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曼实力如何?为何《诗词大会》频频“翻车”,专家一语道破实情

引言

《吕氏春秋·博志》曾云:“全则必缺,极则必反”。这句话也是我们常说的“月满则亏,物极必反”的出处,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庸理念。然而,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所谓尺寸感,却是一般人很难把握的标准和界限。

《运命论》里有一句经典名言:“故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人站在高处,必然会受到更多的关注与敬仰,若一旦出错,便会被其他人抓住不放,摔得很惨。就比如许多国学爱好者非常推崇的蒙曼老师。

▲蒙曼照片

01

如今中国迎来了“传统文化热潮”,在这些浪潮当中,蒙曼无疑是最受欢迎的“文化网红”,因为《中国诗词大会》而吸粉无数的她,没想到也因诗词大会遭到无数抨击。在《中国诗词大会》的第5季中,蒙曼对“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作出如下解读,“锄禾日当午”是指农民播种的过程,这一解读引来了众多网友的议论,毕竟这首诗是大多数人从小必背的古诗,。

俗话说:诗读百遍,其义自见。广大人民群众对于这首诗已经十分熟悉,对于诗意的理解已经有了自己稳固的认知。许多网友都认为这一句描述的,应该是农民在正午烈日之下进行锄草,并非蒙曼所称的“播种”。“播种”应该是在春天,此时描述的时间现在夏季,因此蒙曼在诗词上的实力也遭受了广泛质疑。

▲悯农画像

02

北大诗歌研究所研究员孙绍振先生,就曾直言:蒙曼对于诗歌的解读,实在不敢恭维。他举出了两个例子,一个是蒙曼对于刘禹锡的《乌衣巷》中“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解读,蒙曼认为诗句所呈现的是一派富贵气象,诗中的“百姓家”是“和美之家”。但对这首诗理解比较深刻的人,都知道该诗句描写的是物是人非的变迁沧桑,并非“蒙曼”所言“和美”的想法。

另一个例子是杜甫的《春夜喜雨》,对于诗中的“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蒙曼的解读是:“火辣辣的,连火锅的味道都出来了”。孙绍振先生对此不敢苟同,他认为当时的杜甫看见春雨来临,万物复苏,心中惊喜的心情,并非蒙曼所说的“火辣辣”的滋味,蒙曼的这一解读,与诗中的意思偏颇太大。据孙绍振先生所言,蒙曼的专业是历史,并非古典诗词,研究不够深入就向公众传达自己的解读,难免会有所错漏。

▲孙绍振演讲照片

关于蒙曼对《悯农》这首诗的解读言论,额昂许多人开始质疑蒙曼的实力,其实这不免有些过于严苛了。早在2007年,蒙曼就登上了百家讲坛,评述一代女皇武则天。当时蒙曼年仅32岁,是历届中最年轻的主讲人,这一记录至今还会被打破。她以精彩而通俗的语言,解读了唐朝武则天这段厚重历史,让观众沉浸在犹如听评书一般的享受。

03

蒙曼在讲台上同样是受欢迎的老师。2002年已经是北京大学历史系博士的蒙曼,回到母校中央民族大学任教。据说她进行备课后,教材里每个知识点她都如数家珍,讲起课来深入浅出,赢得了学生们在课堂上的满堂喝彩。

▲蒙曼讲课照片

因此,蒙曼的课常常是座无虚席,有时走廊上都挤满了慕名前来听课的学生。虽然她这次在《诗词大会》中有所纰漏,作为事实无可推脱,但如果因此就要一棍子打死她的实力的话,却有些矫枉过正了。

出生于书香世家的蒙曼,光是家里的书架就有二十几个,在家庭文化环境的熏陶下,蒙曼从小就养成了阅读的习惯。七八岁时,蒙曼便开始接触诗词,在父母的引导之下,每天都保持阅读两个小时的书籍。随着时间增长,蒙曼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书迷。因为长年累月的阅读,高中时她的语文与历史学科尤其出色,后来被直接保送至中央民族大学的历史系。一路走来,蒙曼也一直不敢怠慢,还是始终认真对待文化知识。即使在盛名之下,她的表现,大家都有目共睹。对于诗词的感悟,总有她足够独到的见解。

▲蒙曼照片

结语

对于这个时代而言,蒙曼是难得的传统文化引领者之一。大家的批评可以有,但若是过于苛刻。对于公众而言,未必不是一种损失。古人言:“尽信书,不如无书”,同样的道理,尽信人言,也就失去自我的见解。在知与行之间,其实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自我积极探索,才能够找到人生价值的钥匙。

参考资料:

《运命论》

《吕氏春秋·博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