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魔影》:差点成为克苏鲁的冠名之作!聊聊那些不可名状的梦

聊聊恐怖游戏与克苏鲁的故事……

引言·关于不可名状的恐惧

人类有限的心智无法理解生命的本质,而宇宙对于人类来说是残酷陌生的。

如同霍华德·菲利普斯·洛夫克拉夫特所开创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一样,当时的读者远远不能解读那些不可名状之物。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的思想同样开始逐渐拓展,文字也不再是唯一的载体,曾经被认为是三流作品的克苏鲁,也以一种怪诞甚至夸张的方式,迅速的扩张开来。

毕竟,科幻恐怖的文学作品,是需要阅读者有着较高门槛的,如果缺乏想象力,无法突破日常生活局限的思维,自然也很难体会到乐趣。

《血源诅咒》

电子游戏的出现,包括电影,都很好的弥补了想象力的困局,反而是给予了玩家一种直接的,且诡异的视觉景象。当然,也少不了适当的音乐烘托,给了恐怖题材一个非常好的舞台。就像洛夫克拉夫特所认为的,恐怖的感受更重要的是氛围。

这种视听上的进步,也让恐怖题材的游戏,慢慢变得热门了起来。

今天,我们就来聊一款较早借用克苏鲁神话的电子游戏,不过在这里,不妨让笔者先卖个关子,或许大家也可以猜猜。

雅达利2600平台的《Haunted House》

限于机能,无从发挥优势的早期恐怖电子游戏

如果提到恐怖类型电子游戏的起源,想必1982年出现在雅达利2600平台上的《Haunted House》一定会被提及。

这部作品的问题,基本上算是被局限在了画面表现力上。尽管拥有一个看似怪诞的音效,可在画面表现力上,雅达利2600显然无法做到更多。玩家所控制的角色,仅仅是一双眼睛,在所谓的多边形围成的鬼屋里,躲避那些蜘蛛与鬼魂,最后逃出升天。

如果想感受到这部作品的恐怖,玩家似乎需要有比阅读恐怖文学更为强大的想象力。

《Haunted House》游戏画面

在1981年,由J.K.Greye提供创意,Malcolm Evans编写代码的《3D怪物迷宫》其实也具备了恐怖元素。这款游戏1982年初在Sinclair ZX81平台发布,由于反响还不错,Malcolm Evans自己还创立了公司,重新进行了发售工作。这部少有的借助了3D元素的作品,也成为了当时值得关注的地方。

至于游戏的内容,则是玩家在迷宫中寻找出口,有一只霸王龙进行追杀的模式,视角为第一人称。

尽管这款作品中,同样包含了恐怖与生存的元素,但却并没有鬼神的元素。

《3D怪物迷宫》

据说在康懋达64还有一款根据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The Dream-Quest of Unknown Kadath》所改编的电子游戏,不过笔者却没能找到相关的证实资料。根据描述,在当时的年代,这款作品同样也缺乏画面上的震撼力,基本上只以文字为表现形式。

差不多可以理解为互动剧本吧,不过目前,还并未见到相关的画面,稍显遗憾。

尽管在雅达利等游戏机平台上,仍然有带有恐怖元素的电子游戏出现,但不得不说,缺乏精良的制作与较低的机能所限,让恐怖类型的电子游戏,在那时还无从发挥出自己的本领。

红白机游戏《魔钟》

受到关注,越来越多的作品中带有恐怖元素

随着家用游戏机的发展,红白机也开始在市场上呼风唤雨,拥有恐怖元素的电子游戏也陆续出现,比如1986年的《恶魔城》,以及同年的《魔钟》。

《恶魔城》的故事自不必多提,笔者想多说两句《魔钟》。这个故事讲的是Myer王子加冕仪式前夕,夜晚正坐在湖边沉思,出现了一位自称为Khan的神,告诉王子黑暗的恶魔正准备召唤出怪物军团,准备进攻你的王国。如果王子想要平息这次的事件,就必须前往北部,用圣火将召唤怪物的魔法绳索烧毁。

在当年,这款游戏在解谜和地图的复杂程度来说,简直到达了新的高度,据说1987年在北美地区发行时,还获得最佳游戏的称号。

《魔钟》游戏画面

尽管如此,这些游戏都不能算做比较纯正的恐怖游戏,只不过在某种层面,会让人感受到诸如吸血鬼,或者魔王的可怕。

直到1989年,黑泽清导演的恐怖电影《甜蜜之家》上映,卡普空也是提前看准了机会,拿到了电子游戏的改编权。负责改编的人正是藤原得郎,算是三上真司的老师。

由于电影的编剧也是黑泽清,藤原得郎还经常去片场请教,那个时候,二人对恐怖类型的电子游戏进行了探讨。黑泽清认为,这款电子游戏并不用完全遵循电影,更应该在游戏的层面做文章。

《甜蜜之家》游戏画面

正是这句话,也解开了藤原得郎心中的些许疑惑。在1989年12月15日,《甜蜜之家》的红白机版本游戏顺利发售,不过由于比较恐怖的画面,与诡异的音乐,这部作品在美国等国家,被禁止销售,只在日本本土进行了发售。

游戏中,解谜与生存的要素结合的相当紧密,如果小队中的某位队员不小心丧命,也无法复活,更增加了游戏的紧张感。至于续作,藤原得郎交给了三上真司,但由于版权纠纷,卡普空不得不做更改,最终才诞生了《生化危机》。

说起来,这款红白机版的《甜蜜之家》还有个小插曲,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款作品从来未被汉化过,这让非常多的玩家不解,但最终也找不到答案,说起来也透着一丝诡异呢。

《鬼屋魔影》初代画面

《克苏鲁的呼唤:德赛托的厄运》因作者的原因,成为了《鬼屋魔影》

随着硬件设备的进步,3D化也肯定是趋势,在电子游戏主机之前,个人电脑则成为了最早的舞台。

在1992年,一家位于法国里昂维勒班的公司英宝格(Infogrames)做了一款3D恐怖游戏。尽管当时已经有了Windows3.X的系统,不过Dos还仍然是主流,所以这款游戏,也选择了Dos系统。

可就是这样一款作品,成为了许多后来者的榜样,同样也包括《生化危机》。

起先,制作人弗雷德里克(Frederick Raynal)的灵感来源于一则传闻。

有一座闹鬼的别墅,被传的神乎其神,一位叫做爱德华·卡尔宾的男子觉得简直荒谬,便决定字别墅里住上一晚,以打破这种谣言。

洛夫克拉夫特

结果,第二天,这名男子就真的人间蒸发了,调查中,一名叫做艾伦的女子说:爱德华·卡尔宾在那一晚曾给她来过电话,并且能感受到他正在进行搏斗,最主要的是,他也无法描述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

经过思考,弗雷德里克找到了休伯特·查多特(Hubert Chardot),这名作家同样是克苏鲁的拥趸,游戏的名字也被叫做《克苏鲁的呼唤:德赛托的厄运》。

不过,在剧本完成后,这位性格倔强的作家认为自己的文章并不够好,对于洛夫克拉夫特的核心也表达的并不完善,便放弃了这次合作。

最终弗雷德里克不得不另寻他法,最终游戏的名字也变为了《Alone in the Dark》,中文的译名便是《鬼屋魔影》,并非直译,也加入了对游戏内容的理解。

这个画面在当时,就已经算出色了!

故事讲述了以为神秘豪宅德赛托的主人杰瑞米·哈伍德不幸去世,但调查结果显示,这位艺术家的死源于自杀,他的管家则证实了其主人患有精神忧郁症。

很多迹象表明,这栋叫做德赛托的神秘建筑里,有着更多不可告人的秘密,甚至有着一些可怕的藏品。债务缠身的私人侦探爱德华·康比也为此踏上了探寻之路,只不过他也并不知道有什么危险在等着他。至于另外的女性角色,则是杰瑞米·哈伍德的侄女艾米丽,她知道很多关于德赛托的秘密,甚至是那些暗道,所以如果选择用女性角色,也会多知道很多关于这座建筑的额外情况。

《克苏鲁的呼唤:彗星之影》

首部克苏鲁主题的游戏:《克苏鲁的呼唤:彗星之影》

尽管这款作品,在当时极为出色,但让弗雷德里克颇为遗憾的是,他始终没能将克苏鲁作为主题,只不过《鬼屋魔影》中,有些形似的画面体现了冰山一角。

《鬼屋魔影》在当时,自然也是受到了很多玩家的关注,不过一是语言问题,二是当时笔者的年龄较小,完全不得要领,自然也无从通关,甚至故事都不太明白。

1993年,英宝格发售了另外一款恐怖游戏《克苏鲁的呼唤:彗星之影》(Call of Cthulhu: Shadow of the Comet),也算是弥补《鬼屋魔影》剧本方面的遗憾,而这次,终于冠以克苏鲁的名字了!

不过其受欢迎的程度,或者说知名度,又远远不如之前的《鬼屋魔影》。在之后,还有一部《克苏鲁的呼唤:冰之囚徒》,我们也限于篇幅原因,稍后再作介绍。

同样考究的解谜方式

故事大概讲述了1834年,一位科学家Lord Boleskine发现了观察哈雷彗星的最佳地点,这是一座偏僻的小镇,但没想到的是,科学家却陷入了癫狂。

在这之中,一份奇怪的古老手稿分外扎眼,这似乎才是让这位科学家陷入这种状况的罪魁祸首。

76年以后,当哈雷彗星再次重返轨道之时,一位年轻的记者前往了这座小镇,企图揭秘真相。

这个故事,似乎是几个故事的综合,这也让笔者想起了《The Colour Out of Space》,利用陨石出现了不可名状之物,似乎和彗星有着一些联系。

说回到《克苏鲁的呼唤:彗星之影》,这似乎是笔者可以找到的最早的有关克苏鲁神话的电子游戏了,而我们也将在下一期,继续聊聊英宝格公司这两款关于克苏鲁神话的电子游戏作品,也欢迎大家关注。

笔者仍在寻找的《The Dream-Quest of Unknown Kadath》

后日谈·求《The Dream-Quest of Unknown Kadath》线索

尽管《鬼屋魔影》也出了几部作品,《克苏鲁的呼唤:彗星之影》也冠上了克苏鲁的名头,但他们的发展,显然都远不如《生化危机》等作品,更不如很多拥有克苏鲁元素的后起之秀。

不过我们也不能否认这几部作品给予恐怖电子游戏的贡献,尤其是《鬼屋魔影》的模式,也的的确确影响了很多后来者,即便到了索尼的PlayStation平台,这种摄像机的使用方式,也得到了不小的继承。

那么,本期的内容就到这里,干接大家的观看。

最后,如果哪位玩家能找到《The Dream-Quest of Unknown Kadath》这款电子游戏的线索,一定要告诉笔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