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中国最高电影奖项,这片果然厉害

大家好,我是马香玉。

最近看到一个热搜,能把人气疯。

一名 15 岁女孩吞了八颗安眠药,准备跳河。

多亏了消防员及时将她救下。

问及为何自杀,女孩道出了悲惨的遭遇。

父亲为了彩礼,早早地就逼她相亲、结婚。

她有一个 16 岁的姐姐,竟然已经有了一个 1 岁的宝宝。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父亲啊。

用鲁迅的话来形容,这样的父亲就是「嫖父」。

只生不教。

他们接受了父亲的角色,却不曾想去好好演绎这个角色。

今天给大家推荐一部金爵奖最佳影片

电影里也有一位货真价实的「嫖父」——

《梦之城堡》

该片在去年的上海电影节上,几乎以横扫的姿态,一举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演员

说起伊朗电影,有三部令香玉印象深刻。

1997年的《小鞋子》,是伊朗电影第一次在我国掀起广泛的关注。

2012年的《一次别离》,拿下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球奖最佳外语片等诸多奖项,在国际上赢得了响亮的声望。

然后就是这部《梦之城堡》

伊朗作为一个文明古国,将波斯人创造的辉煌文化传承了下来。

动荡的局势,非但没有阻碍伊朗电影的发展,反而赋予了更多的表现空间,催生了一种别具风情的影像风格。

当我们以为伊朗这片土地上充满了恐袭、战争、偏见的时候;

《随风而逝》告诉我们,那里有美如仙境的田际景色。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告诉我们,那里的小孩子也有童真,夹在作业本中的小花开得艳丽。

《魔毯》告诉我们,那里同样有唯美的爱情,和灿烂的生活。

伊朗电影中有苦难,却也不乏温情。

今天要说的《梦之城堡》,也是这样一部电影。

杰罗,看起来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在当卡车司机的时候,撞死过人,肇事逃逸。

被判入狱的那段时间里,妻子独自抚养两个小孩长大。

杰罗出狱后,对妻儿不闻不问。

与其他女人成立家庭,兀自开始了新的生活。

直到妻子得了重病,时日无多。

才回了趟家。

回家干什么呢?

原来是想把妻子的车,卖了。

任由一儿一女在妻子姐姐家待着,拒绝承担起抚养孩子的责任。

面对三年未见的女儿,仅瞥了一眼,便回过头去。

绝情与自私程度,令人咋舌。

之后在姐夫的逼迫下,才不情不愿地让两个小孩子跟着自己。

女孩很可爱。

出场第一镜头是这样的。

天啊,这是什么绝世萌物。

听到父亲的新欢想要开母亲的车时,非常霸道地说:

这车是我妈妈的,除此之外我只允许爸爸开。」

奶凶奶凶的。

谁看了不想拥有这个一个女儿!

女儿年纪太小,小到还没有感受不幸的神经。

她始终认为,父母很恩爱。

也从没有以为过父亲不喜欢自己、想要扔掉自己。

当她发现父亲打算扔下自己和哥哥,一个人驾车逃离时,只是埋怨:

「你为什么不按喇叭,那样我们就会出来了。」

当她看到父亲手腕上的文身时,说:

你自己画上去的?下次可以让我来画吗?

相比女儿的天真,年龄相差无几的哥哥,便成熟不少。

在车上的时候,始终寡言,看似一心一意地玩着手中的Pad。

实则一直在察言观色。

发现父亲有烟瘾,便他偷偷把烟盒中的烟,一根一根都扔在了路上。

儿子看得出父亲不喜欢自己,所以没有开口劝他不要抽烟,只是悄悄地让他无烟可抽。

他用pad给舅舅发送了定位,因为舅舅一直想要找到杰罗。

没想到,舅舅找上来后,揍了父亲一顿

之后,儿子说:「我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母亲在住院前,一直对兄妹两人说,父亲正在给他们建一个「梦之城堡」。

杰罗后来承认,根本就没有什么城堡。

儿子回答:「我知道。」

在这个小男孩身上,有着与年龄并不匹配的稳重

两个孩子,一个天真,一个老道。

就算再铁石心肠的人,都不应该放弃。

杰罗最初是被迫与子女同处一车,仅仅半天,心态便发生了转变。

最初只想着如何逃避责任,慢慢地开始像个普通父亲一样,纵容起了孩子的添乱。

女儿想要洗脚,便调转车头,到她的一位叔叔家。

这是他第一次为女儿洗脚。

女儿受到惊吓,不小心尿了裤子。

看到多话的女儿变得一言不发,他讲起了自己尿裤子的童年糗事。

这是他第一次哄小孩。

得知儿子把他们的定位发给舅舅后,被舅舅揍得差点没命的他,没有怪儿子。

反而说:

「没事的,你很像你妈妈。」

这是他第一次以父亲的身份,与儿子正式交谈。

小孩子在天真的同时,异常脆弱。

他们对宏观的世界近乎一无所知,而这能够轻易地激发一位成年人的保护欲。

更不用说是他们的父亲。

两个小孩子,一个大人,三年未见。

仅仅用一天的时间,便达成了和解。

女儿和儿子或许还未到学会仇恨的年纪。

但杰罗从早晨到傍晚的巨大转变,并不能全然归功于两个孩子。

他之所以正视自己的「父亲」身份,还因为一个人。

希林,他的妻子

「希林」这个名字很特殊。

伊朗电影大师阿巴斯曾经拍过一部《希林公主》,电影极具实验性。

记录的是 144 位女性,观看《希林公主》时的反应。

对,就是套娃。

在这部电影中,镜头从未对准过荧幕。

希林公主的样子从来没有出现过,却牵动着每一位观众的情绪。

正如《梦之城堡》中的希林,她从未在影片中露面,却是那个拯救整个家庭的人。

杰罗因为撞死人,充当了三年「消失的父亲」。

希林对年纪尚小的孩子说,他们的爸爸只是外出努力赚钱,要给他们建一个梦之城堡。

她总是以杰罗的身份,给兄妹两个送礼物。

尽管丈夫三年来从未出现,却始终没有在孩子的生活中缺失。

在杰罗离开的时间里,她努力工作。

在贵人的帮助下,打造了一个地下花园。

希林的愿望是,能够让丈夫亲眼看到这个自己一手建立起的花园。

甚至在将死之时,委托杰罗卖掉自己的心脏。

留下她能给到的最后善意。

对于杰罗来说,是未露面的妻子、喋喋不休的女儿和沉默寡言的儿子,在一天的时间里,教会了自己怎么去演绎一名「父亲」的角色。

电影最后,杰罗撞上了一只狐狸。

儿子看着他,哭着说:

「去救它。」

那个三年前肇事逃逸的男人,竟然打开了车门……

电影很简单,一点不复杂。

不过是一个发生在一天时间里,父子和解的故事。

但情感很复杂。

杰罗是一个肇事逃逸,抛妻弃子的人。

这就是一个渣男。

但父亲这个身份,让他回归了人性的一面。

有限的言语,不足以去完整而全面的评价这样一个人。

有一个词,却可以囊括。

一个「普通人」。

当他变成父亲的时候,他就是一个普通人。

伊朗电影 ,最会拍普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