附近的井就有五个,这些井井口有的是六角形,有的是圆形;有的井沿高过膝盖,有的一尺来高;大的井口可以同时五六个人一起提水,小的井口就只能一个人提而已。在这几口井中,离我家最近、最熟悉、最亲切的就是叔叔家后面的那口井。这口圆井,直径一米左右,井沿有膝盖高,井内四壁垒叠着附着有青苔、平整略带潮湿的青砖,长满青苔的井壁诉说着岁月的沧桑。探头望去,里面水清如镜,当水桶轻轻碰到井水,似搅碎了一桶金子,粼粼水波,闪闪烁烁。

井水是乡亲们生活不可缺少的,井水涓涓流出,甘洌清甜,村民们以水煮饭、泡茶、洗刷、喂家禽。乡亲的一天的忙碌从挑水开始,天刚蒙蒙亮,乡亲们便三三两两挑桶来打水,不一会儿就络绎不绝,人多时还得排队。两三个人围着井口七上八下地从井里打水,水桶与水桶碰撞的哐啷声,水桶撞击井壁发出清脆的响声,和着乡亲们的说笑声,仿若田园小调,轻轻悠悠地飘荡在水井上空。那个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储存水的大水缸,乡亲们一般一天挑一次水,挑三四担,要么在晨曦初露的早晨,要么在月朗星稀的晚上。

炎炎夏日,有的乡亲做完农活后,走到井口,打上一桶井水,痛快地饱饮一回。有的年轻健壮的小伙子举起水桶从头淋到脚,让井水的凉意直沁心扉。每逢过节,这里更是热闹非凡,乡亲们在井边忙碌着杀鸡杀鸭,洗洗刷刷,说说笑笑,家长里短,乡村的新闻,无所不谈,俨然像个微信群。离水井几步远有一个石磨,村民用石磨磨黄豆、大米等,一人在石磨前前推后拉,手臂有节奏地摆动。一人在磨前一勺一勺地放黄豆,小磨转得飞快,像旋转木马般转出了汩汩流淌的豆浆,转出了四季的辛劳,转出了丰收的喜悦……一回回推动石磨,一次次提水,一场场欢笑,在童年的光阴中划过。特别是端午那天,水井就像一个强力磁铁一样吸引着乡亲们不约而同地涌来,乡亲们开始守候正午十二点的午时水,就如同守候着圣水一般庄重。人们提着事先准备好的挑水器具,不时地看着手表,急切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虔诚。等时针指向正午十二点,人们争先恐后、兴致勃勃地往井底打水。

盈盈一口井,见证了乡亲们的苦乐年华,也勾起了似水流年的过往。提起故乡的水井,我就会想起自立自强的大姐。大姐从小就很懂事,很勤劳。听母亲说,当我出生时,母亲要坐月子,看到父亲忙里忙外,仅六岁的大姐就到井边提水,当水桶打起满满一桶水时,年幼的姐姐提不起来,反倒被那桶水拉进井底,幸运的是邻居阿婆来提水时救起大姐。每当听到这件事时,我就心有余悸。因为贫苦家庭,大姐牺牲上学的时机,为父母亲分担生活的重担。至今脑海中都会浮现这样的场景:儿时也经常去水井,学姐姐挑水,但每次都是失败告终。而姐姐麻利地把桶口朝下松手,水桶应声入井跌入水面,立即就装满了水,顺势拉上,就打上一桶水来。大姐用那瘦弱的肩膀担着一根长长的扁担,挑起满满的两桶水,水桶随着步伐有规律地起伏,水偶尔因为颠簸溢出来,在路上留下两条点点水痕。

故乡的水井就像母亲一样无私地奉献自己的乳汁,乡亲们像对待长者般敬重和爱护她。水井所在位置是小路中间,人来人往,所以凡是经过水井旁的,肩挑粪挑土的经过水井时必须从一侧肩膀移换另一侧肩膀;手抱一些柴禾等农作物也一定会从这一手移换另一只手;假若刮大风,邻居们一定会拿米筛去罩住井口。当然如果你故意浪费水,谁看到都会责备你。记得有一次,邻居几个调皮的小男孩在寂静的中午,把水桶碰撞得叮当乱响,用手中的井绳当作武器,不停甩动井绳让几只水桶在井底“打架”,搅浑了井水,然后飞速提起水,轮番上阵,互相泼水嬉戏打闹。这时邻居大爷看到声色俱厉喝住:“你们几个小毛孩在干嘛,谁让你们这么浪费水的?”调皮的男孩们就一哄而散,逃之夭夭。

每年大年三十,家家户户的大水缸都储满了水,水井都用米筛或红纸条把井口封住,大家就不能取井水了。据说古人认为正月初一是井龙王的休息日,让劳累一年的水井休息,等到初二或初三,要进行“开井”仪式后方能取水。启封时要由属龙的男性点香拜拜后才可以揭开米筛。如此庄重的仪式,这不仅仅是龙王送水,水源不竭的美好寓意,更是乡亲们对井水的热爱和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

对故乡水井的敬畏,不得不提起故乡的习俗。如果你到异地求学或工作,长辈总会让你携带一瓶故乡的水米。还会语重心长地告诉你,带着一瓶水米,你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故乡,就不会水土不服了,你就可以安心求学、工作。至今,我愿意相信那水米的神奇和那美好的祝愿,我更愿意相信故乡的井水是我们的生命之源,井水哺育我们,让我们茁壮成长,即使漂泊他乡,想起故乡的井水也能充满柔情与暖怀。

如今乡亲们已饮用自来水了,故乡的水井日渐走远,但也走不出游子对她那深深的怀念。水井以她独特的方式养育了我们,滋养着美丽的乡愁,无论身在何方,那些井畔人事,井畔乡情,井畔苦乐已在我们生命旅程中悠悠流淌,暖暖入怀……

作者

简介

宋阿芬,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漳州市龙文区作家协会副主席。热爱写作,散文分别发表在《闽南日报》《福建日报》《福建文学》等报刊杂志。

朗读者

简介

黄清吉,南靖县第三实验小学教导处副主任,福建省普通话水平测试员,漳州市播音主持朗诵协会会员,朗诵作品多次在省市县比赛中获奖。

来源:闽南日报

闽南日报社网络中心、专副刊部出品

音频制作:黄清吉

图片提供:包图网

编辑:林心凌 值班主任:陈益雄 策划:吴荣光 值班总编辑:赖雄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