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急需扩容的 7个经济强市,3市已进入万亿俱乐部,厦门榜上有名

我国目前拥有300多个地级城市和300多个县级城市,而这700多个城市因为受历史、文化以及地域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每个城市的面积并不一样,比如内蒙古的呼伦贝尔市面积高达20多万平方公里;而东南沿海地区的厦门,面积不足1700平方公里,两者可以说是有天壤之别!而我国一些经济强市,经过近四十年的快速发展,土地已经严重不够用,不仅影响到了当地的经济发展,而且还造成房价居高不下,因此对这些经济强市进行扩容,已经是迫在眉睫了。而目前我国急需扩容的经济强市共有7个,看看它们分别是谁?

我国第一个急需扩容的经济强市无疑是深圳。深圳是我国最早开放的经济特区,目前GDP已经达到了2万多亿,常住人口1300多万,是我国经济最发达的四大一线城市之一。但是,深圳的面积仅有1996平方公里,地均GDP13.49亿/平方公里,高居全国第一;因为土地面积的严重不足,目前深圳的发展已经受到严重影响,而且房价一直居高不下,降低城市的竞争力。因此,深圳急需进行扩容,从而释放深圳的发展空间,降低房价,提升城市的竞争力!而与深圳毗邻的惠州,面积高达1万多公里,如果能够将部分土地划入深圳,可以达到双赢的目标。

我国第二个急需扩容的经济强市是位于长三角城市群的无锡。无锡是江苏省的经济强市,位于长三角城市群的核心区,是我国拥有2000多年历史的老工业城市,在我国的工业发展史上拥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无锡市面积4628平方公里,2017年成功跨入万亿俱乐部,19年实现GDP11852亿,地均GDP为2.56亿/平方公里,远高于全国0.10亿元/平方公里的地均GDP;目前可使用土地日趋紧张,急需进行扩容。但是江苏省内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划入无锡,而邻省与无锡毗邻的安徽宣城和浙江湖州,想跨省调整几无可能,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我国第三个急需扩容的经济强市是佛山。佛山是广东省的经济强市,与省会城市广州毗邻,是我国著名的传统手工艺城市,明清时期与汉口镇、景德镇和朱仙镇并列为“四大古镇”。佛山面积为3785平方公里,19年佛山实现GDP10751亿元,地均GDP为2.84亿元/平方公里,比无锡的地均GDP还要略高;因此扩容同样是佛山目前迫切需要做的一件大事。佛山与肇庆市毗邻(肇庆面积高达1.5万平方),可以考虑将肇庆部分地方划入佛山管理,这样在扩大佛山的发展空间时,还可以促进佛山与肇庆的交流与合作,加速同城化发展步伐。

我国第四个急需扩容的经济强市是东莞。东莞是广东省的经济强市,位于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区,与广州、深圳以及惠州毗邻,是我国重要的现代化制造业大市,有“世界工厂”的美誉。19年东莞实现GDP9482亿,与万亿俱乐部仅一步之遥;但是它的面积却只有2465平方公里,地均GDP高达3.84亿/平方公里,扩容是目前不可忽视的重大议题。而与东莞毗邻的惠州,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可以将部分地方划给东莞管理,这样就可以真正促进深莞惠的交流与合作,加速三市一体化发展。

我国第五个急需扩容的经济强市是常州。常州是江苏省的经济强市,上海都市圈和苏锡常都市圈的重要成员,江苏省仅次于江苏、南京和南通的第四大经济强市。常州目前面积为4385平方公里,与无锡市接近;19年常州的GDP是7400亿元,地均GDP为1.68亿/平方公里,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常州一旦扩容,可以扩大它的发展空间和区域经济协调作用;而和常州毗邻的镇江近几年一直在呼吁并入南京,因此可以效仿合肥拆分巢湖,将镇江一分为二,将部分地方划入常州管辖。

我国第六个急需扩容的经济强市是厦门。厦门是我国最早开放的4个经济特区之一,和深圳齐名;同时厦门是我国重要的工业城市、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与台湾隔海相望,战略地位非常重要。虽然19年厦门的GDP已经达到5995亿,可以说已经进入了6000亿级别;但是它的面积仅1699平方公里,只相当于一个小县的面积。而关于厦门扩容也是专家、学者们讨论很久的老问题了,目前因为土地面积不足,已经影响到厦门的发展,房价也是居高不下;因此考虑将漳州部分面积划入厦门,提升厦门的发展空间和中心城市的辐射引领作用。

我国第七个急需扩容的经济强市是广东省珠海市。对于说珠海是经济强市,可能有些人会有异议,虽然珠海经济总量不高,但是它不管是人均GDP还地均GDP都是排名我国城市前列,高于很多地级城市。珠海是我国最早的四大经济特区之一,地理位置特殊,与香港和澳门近邻,被两大经济特区同时相中,未来发展潜力巨大。而且珠海还是广东省的省域副中心城市,承担着引领地区经济发展的重任;而目前珠海的面积仅1711平方公里,还需要划入部分面积给香港、澳门使用,可使用土地严重不足,必须进行扩容,因此可以考虑将江门部分地方划入珠海。

上面就是我国目前迫切需要扩容的7个经济强市,它们的共同特点就是:经济发展水平都比较高,但同时面积都非常狭小,均在5000平方公里以下,与一些县市相当;而发展到今天,它们可使用土地越来越少,发展空间受到了挤压,对它们进行扩容,扩大它们的可使用土地面积,能够有限地释放它们的发展潜力,使它们第二次进入经济发展的快车道,不仅有利于它们自身的发展,而且对于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也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