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琴:在去博物馆的路上,我乐此不疲……

大学毕业以后,我因为工作单位的多次变更,所从事的专业工作也常常变动,从讲解、地面文物保护、库保、古陶瓷研究、宣传、陈列展览、外销丝绸研究、博物馆学理论研究、博物馆建设……

说句夸张的话,除了门卫和保洁外,我几乎做过了博物馆全部的工种。但是,再怎么变,却没有离开博物馆。

虽然博物馆不可能是历史的全数保留,虽然幸免于难的文物带着满身的历史风尘和时间刻痕,但是,在博物馆里有一种东西,它会慢慢地伸长了触角,恍惚之间,越过高山远水,把深埋在人们心灵的深处、平时并没有意识到的某种感觉给唤醒了。

每天在属于我的角落里,一灯如豆,那些个遥远的时代便晃晃悠悠地凸现出来了,我非常喜欢我从事的这份职业,并且愈久弥坚。但,从职业的博物馆工作角度看,更多时间需要面对“停车方不方便?指示牌清不清晰?问询消息灵不灵通?厕所干不干净?休息座椅够不够用?网上留言如何回复?”等等的“灵魂之问”。

我在博物馆工作,也是博物馆的常客。

在杭州,即便中午散步,走着走着,就走进了博物馆。从断桥折进北山路,层层叠叠的梧桐树叶遮住了太阳的强光,树后面的一幢幢房子,或中或西,错落有致,腾蔓凌乱而随意地爬到了屋顶。现在人去楼空,那些人、那些事,离我们远去了,因为成为了各式各样的博物馆又重新焕发生命力。

看看走走,这种时刻,不必惆怅于物是人非的沧桑;这种时刻,所有的噪杂纷争全都悄然隐退了;这种时刻,只剩下对岁月静好的悉心体会。

这些感觉,你说它有,它就有,你说它没有就没有。就是这些博物馆,让我重新看见了它们。

▲北山路

如果去别的什么地方旅游,每到一地,我也会首选博物馆。的确,依旧是密匝匝的高楼,依旧是连绵不绝的车流和人群。在喧嚣嘈杂的商业文化的驱赶下,古典退到了物质世界的最边缘。

高楼大厦到处都有,博物馆却代表了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历史和文化,仿佛是一扇门,推进去,是古典,是文化;走出来,是时尚,是物质。博物馆不仅指向过去,更给当下和远方注入了活力和魅力。

每天早晨从酒店出发,看到博物馆关门为止。一早一晚,只吃两顿饭,中间一餐常常是在博物馆喝一杯咖啡或者浓茶,外加一份简餐。

参观博物馆必须接受各式不一的感官刺激和长时间的站立、走路等体力负担,很多博物馆可以给观众提供一个良好的餐饮服务的环境,休息、吃喝东西和购买一些纪念品。我每天都有许多免费资料或购买的图书、文创带回酒店,看不过瘾,再登互联网,参观博物馆,走出展厅后还在延续。

▲日本琵琶湖博物馆观众餐厅

每一个现代人或多或少都会面临各自的焦虑。当然,以前的人也要赚钱过日子,历史上也有纷争、悲剧和不公正。在博物馆驻足、驻目、驻心,给我们带来不仅是审美的愉悦和联想。同时,审视着历史图景,还可以帮助我们清楚地理解现实并展望未来。虽然只是片刻,但已经很受用。

因此,在去博物馆的路上,我乐此不疲……

摄影:蔡琴|封面:小荷|人像:小茹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文博圈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