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司机当招生中介年赚60万!太极频遭质疑,少林成“摇钱树”

若说,太极在现代社会的正义点是实战无用,江湖中另一门派少林的诟病,恐怕是过度商业化。当武术成为产业,名头意味着利益。拳馆遍地开花、武术职业化之后,纷争便硝烟四起。这是腾讯体育原创策划《消失的武林》第四篇,少林。

撰文/王怡薇 徐思佳

编辑/郭睿昊 王丽梅

从太极雷雷20秒被KO,到太极大师闫芳隔山打牛的可笑神技,再打马保国30秒被击倒三次的洋相百出,近年来,太极大师们的几次“翻车”,让大众对太极的信任度降到了谷底。

而中华武术的另一门派,江湖上一直有“天下武功出少林”的传说。几乎我们所熟知的每一个武林高手,都和少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相较于少林寺的神圣感,盘踞在山下的这些大大小小的武校是另一个江湖,他们无不以“少林”作为招揽学员的招牌,每一家武校与少林的关系都让人雾里看花,难以捉摸。

设计/王烨

01.家长为何乐意送孩子去民办武校?

2019年4月9日,6岁半的女童邓琳(化名)在被送进了登封市少林小龙武术学校的2天之后,意外死亡。

一些远离江湖的人士或许不解,武校源源不断的生源究竟来自何处,家长为什么乐意送孩子去民办武校?

1982年《少林寺》电影热映后,大批揣测着功夫梦的年轻人也来到了少林寺所在地,登封。释小龙、王宝强这些通过少林寺习武,而跨入演艺圈的成功案例,以及各式晚会上气势磅礴的武术表演节目,也持续加速了学武的热潮。

各式论坛中的“武校”却是另一番景象,暴力、殴打、惊天内幕等字眼不断被提及,武术的背景和封闭的教学环境加速了外界对武校的争议。神秘的武校成为质疑和风光并存的矛盾集合体。

武术学校:质疑与风光并存

研究者曾对登封武校和习武人群进行过数据统计,当前登封武校在校生有近10万人,其中,来自外地的留守儿童占到在校生的72%。

2017年5月,腾讯体育曾跟随从老家江西赣州慕名而来的学生家长陈大亮(化名)夫妇陪着他们14岁的儿子前往登封“挑选”武校。

长途车上,与陈大亮并排坐的是17岁的刘强。刘强从老家河南道口来到登封,就读于当地另一所大型武校鹅坡武校,目前是该校散打专业的学生。“当时也是没接到高中录取通知书,有老乡介绍,就来这边了。” 说到来武校学习的初衷,刘强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并没有什么可羞愧的。即便是那些从武校打出的冠军们当初也大多逃不过“学习不好”等原因云云。

陈大亮也曾对武校传授的功夫真实性怀疑过, “这些会不会是假的啊?现在网上不是都在说什么假大师,有一个最近还被暴打了一顿。”陈大亮将信将疑。

“这些都是我们学校扩建时工地上的砖,怎么会是假的呢!”他给陈大亮详细讲解着武校学员的课程:鹅坡武校1万3千名学生,3/5的学生在学习“武术套路”,也就是大家通常看到的“武术表演”,这些表演并不具备实战攻击性。

刘强前两年学习的就是“武术套路”。1年前,他开始学习散打。“武术套路算是为练习散打而打基础,身体的柔韧性会更强。”对于自己的实战能力刘强颇为自信,滔滔不绝地和陈大亮说着每天半天上文化课,半天练少林拳等功夫,以及今年夏天就要毕业的他打算自己去郑州考武校。

“部队不是会从武校招么?”听到“就业”问题,陈大亮来了精神。来之前他就听老乡说,每年特警和武警学校都会去武校招生,“孩子调皮,不想上学了,送到这来好好管管也好。”现实中,无论家长还是孩子,也倒不是看重那些功夫神乎其神,为的多是学业和前途。

华东师范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张健博士在2018年发表的《城市化进程中的武校留守儿童身份认同与武术文化传承 》文中分析了留守儿童入学武校的内在动因:“一是文化课学习成绩较差,二是通过武校求学,实现中小学阶段“反学校文化”的“侠义感”,三是本身家庭经济困难,通过武校未来可以从事相关的基础职业。

近年来,让塔沟、鹅坡等登封武校被大众熟知的都是“武术套路”表演,北京奥运会、广州亚运会,这些武校的学生都曾上演过精湛的武术表演。从2002年开始,塔沟武校还与河南省武术队合作,代表河南省参加全运会散打比赛的队员都来自塔沟武校。

各式晚会上的武术表演

张健博士在论文中提到,武校有着其存在的必然性,“武校实行的封闭管理模式,一方面为武校留守儿童独立生活能力与自主精神的培养,安静学习环境的创设提供了制度与现实保障。另一方面则作为一种教育制度的补位,有其存在的历史必然性与合理性 。”

02.司机当招生中介一年可赚60万

相较于荧幕中“少林寺”的神圣感,盘踞在山下的这些大大小小武校是另一个江湖。百度搜索“武校”、“少林武校”等关键词,各种招生信息真假难辨、鱼龙混杂。

在少林塔沟武术学校的招生简章末尾,明确标识着少林寺提醒学生家长提防“黑中介”的须知。据提示内所说,在郑州火车站东南、东北、西三个出站口常有拿着少林寺武校招生办公室接待牌子的假冒接待员。

在郑州火车站广场等地也有长年驻扎的“少林寺武校招生接待宣传车”和假冒的工作人员。途中“偶遇”的有缘人、工作人员、导游、出租车司机常常会热情带你去某某武校考察的假冒学生家长。

腾讯体育搭上前往武校的出租车

抵达登封汽车总站时已过中午,下车时,刘强特意问陈大亮要了电话,相约陈家考察完武僧团基地后来自己的学校看看,“我给你当介绍人。”刘强笑着对陈大亮父子说。

当年刘强来到鹅坡武校时,每学年全部费用是1万3千元,当时把他介绍来的同乡可以获得学校返的3000元“介绍费”,这在登封当地武校招生中很常见,介绍人都能一次性的收取“中介费”,中介费高低由新学员的学费决定。“老乡就都返给我,抵在了第一个学期的学费里。”

与刘强道别后,刚走出长途汽车站大门,三五个看似是出租车“拉活”的司机就围了上来。其中一个“黑大个”挡在其他“司机”前,将陈家父子拦住,“是不是去武校的?10块钱,送你们四个人。”还没等陈大亮思考太久,“黑大个”就把陈家一行与笔者一起带到了自己的出租车旁。

从登封长途汽车站到武僧基地团,沿着登封大道,不过7公里的路,错落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武校,“以前啊,这边都是村落,现在都开成了武校。”“黑大个”开始给大家当起“导游”。

话题很自然地转到了陈家来登封的目的。“黑大个”特意抬高嗓门,说起自己一年的收入可以赚到60万。

这些收入的打不来源都是靠武校中介。 “18900的这档学费介绍人能拿5000块,但找我,我只拿800块,12900那档嘛介绍人拿2000,我赚600。一年下来能赚60万”。

车行及学校门口,“黑大个”从一叠车证中抽出一张,上面清晰地写着“武僧团基地学校”字样,摆好,保安见状直接放行。

“进这门前我是出租车司机,到了学校了,我就是招生办主任咯。”

释主任除了兼职司机拉客,还会帮武校建设官网“拉客”“除了这几个大武校啊,其他武校哪有官网,都是我们这些人在做。”“释主任”给暗访中笔者解释。他甚至想拉笔者入伙。

“你普通话说得好,可以负责网站维护和接电话,我们负责在登封汽车站接人,送去武校参观。”他承诺笔者,前期投入1万块做网站搭建,赚了钱五五分成,“我现在给武校做了2个网站了,我计划是做4个。”

释主任的通行证与聊天记录

03.48所武校,10万学生,20亿市场

盘踞在少林寺山下这些大大小小的武校,等待在汽车站的“黑中介”,还有怀揣功夫梦、升学梦的家长与孩子,这些人勾勒出登封武校经济的众生相。

洛阳师范学院体育学院教授张文普在2008年发表的《我国民办武术馆校办学现状的调查与分析》文中,统计了部分民办武术馆校场地设施及总资产,少林寺塔沟武术学校的总资产达到了3.2亿,居于榜首,而且无论是场地设施的总面积、建筑总面积还是生均训练场面积方面都名列前茅。

部分民办武术场馆校场地设施及总资产图表

如今,塔沟武术学校已经由十几年前的4000 多人的武术学校发展为少林塔沟教育集团,下属嵩山少林武术职业学院、少林塔沟武术学校等四所武术学校,以及少林中学和金塔汽车驾驶学校;经营活动包含了武术竞技、武术表演、文化教学等方面。据其官网显示,在校师生超过39000人,2016年为改善学校投资了8000万。

2004年是登封市武校的兴盛期,据登封市教育局的数字在2004年前开办的武术学校达到了有83所,2004年后逐渐倒闭,到2014年减少到了65所。2015年武术节期间,登封市武管中心副主任郑跃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登封市目前有48所武校,近10万武术学生。

“武校”近10万学生的消费能力为登封市造就了巨大的商机,每年能直接带来最少20多亿的经济效益。同时,武校也为登封提供了诸多就业机会,从大学毕业生到退休教师、社会闲杂人员,1万多人在武校中找到了自己的岗位。

04. 少林是个地名?释永信是方丈也是董事长

如果说,太极在现代社会的正义点是实战无用,那么少林的诟病恐怕便是过度的商业化。

当武术成为了产业,名头意味着利益。拳馆遍地开花、武术职业化之后,纷争也就四起了。

就连名声在外的“少林塔沟武术学校”,其董事长刘海科也曾对腾讯体育表示,学校与少林寺并无关系,“少林寺属于一种宗教活动,而塔沟武校是教育学校,所以塔沟武校和少林没有关系。”他更强调,学校启事中的“少林”是个地名,少林街道办事处,并不是少林寺。

当少林变成“地名”,便也就没人说得清,究竟那个武校才算是“少林正派”。

2015年曾有媒体报道,少林武校在开设过程中存在冠名费、供养费等形式的费用出现。

该报道提到,少林寺周边武校林立,在距离少林寺仅一公里的王指沟有一家武校校长回忆当年办校时的情形称,因为当时需要使用“少林寺”字样,他找到师傅释永信,释永信写了一份授权书,拿着这份授权书,才能到行政部门办理办学许可。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曾视察小龙武校

释永信虽然并未找该校校长要过学校的冠名费,但每到寺里举行活动,或者要花钱了,比如修复建筑,该校校长就会主动捐些钱,数目也不定。“有时几千有时几万,不一定,得看少林寺需要了。”除此之外,逢年过节他还会给释永信一些供养。他表示一般用了“少林寺”或者“武僧”的学校都会给一些供养,但这些供养都是随心的,少林寺并未强制。

天眼查中搜索释永信的公司信息,看到目前存续的有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及郑州市开元寺建设管理有限公司。另外,释永信还担任河南少林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在少林寺官网上,少林寺的公司网络包括少林文化传播中心、少林武僧团、《禅露》杂志社、少林寺官方网站、少林书局、少林香堂、海外文化中心等等。此外,少林寺的关联机构还有少林寺食品发展有限公司、少林寺拳法研究会、少林寺红十字会、少林书画研究院、中华禅诗研究会、少林寺慈善福利基金会、少林影视公司……, 过去曾成立但又关闭的机构也有若干,譬如少林寺宝剑厂、少林食品公司等。

此外,少林寺在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有专门研学少林功夫的学校和团体,拥有洋弟子300多万人,目前少林寺在欧洲、美洲均设有“海外中心”,在少林北美联合会,职场人愿意每月支付800美元近距离感受少林寺生活。

少林寺山门演变(从上至下分别为20年代、80年代、如今)

热闹的少林景区、琳琅满目的少林周边、20亿的少林武校市场,少林的招牌越打越响,钱袋子越来越满,而那些似乎只存在于武侠小说里的少林绝学,大部分时候,只是个无以得见的旷远传说。

往期回顾:

30秒被3次KO!马保国曾一天收入过万自封掌门,武林已成商战?

69岁马保国丢了传统武术的脸?八卦掌传人:太极拳不能代表中国武术

马保国完败,传统武术不行了?青城派掌门:就是69岁和50岁的人比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