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流水,一池萍碎

楚予微茫

荆楚大地,予以文化

暗夜微茫,如希望点点

关注

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

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

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

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

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

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

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细看来,不是杨花,

点点是离人泪。

杨花,

只有从飞离树枝的那刻起,

才算有了自己的生命,

可它掌握不了自己的行程。

它可以随风飞扬,

却也难逃被雨浇成“一池萍碎”。

所以流落的文人和薄命的红颜,

才会在杨花身上看到自己的命运。

杨花是漂泊无常的象征,

是聚散匆匆的见证。

苏轼当年几经生死一线,

后被贬谪黄州,

正如杨花飘泊无定、不由自主的命运。

和朋友、和亲人,有过多少次离别,

就曾洒过多少次“点点离人泪“。

苏轼咏的是杨花,说的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