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松月——纪念舟山解放70周年

小岛松月

☆沈岩 晓波

山松

小岛,满山尽是绿色的松树。远望,绿色群峰,连绵不断,让人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听老兵们讲,部队刚上岛时,山上光秃秃的,满是石块和茅草。这些松树是五十年代,国家用农用飞机播种植林的。那些松籽,在石缝里,在坚硬的红土层里,在风雨云雾中,顽强扎根发芽,一代一代的成长,终染绿群山。

绿色的山松,漫坡一片红的杜鹃花,蓝色的大海,构成了小岛迷人的原色。

也许,年轻的我们,穿着一身绿色军装,对绿色有着偏好,对绿松自然有一种的亲近感。

小岛多雾。清晨,从松林小道穿过上阵地,那雾中的松被洗得碧绿,细长的松针挂着的露珠,晶莹欲滴。林间,散发出阵阵清香。

夜空月色,那山松在海风中如浪起伏,松涛声不绝于耳,伴着站岗的我们。青春岁月,哨兵们不知倾听了多少遍如梦如醉的松涛狂想曲······

那山上绿色松林,远看,整齐得像一列行军的队伍,一般的高,一般的绿。走近了,你会发现,山上各处的松,其实姿态很有些差异。

那山脊风口上的松,多粗壮矮矮的,象顶风的绿伞。有些松被狂风刮折过,断处又朝天举起许多绿枝,像灌木丛。而那山谷溪涧的松,总又细又高,大概,地势低凹,那松叶一直渴望着阳光吧。

那朝阳的坡,土层厚些,松树总长得匀称些。松枝茂盛,绿得深些,造型漂亮多了。而山背那边,松树多廋削,根须有些暴露在薄土之外 。

最惊奇的是那悬崖壁上,生长出盆景似的苍劲短松,写意着性格的顽强。只是不知,那岩隙的松籽,是风刮还是鸟衔掉进的。

战士们与山松日久生情,性格也与山松相近。在狂风暴雨中,在烈日寒霜里,像山松扎根在岩石中。

那山松也像穿着绿色军装的卫士,默默地在我们的行列里······

海光

那年夏天,到大龙潭守备一连采访。夜里闷热着,窗外明月已悄然躲到乌云背后。走出房间,忽生出意外的惊喜。

蓝色夜幕下,那墨黑无际的海面,翻滚着无数光点,闪闪烁烁。近处,像节日夜空的焰火点点。望远,像夜幕下的一座城市的灯火辉辉······

这,就是传说中的海光吗?

下楼,操场上正巧遇到下岗的一名老兵。他对海面耀眼的海光无动于衷,让我有些奇怪。

他笑着说,你大概是第一次看到吧?新兵下连时,头回看到夜里的海光,我和也你一样的惊奇。看多了,也就平常了。偶尔看着,有时还会想到家乡平原的万家灯火······

早饭后,我和连队指导员谈起昨夜的海光。他说,这片海湾海水搅动得厉害,常常见着海光。有回夜里查岗,正巧附近村里的几条渔船返岛,海光里,疾行的船身飞溅无数“火花”,船尾拖着一条长长的"火龙"。他十分惋惜的说,这样巧合的夜景,再没看到过了······

当年,也没人说清那海光是怎么来的。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各种海生动植物,死后历久,变成磷火质,积聚在一片,被海水搅动,震荡出了万点荧光。

这次在大龙潭看到的海光。是上岛多年,仅有的一次。

离小岛后,那海光,却每每在我梦中浮现。我想,那墨海闪耀着的万点荧光,也许,更像万把钢枪刺尖的寒光吧!

过去多少岁月,我们青春的回忆还在伴随着海光,在小岛附近的夜海里漂流着,发光着······

秋月

春有百花秋有月,小岛秋月,更是军营生涯难忘。

初秋之月,有一点儿晕红。夜半,或闷热,或有一点点心事,从床上轻起。坐在营房西侧的挡墙上,吹着凉的海风,看着海湾的海水,在月色中波澜不惊。远方的群山,无声沐浴在月光中。营房附近的草丛里,蛩鸣声声,在寂寞中传得很远很远。心,渐渐清凉了。天地之间,只剩一个静字······

中秋之月,总是与潮共。像玉盘似的,早早挂在东山之上。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连队热热闹闹的节日会餐后,我们的心里总会有一点点的思念。战友们坐在小板凳上,看着那天幕蓝蓝、月色溶溶,默默在心里想着家乡、想着亲人,但谁也没说出口。熄灯号后,枕着一弯明月,久久难以入睡······

深秋之夜,那月牙弯弯,有了一点点寒意。阵地伪装网上的爬山虎红了,一年一度的退伍就快开始了。老兵们有了心思,熄灯号后,睡不着觉,走出营房。那月光洒在地上,如霜。心里有点不舍小岛,不舍连队,却又想着家乡,大雁南飞,快种麦子了吧······

小岛秋月,晓得你知道我们曾经的心思。只是,不知道此刻,你还思念我们这些老兵们吗?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来源 l 东海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