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书信运气

曾国藩在家书中一直教育子弟,要努力、努力、再努力。道光二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他给家中四位老弟的信中写到,“是以往年常示诸弟以课程,近来则只教有恒二字。”“学问这道无穷,而总以有恒为主。兄则往年极无恒,近年略好,而犹未纯熟”“兄日夜悬望,独此有恒二字告诸弟,伏愿诸弟刻刻留心”。曾国藩在跟弟弟和儿子写信中,讲得最多的词语之一就是“恒”,还有要耐烦,努力,要“克勤小物”。要跟弟弟讲到军事方面,强调要亲自点名,要看操,要自己去看地势,总之要勤奋。

后来,他跟自己的朋友说“不信书、信运气、公之言、传万世”,还说要作为自己的墓志铭。此信息一公开,舆论大哗,清末民初就有不少人骂他是“虚伪”,一方面教育大家要努力,一方面又说“不信书信运气”。据朱克敬的《雨窗消夏录》所记:“曾文正公尝谓吴敏树、郭嵩焘曰:我身后碑铭必属两君。他任捃饰,铭词结语,吾自为之,曰:不信书,信运气,公之言,传万世。”临到生命垂暮,曾国藩传人的口诀竟是“不信书,信运气”六字,怎不教儿女、友人、部属当场跌碎几千付几万付眼镜?

那么要怎样理解曾国藩“不信书信运气”与他家书中倡导的努力勤奋的矛盾呢?这个就是看看这番话的背景和曾国藩一贯的言行。曾国藩最早说这番话是同治四年六月二十日,他在带兵剿捻任上,回信给好朋友湘潭人欧阳兆熊说的。同治五年正月二十二日,他跟之后跟郭嵩焘写信时说过这话,而且信中说这话你忘记了吗?说明之前他们就说过这话。这个说明他跟郭和谭等人说这话的时间,距他死亡还有七八年时间,不是临终之时“吐真言”。那么要怎么理解这话呢?我是这样来理解的:

一是努力而成功者的谦虚之词,也体现了对成功的一种客观认识。曾国藩书生带兵,十年苦战,平定江南。坊间和友朋对他的评价很高,说他是三国之诸葛亮,唐之郭子仪、裴度,明朝之王阳明。老朋友郭嵩焘、吴敏树或者写诗或者写信,都是这么说的。而这个时候跟曾国藩在南京工作的欧阳兆熊,道光十七年举人。工诗文及词曲。早年跟曾国藩一起在北京“北漂”,有一次曾国藩得了很严重的病,差点病死,幸亏了欧阳精通医术,并三十多天精心护理,救了曾国藩一命,两个人一直交情很好。曾氏兄弟打下南京之后,欧阳兆熊做通了曾国荃的工作,由曾国荃出钱,在南京刻印《王船山全集》,他当时正在做这个事。早年和曾国藩都是举人,一起在北京参加考试,现在一个是封疆大吏中的领袖人物,一个还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举人。尽管私交很好,但一起交流的时候难免有些感慨。而曾国藩跟老朋友说,要在自己的墓志铭上写到:不信书、信运气,公之言、传万世。这个是跟好朋友交流时的感慨,也是一种谦虚。当然,这话还是有他客观的一面。曾国藩之前跟弟弟说到攻下南京这个大功时反复强调,要让几分功劳给“上天”。他反复强调的是攻城能够做到的是如何把工作做细做好,至于能不能打下来,什么时候打下来,很大程度上是由“上天”作主。其实他这个思想并不新鲜,我们说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说的,“越努力越幸运”。他告诉老朋友,不是我曾国藩的本事有多大,很大程度上是我运气好而已。

二是对努力而失败者的安慰之词,也说明了人确实有很大的局限性。对于打下南京这个当时“天下第一功”,曾国藩是有清醒认识的。论战场是勇猛,他很喜欢最早跟他出师的“塔齐布”。论有勇有谋,他很欣赏同为书生带兵又会打仗的罗泽南。论共事的督抚胸怀之宽广,他最佩服的是胡林翼。而他手下的湘军第一名将李续宾,他把弟弟曾国华交给他,可见对他的信任。最先带兵出省打仗的江忠源,曾国藩早年练兵就是打算为江忠源训练的,他没有想到,最终自己被推上前线。这些人都非常优秀,非常努力,因为战死,或者病死,打下南京的“荣光”,他们都没有份。而自己却拿下了“天下第一功”,还被封了侯。在曾国藩看来,对于他的那些早死的好兄弟,何尝不是运气不济的原因。而自己最后成功了,这个也要归功于运气。

就拿剿捻来说,捻军是以骑兵为主的部队,最适合剿捻的就是清朝王爷僧格林沁的骑兵部队,事实上之前僧王剿捻也取得了很大成绩。不过,最后僧王爷被捻军杀死,他的骑兵部队给捻军提供了大量的战马和装备,让捻军成为一支非常强大的军队。之后,清朝派曾国藩剿捻,曾国藩跟捻军打了一年半的仗,总体上打得不错。但因为身体原因,老是要请病假,最好只好由李鸿章和左宗棠出马。部队还是那支部队,战略也是那些战略,又经过一年半的努力,李鸿章大获全胜。这个当然除了实力之外,不能不说这个李鸿章同志运气不错。而曾国藩和僧格林沁运气实在不济。

三是对于不努力而想成功的人来说,就有必要全面地理解曾国藩的这个意思。曾国藩主要“尽人事听天命”,他不认为“人定胜天”,所以说,他确实相信运气。而要说“不信书信运气”,这个恐怕也只是他的调侃之言,并不是他的真正“临死吐真言”。这个曾文正公给人感觉是非常严肃的人,其实也有幽默风趣的一面。曾国藩一家在安庆时,曾国藩要求家里的妇女都要劳动,于是他老婆带女儿和儿媳每天晚上纺纱。儿子曾纪泽想要老婆早点睡觉又不好说,冲着老婆喊说你们纺纱吵死了影响睡觉,要把纺车都砸了。曾国藩听了开玩笑说,顺便把你妈妈的纺车也砸了。这个曾文正公第二天还把这个故事,讲给秘书们听了,引得大家大笑。这是曾大人幽默的一面,不信书信运气显然也是“曾式幽默”,他对这个观点也只对欧阳兆熊、郭嵩焘和吴敏树等极少数朋友讲了。而对于他的孩子们,他强调的还是努力努力再努力。那么曾国藩给孩子们的遗言是什么呢?这个其实曾国藩考虑了很久,后来正式形成了一篇文章,主要是四个方面:一曰慎独则心安。二曰主敬则身强。三曰求仁则人悦。四曰习劳则神钦。这篇文章是曾国藩一生的人生经验总结,简单讲就是四个方面,一是要自律要严。二是要做事做人要专心。三是要有仁爱之心,要有大爱情怀。四是要勤奋要努力。

这篇文章最后一段话有些意思,大概就是“越努力越幸运”的曾式说法。曾国藩虽然相信运气,但他其实信书,更信勤奋:古之圣君贤相,若汤之昧旦丕显,文王日昃不遑,周公夜以继日坐以待旦,盖无时不以勤劳自励。《无逸》一篇,推之于勤则寿考,逸则夭亡,历历不爽。为一身计,则必操习技艺,磨炼筋骨,困知勉行,操心危虑,而后可以增智慧而长才识。为天下计则必己饥己溺,一夫不获,引为余辜。大禹之周乘四载,过门不入,墨子之摩顶放踵,以利天下,皆极俭以奉身,而极勤以救民。故荀子好称大禹、墨翟之行,以其勤劳也。

军兴以来,每见人有一材一技、能耐艰苦者,无不见用于人,见称于时。其绝无材技、不惯作劳者,皆唾弃于时,饥冻就毙。故勤则寿,逸则夭,勤则有材而见用,逸则无能而见弃,勤则博济斯民,而神祇钦仰,逸则无补于人,而神鬼不歆。是以君子欲为人神所凭依,莫大于习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