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再次“减半”:矿机、矿场、矿工为何都喊太南了

比特币的又双叒一次“减半”到来了。

5月12日,比特币区块链网络630000高度区块被挖出。在此高度,比特币区块奖励由12.5枚比特币降为6.25枚比特币,比特币第三次奖励减半如期发生。相比此前出现“减半”后比特币暴涨的情形,此次播报后的24小时,比特币价格仅上涨0.24%。

涨不起来了?有相关行业人士宣称,比特币减半之后将进一步影响“矿工”的直接受益,但会淘汰更多陈旧的矿机设备,将是矿机市场的重大利好。

那么,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呢?

矿机难销

“如果只是销售矿机的话,商家迟早要亏死。即便现在比特币减半,矿机也不好卖了。”近两日懂懂笔记向深圳华强片区多家矿机销售商家求证,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有部分仍在销售矿机的一米柜台,同时在搭配销售其它数码产品。

“(比特币奖励)减半,意味着挖矿的难度大增,需要的矿机算力也会更高。”

在华强北销售矿机的老商家阿彬告诉懂懂笔记,尽管奖励减半使得挖矿难度增加,行业势必要淘汰部分算力低、能耗高的旧矿机。但早在奖励减半之前,比特币矿工、矿场激增就已经导致挖矿难度居高不下。

他表示四年前一台10T算力的矿机,平均每天能帮矿工挖到约0.003比特币。根据当时的币价计算,每天每台矿机的平均收益就是250元左右,“但到了2018年,每天想要获得同样的收益的话,矿机的算力至少要在15T或以上。”

阿彬透露,过去两、三年里许多投机者跟风投建矿场,令全网算力不断增加,比特币挖矿的难度与日俱增,因此矿机的机能、算力也在不断增加中,迭代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可能年初购入的新款矿机,到了年中投入产出比就已经是负的了。

“所以矿工、矿场一直在投入新的资金,购置新的矿机设备,不断提高产出的效益。”阿彬分析,这种看似有利于矿机销量的淘汰机制,事实上也影响了矿机的价格。

以一台新上市的新款矿机为例,市场售价普遍在两万元左右,而渠道销售利润约为20%。如果挖矿难度不断增加,部分矿机因算力不足收益降低而遭到淘汰,价格很可能会大幅下跌,几个月后甚至就要五折甩货,“不夸张的说,如果年初刚上市的新矿机销量不好,四季度可能就要亏本清仓了,现在我们店里还有30T算力的库存矿机,即便打三折都卖不出去。”

阿彬叹气道,目前市场上矿机的“标配”算力,基本都在50T以上,部分高档矿机的算力甚至能到65T甚至更高。而从矿机上新再到降价的周期,往往只有半年,最快时仅有三四个月,“我周围有很多专营矿机的商家因为赚不到钱,这半年都彻底转行了。”

至于阿彬,目前还在坚持做矿机,但也只做损坏矿机的零配件生意,不再盲目追高上新了。在阿彬的柜台里,懂懂笔记看到了不少电脑配件、服务器配件,在门口处的玻璃柜架上,甚至还寄售起了电子烟。

要不是门店招牌上标着“品牌矿机”的几个小字,很难发现他仍在销售矿机。阿彬透露,最近几个月好的时候每月能售出一、两台库存矿机,每台矿机的利润也就几十元、上百元,其他的都是零配件生意,“你以为卖这个能有多少利润呀,之前比特币大跌的时候,一台矿机的利润只有十几块。”

产品迭代快,销售利润低,影响了矿机商家的信心。即便比特币价高涨的时候,矿机商家也在纷纷转行。除此之外,大量关闭的矿场也在成为影响矿机销量的因素之一。或许这一轮的奖励减半,也很难让这股势头有所逆转。

矿场难熬

“现在矿场里的旧矿机都在低价处理。有一部分算力是50T的,都是去年才买的。”

周辉(化名)从2017年开始投资建立比特币矿场,可谓见证了行业由盛到衰的全过程。他告诉懂懂笔记,自己投资的矿场最初设在深圳,2018年五一节后迫于成本问题,搬迁到了汕尾。过去一年多时间,他们除了挖矿之外,也在提供矿机托管的服务。

在比特币价突破15000美元的2017年,矿场的60台矿机每天收益可高达30万元,因此,在2018年他投资的矿场曾两度扩张,矿场的整体算力达到了2P,但近一年矿场的收益却在明显减少。

“主要的原因,一是比特币的价格后来下跌了,二是太多人入局都跑去东南亚和印度建矿场,挖矿的难度增加了很多。”周辉表示,到了2019年初,挖矿难度再次增加,收益再次大幅锐减。以单台矿机为例,一年前平均每天可以产生将近1200元的收益,后来直接减到了100元左右。

算上矿场每月近3万元的租金、12万元的电费,以及人员薪资和运维费用,汕尾的矿场月收益不足8万元,“春节后(2019年)担心是矿机算力降低,需要更新设备,所以又投入资金购置了一批新矿机,几个月后发现收益不但不增反而继续降低。”

最让他感到头疼的是,2019年春节后矿场租约到期,租金增加到了每月5万元,近乎翻了一番。不得已之下,他只好尝试再次向四、五线小市县下沉,寻找租金合适的厂房,“但再不发达的市县也租不到低于三万元的大厂房,只能又去越南或柬埔寨寻找机会。”

在周辉寻找厂房期间,比特币价格波动不断,矿场更是开始出现单月大幅亏损。加之比特币即将迎来四年一度的产量减半,挖矿难度势必空前增加,因此,周辉终于下决心在去年底关闭矿场,及时止损。

“这次比特币减半之前,币价倒是涨了。但以我们矿场的算力,每台矿机每天还是会亏7毛钱。”他告诉懂懂笔记,在关闭矿场之后,他立即将矿机低价“挂牌”出售,但由于疫情期间许多矿场暂停甚至关闭,大量二手矿机被处理,行业需求更显低迷。他在联系多位矿友之后发现,大家的购买欲望均为零。

当问及在关闭矿场之后有何打算时,周辉表示,应该会用现有的资金加入比特币炒币的行列,“其实这两年,已经有部分感觉矿场收益低的矿场主和矿工,都转型做比特币投资了,听说收入都还不错。”

大环境不景气,导致矿工纷纷转型比特币和数字货币投资者,这会是一个更有前景的选择吗?

择机再战

“如果没办法将矿场搬到偏远地区、东南亚甚至非洲等成本更低的地方,还是别挖矿了。”

白宁(化名)是周辉口中已经转行比特币投资的“著名矿工”之一。在近日比特币奖励减半发生后,他正忙着将手头持有的部分比特币高价抛售。

白宁告诉懂懂笔记,尽管此次“减半”并没有如预想那样引发比特币价格疯涨,但他还是小赚了一笔。

与开矿场的矿工不同,比特币投资者讲究的是“低进高出”;矿工们是希望比特币价格走势平稳,便于计算矿场的投入、收益和产出比,而投资者更希望比特币价格走势波动剧烈,利于抄底。

“和股市的道理一样,如果没有波动的话还怎么投机。当然,运气也算是一种实力。”白宁透露,目前挖矿难度高,加上国内厂房租金、电力成本不低,矿工们很难赚取大量收益,很多规模大且有实力的矿场,都纷纷往东南亚等地的成本洼地搬迁。

即便是国内的独立矿工,大多也是通过矿机托管的方式赚点“零花钱”,已经很难有大的收益。相比建立矿场用矿机挖矿,他认为比特币投资的资金压力小,更无需面临设备更迭的难题,“虽然收益空间也不是很大,但目前来看起码比开矿场风险低,也更安全。”

当被问及是否将来只专注比特币投资,不会再涉足矿场投资时,白宁摇摇头表示:“目前挖矿难度太大,所以做比特币投资,待大量矿场关闭,矿工转行,挖矿难度有所降低时,我会再做回矿工的。”

“这道理很简单,如果大量人做投资,挖矿的人少了,那么挖矿的成本会降低,收益就会增加。”白宁坦言,矿工转型比特币投资,仅仅是周期性的行为,自己也是因为当前挖矿的成本居高不下才转而投资比特币。若有朝一日挖矿的成本再度降低,他相信国内矿工群体将重操旧业,规模化矿场也会卷土重来。

根据中国经营报的相关报道显示:在比特币减半当天,市面上约60余款主流比特币矿机开机即亏损,日净收益为负,全网或有20%的矿机关机。更有内人士透露称,即便不亏损的矿机产品,也面临着接近关机价位的局面,每日(每台)收益已经不足10元。

显然,更高算力的矿机、更多入行的矿工、更多建立的矿场,正在让比特币的全网算力越来越高,从而推高了挖矿成本。在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中,难道只有大量矿场关闭、矿工转行,让比特币市场经历新一轮洗牌,算力才会重新回归平稳吗?这样的一场投资与算力的赛马竟跑中,谁才是真正的韭菜?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