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乌云”笼罩,荔枝能否扫除持续亏损阴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美股研究社

北京时间5月22日早间,中国UGC模式音频社区荔枝(LIZI.US)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也是自该公司IPO上市以来公布的首份财报。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总营收维持增长,荔枝仍未扭转亏损的局面。用户数量和付费用户均保持稳定增长,符合疫情背景下的市场预期。

财报公布后,据美股研究社调查显示,荔枝盘后股价下跌1.47%。荔枝一上市达到股价历史高点每股15.25美元后开始暴跌,陷入了股价长期下跌的颓势。期间虽然有一些机构如花旗给予荔枝“买入”评级,但股价的走势难改,跌幅远超50%,也反映出投资者普遍对荔枝的不看好。

图源:雪球

荔枝上市至今仅几个月时间,经历新冠病毒席卷全球、美股多次熔断、中概股集体面临做空危机等“黑天鹅”事件。疫情的存在加速了“宅经济”的发展,却没有缓和荔枝面临的困境。作为登陆纳斯达克的“中国音频第一股”,创立于2013年,为何多年处于亏损中,未见到盈利?荔枝做了哪些优化和探索可能有助于未来走出亏损危机呢?美股研究社将结合财报数据来探讨这些问题。

营收超预期,付费增长放缓,净利仍未改善

财报显示,截止到2020年3月31日,荔枝第一季度总营收为3.703亿元(约合5230万美元),同比增长42%,而上一季度的总营收为3.653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的总营收高于了公司管理层的预期。其中:

音频娱乐营收为3.66亿元(约合5180万美元),同比增长41%,环比增长1.66%。这主要归因于公司不断扩大的用户群体以及在交互音频社交产品上付费用户数量的增加。

播客、广告和其他营收为380万元(约合50万美元),同比增长171.4%,环比收窄22.4%。其中,同比增长主要归因于用户在播客服务上支出的增加。

2020年第一季度的成本为2.97亿元(约合4200万美元),同比增长62%,较上一季度略微下降1%。其中同比增长主要是由于收入共享费用和带宽成本增加,以及自IPO后确认了基于股份的部分费用。环比减少则因为短期激励计划的结束,该计划自2019年第三季度启动,旨在鼓励内容创作,增加用户支出并且吸引更多内容创建者和用户使用全新的播客和互动音频产品功能。

第一季度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总数达到5450万,比2019年第一季度的4070万增加了34%,上一季度该值为5190万,环比增长5%。第一季度的月平均付费用户达45.03万人,与去年同期28.20万人相比增长60%,较上一季度的43.41万人相比仅增长3.7%。

第一季度研发费用约为5千万元,同比增长101%,环比增长12%。费用的增加主要是因为荔枝在开发AI技术的应用和增强数据安全性方面做了更多的努力,以及在IPO后确认基于股份的薪酬支出。

值得注意的是,用户数量和付费用户均高于去年各季度,但付费用户增长势头放缓、净亏损持续扩大、营收比例的不合理长期存在同样不容忽视。这不禁让人思考,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问题的一直存在?我们或许能结合外部竞争压力,在荔枝的内部模式中找到想要的答案。

传统盈利策略和单一变现方式难以扭亏为盈

1.“以利润换规模”在市场竞争冲击下未显成效

2020年第一季度的毛利率为20%,较去年第四季度的17.53%有少许反弹。数据显示2019年的四个季度,毛利率分别为29.62%、28.44%、19.45%、17.53%。荔枝近年来遵循以往互联网公司常用的传统盈利策略,持续以牺牲盈利为代价进行疯狂的规模扩张,以未来能获取更多的利润。这样的策略带来了毛利率的连续下滑,从侧面反映了荔枝存在长期的经营压力。

财报中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净亏损为4820万元,较去年第四季度扩大66.2%。回顾过去,荔枝多年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并且2019年至今亏损规模一直在扩大。受疫情影响,假期时间延长及复工时间推迟,间接提高了线上音频的活跃度,毛利率出现了少许反弹但净亏损并未放缓,荔枝的经营压力依旧存在,部分数据转好是否只是受到疫情的短期影响有待后续的观察。

2020年第一季度的总负债为2.21亿元,较去年第四季度的1.92亿元提高了15.1%。高负债使得荔枝的资产负债比在2019年末高达136.5%,而在2018年和2017年,该比率仅为65.84%和63.91%。虽然稍高的资产负债比意味着公司正努力扩大规模、提高市场份额,但该比率多年来连续攀升,或许也意味着债务风险正在放大。这样的情况在互联网公司中并不多见,观察以往在美上市的企业能发现,高负债的公司并不受市场欢迎,比如跌破发行价的万达体育(WSG.US)和摩贝(MKD.US)都是高负债企业,他们的股价也一直难以得到提振

荔枝2020年第一季度的流动比率为1.6倍,2019年末为0.54倍。荔枝的流动比率从2017年的1.49倍连续下降到2018年的1.40倍,2019年的流动比率则跌至0.54倍。荔枝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流动比率出现较大反弹,奇怪的是流动负债较上一季度并未减少。究其原因,主要是荔枝在第一季度股票发行提高现金所致。回顾过去的数据,实际上荔枝的流动比率正在恶化,短期偿债能力在逐步减弱。这个比率同资产负债比一样,或许正暗示着荔枝债务风险的持续增加。

就目前来看,在线音频市场上已形成了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三强争霸的局面。资料显示,喜马拉雅用户数已突破6亿,用户规模和活跃用户数长期稳居第一,荔枝不到30%的市场占有率则稍显不足。随着更多新的竞争者的加入,如果没有打造出自己富有特色的护城河,或许原本的市场份额还要进一步收缩,进入要利润没利润、要规模没规模的窘态。

2.单一的变现模式无法拓宽盈利渠道

从营收规模来看,2020年第一季度直播板块贡献的营收占总营收的比率高达98.6%,而播客、广告和其他营收贡献占比极低。2019年第四季度直播板块贡献了3.60亿元的营收,占总营收的比率为98.6%。这个比率在2018年为98.3%,2017年为96.2%,可见荔枝的商业化程度较低。常见的变现模式包括广告、游戏、电商等,但荔枝目前的收入仍高度依靠在线音频娱乐版块,即直播打赏,且荔枝越来越依赖于虚拟礼物的销售。

这样的变现模式与平台的用户规模高度绑定,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2020年第一季度的用户规模环比增加5%,2019年至今,荔枝的季度用户环比增速一直位于个位数水平,暴露出了音频市场用户规模的天花板较低的问题。音频市场的用户规模不比直播和视频,音频相对小众,用户规模进入了缓慢增长阶段后,获客成本又会跟着提高,营收增长也有可能随之放缓。

再从用户的付费率看,2020年第一季度荔枝每月付费用户占月MAU平均在0.83 %,2019年第四季度平均为0.76 %,均未超过1%。而虎牙(HUYA.US)当前的付费率在4.03%,哔哩哔哩(BILI.US)的付费率达到7.77 %。与同样采用UGC模式的虎牙和哔哩哔哩相比,荔枝的用户付费比例远低于虎牙和哔哩哔哩。可见,荔枝的UGC模式在激活用户付费意愿、提升用户粘性等方面表现不佳,付费率指标还有非常大的转换与提升的空间。

在变现模式单一且付费率较低的情况下,荔枝的收入只能依靠付费用户数量推动。这样又需要加重销售和营销开支。因此,寻找有效的新变现模式成为了荔枝的燃眉之急。

行业发展向好,优化与探索效果待显现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音频市场规模为175.8亿元,同比增长55.1%。预计到2023年,国内在线音频用户规模将超9亿,市场规模将达到700亿人民币。在线音频市场的渗透率仅为45.5%,存在巨大的增长空间。

优质原创内容不断涌现,用户付费意愿持续提升。音频内容的形式也愈发多样,音频直播模式的优化发展更是拓展了多元收入。此外,全场景生态的深化发展更是给在线音频行业更多的想象空间,将推动在线音频市场规模进一步增长。作为当下中国最大的用户原创音频内容社区及互动音频娱乐平台,荔枝在未来仍能享受到巨大发展带来的红利。

从财报来看,2020年第一季度荔枝的研发费用较去年同一季度和第四季度都有所增加。荔枝持续的研发投入在于优化AI技术赋能产品和社区,且随着AI技术在各业务条线的布局以及精细化运营逐步优化完善,荔枝整体的运营效率预计将得到明显提高。另一方面随着收入规模的增长,荔枝的运营费用占比预计将继续维持稳定甚至有所下降,进一步改善利润率。

荔枝深耕UGC社区,2020年第一季度月活跃用户数量创历史新高,而其中月活跃内容创作者数量超600万。活跃内容创作者约占月活跃用户数量的11.4 %,2019年的占活跃用户规模的11.4%,增长比例维持稳定。月活跃内容创作者数量逐渐增加,在AI算法的内容推荐辅助之下,大量的内容创作者也都能被更多的用户发现,从而吸引更多类型的目标用户群体,形成良性循环。这样在建立良性的社区生态之后,将会逐步探索更多的盈利模式,如付费内容、粉丝会员、游戏联运、loT场景拓展收入等。

结语

从2020年第一季度的业绩表现来看,近年来传统盈利策略和单一的变现模式,并没有使得财务数据得到有效的改善。上市只是开始,我们可以预见的是,荔枝必将迎来更为激烈的竞争。未来是否能扫除持续亏损阴霾,成功丰富商业矩阵,依旧是挡在眼前的一道难题。如果荔枝能够更好地改进目前存在的问题,它就能更有效地利用其用户基础,使投资者受益。荔枝已经有所行动,效果还未显现,我们仍需要耐心地等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