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指责金庸的文字不够洋化,金庸回复:绝对不改

1997年7月28日,由香港无线电视台拍摄,李添胜执导,黄日华、陈浩民、樊少皇、李若彤等联袂主演的电视连续剧《天龙八部》在香港TVB翡翠台首播后,不久被引进到内地,并在内地掀起收视狂潮。

当时,内地有5个卫视台联播《天龙八部》,34家省级电视台几乎同一时间播放《天龙八部》。《天龙八部》收视率稳居第一。有关部门非常重视,出台了限制引进港剧、黄金时段不能播放港剧等措施。

《天龙八部》的热播,使得金庸武侠小说的热度再次上升。金庸15部三联版小说在内地卖得非常火爆,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印。可是,有一部分以正统自居的作家,非常不屑于金庸武侠小说的走红。其中,就有作家王朔。

王朔的一些朋友,是金庸的粉丝,很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王朔本身不屑于金庸的武侠小说。当《天龙八部》在内地火爆后,王朔在朋友的推荐下,买了一套7册装的《天龙八部》小说,“捏着鼻子看完了第一本,第二本怎么努也看不动了”,于是凭借“一道菜的好坏不必全吃完才能说”的自信,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了一篇《我看金庸》,对金庸和他所写的武侠小说进行破口大骂。

综合《我看金庸》一文而言,王朔对金庸武侠小说的指责,分为几个方面。

一是剽窃。王朔认为金庸抄袭《红楼梦》的人物设定,“他是真好意思从别人的作品中拿人物,一个段誉为何不叫贾宝玉?”

二是语言太老套,不够洋化欧化,“老金从语言到立意基本没脱旧白话小说的俗套。老金大约也是无奈,无论是浙江话还是广东话都入不了文字,只好使死文字做文章,这就限制了他的语言资源,说是白话文,其实等同于文言文。”

三是主题刻板,一成不变,“国旧小说大都有一个鲜明的主题,那就是以道德的名义杀人,在弘法的幌子下诲淫诲盗,这在金庸的小说中也看得很明显。”

四是塑造的人物有误导之嫌,“金庸很不高明地虚构了一群中国人的形象,这群人通过他的电影电视剧的广泛播映,于某种程度上代替了中国人的真实形象,给了世界一个很大的误会,以为这就是中国人本来的面目。”

从这篇文章里,我们可以看出王朔从骨子里对港台文学艺术的傲慢和轻视。在文章的开头,他便直截了当地说:“港台作家的东西都是不入流的,他们的作品只有两大宗:言情和武侠,一个滥情幼稚,一个胡编乱造。”在文章的最后,他又将“四大天王”“成龙电影”“琼瑶电视剧”“金庸小说”称为是“四大俗”。

有意思的是,将港台文学文艺骂为“四大俗”的王朔,本人也被别人视为“痞子文学”。

王朔的文章在《中国青年报》发表后,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媒体记者对此进行轮番报道。各方面的评论家和作家纷纷站出来表态。一时之间,各大论坛热闹得跟过年一样。

那么,这场论战中的另外一个主角金庸先生,又是怎么表态的呢?

当时,金庸先生居住在香港,有不少内地记者打电话到他家里,进行电话采访。但金庸一直没有进行正式回应。后来,上海《文汇报》收集了许多关于这场论战的文章,专程邮寄给金庸,金庸这才于1999年11月4日致信《文汇报》,对这件事进行了正式回复。

在回复中,金庸大大方方地接受了武侠小说“情节巧合太多;有些内容过于离奇,不很合情理;有些描写或发展落入套子”等缺点,并表示在自己以后的作品中(如果有勇气再写的话)希望能够避免。同时,金庸又明确表示,“至于王先生说我的文字太老式,不够新潮前卫,不够洋化欧化,这一项我绝对不改,那是我所坚持的,是经过大量刻苦锻炼而长期用功操练出来的风格。”

后来,金庸还在另外一篇文章《不虞之誉和求全之毁》中,以较大的篇幅回应此事。金庸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平静缓和,娓娓道来,但绵里藏针,非常厉害。

文章的第一段是“八风不动”,意思是你的话不会让我觉得没面子,因为你的境界远远不够。

第二段回应所谓“四大俗”,表示与香港歌星四大天王、成龙先生、琼瑶女士相提并论,“深自惭愧”。

第三段谈到在北京大学演讲时,曾经正面评价王朔的小说,“王朔的小说我看过的不多,我觉得他行文和小说中的对话风趣幽默,反映了一部分大都市中青年的心理和苦闷”。通过王朔、金庸的互评,高低立现。

第四段顺便挖苦了王朔一把,“王朔先生说他买了一部七册的《天龙八部》,只看了一册就看不下去了。香港版、台湾版和内地三联书店版的《 天龙八部》都只有五册本一种,不知他买的七册本是什么地方出版的。”言下之意是:你王朔显示不会买的盗版吧?作为一个写字的作家,你好意思买盗版?

在王朔、金庸论战喋喋不休之际,有人分析王朔之所以要主动跳出来“炮轰”金庸,是因为“文人相轻”,或者说“年轻气盛”“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倒愿意从另外一个角度看问题。

王朔发起这这场论战的时间,是在1999年秋冬时节。2000年初,王朔出版了第一本随笔集《无知者无畏》,收录了王朔近年“闲来无事”时写的文艺批评文章。《无知者无畏》的水平参差不齐,让许多读者很失望,但仍然卖得非常不错,首印20万册没用多久时间就卖完了。《北京晨报》评论文章分析说:“除了名人效应外,传媒的大肆炒作着实帮了他一把。”

由此而言,王朔还是深谙炒作之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