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突患重症ICU里急需用钱,漂亮女儿急了:谁能救我爸,我就嫁给谁

“只要能有人帮我,救我爸爸,我愿意嫁给他!”冯双双看着病床上的父亲声泪俱下,她不知道爸爸下一步的治疗费用从哪里来,即将因为没钱治疗而失去父亲的这种恐惧,远远大过自身对未来的生活考虑,她决定用这种方式为父亲拼一把。

双双是一位漂亮的95后姑娘,出自河南省平顶山的一个农村家庭。学校毕业后一直在一家美容店工作,对于经历和收入都比较少的她来说,爸爸一场突然大病,躺进了重症监护室,让她措手不及。她整天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不知道去哪里给爸爸筹来救命钱。

【点击视频了解更多内容 爱心捐款链接:脑出血爸爸分秒救援】或者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脑出血爸爸分秒救援。

“孩子还小,我想要孩子能有一个完整的家。每天早上,守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等着医生喊我们,每次都提醒我们又该缴费了。其实,我们早就欠费了,女儿告诉我不要我太担心,说她会想办法给爸爸筹钱。”

“后来有病友告诉我,女儿给人家说,只要谁能救她的爸爸,她就愿意嫁给谁。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心里是十分难过。”双双是妈妈的掌上明珠,屈小会得知这样的消息,在医院的楼梯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今年3月19日晚上6点多,我爸爸正坐在那和妈妈说话,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嘴巴僵硬、言语不清,然后爸爸赶快甩了甩右胳膊,感觉用不上劲。我妈感觉他情况不太对劲,赶紧找人找车把爸爸送到叶县人民医院。到医院经过各项检查,最终确诊为:‘左侧基底节区出血、双侧肾动脉狭窄、肾功能不全、高血压3级(高危组)’。检查完CT已经不能行走,第二天昏迷不醒。医生告诉我们这是突发脑出血,情况比较紧急得赶快抢救......”听到这个消息,对于冯双双一家来说就像遭遇了晴天霹雳一样,突然得这么大的病,他们顿时不知所措。

3月22日,冯更新因为脑出血和肾病综合症病情严重,转入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刚进医院就被送进了ICU开始了新一轮的抢救。这次抢救时间比较长,好几次都命悬一线。

最终,在ICU急救了40余天方才解除生命危险,转入普通病房。慢慢恢复了意识的冯更新情绪比较狂躁,言语不清地表示自己不要待在医院,必须要立刻回家,冯双双知道爸爸舍不得花钱。有一次趁着母女俩一时不在,冯更新偷偷拔掉了胃管,鲜血流得满床都是,辛亏发现的早采取了措施才得以保命。

虽然言语不清,冯更新的行为已经在表明,宁可寻死也不愿拖累家人。

“我一直在外面上班,妈妈打来电话才知道爸爸生病的事情,等我赶到医院爸爸已经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了。我爸有9年多的高血压病史,一直都是靠吃药维持着。”冯双双说,她父亲平时也干不了重活儿,去年就曾晕倒过一回,当时去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治疗,后来恢复得还算比较好。

不料冯更新今年病情如此严重,重症监护室里一开始每一天都是一两万元的治疗费,后来病情逐渐稳定才好一些。但是目前已经花完了所有积蓄,我们把能借到的都借了个遍,到现在到了借无可借的地步。“为了省钱,也是因为离我爸能更近一些,我和妈妈每天在医院的楼道里打地铺休息。”冯双双说。

因为在郑州治疗的费用实在太大,前前后后花费了将近20万元,在他们无力承担后续治疗的情况下,只能先将冯更新暂时转到老家医院,采取保守治疗先把命保住。现在冯更新由于肾动脉狭窄,需要在病情恢复一段时间后做两个支架手术,手术费用需要6万元左右,但是后期恢复需要的时间长、费用也高昂。

“爸爸忽然生这么大的病,后续还要继续治疗,可我们却一分钱也拿不出来了。爸爸以后还要做两个支架手术,现在每周要透析一次,因高血压没有控制住,情况随时都有可能产生变化,治疗费用也不可估量。医生让我们至少准备20万元用于爸爸保命,后续加上支架手术和康复总体费用下来估计在40万元左右。我和妈妈都十分着急,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所以我说,谁能救我爸爸,我都愿意嫁给他......”说话间双双已是泪流满面。

如果您愿救助孩子,请您点击捐款链接:脑出血爸爸分秒救援】,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为孩子献上一点爱心。或者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脑出血爸爸分秒救援。(图文/李俊峰编辑/黑土影像工作室 毕大鹏)更多详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黑土影像。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