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重农抑商有什么内在逻辑?难道古人不知道资本积累吗?

古代社会重农抑商,有特定的社会现实性,但是重农抑商并不是我们所认为的简单的抑制商业,重视农业的现象,不同的时期,重农抑商的覆盖范围以及重农抑商的作用是有不同的,而且在每一次社会生产力获得巨大飞跃的时候,人们都不会去提重农抑商.

就古代农民的生产力和生产积极性以及社会的农业生产可承受能力而言,每一次飞跃,大家都积极地将商业和农业进行互补,当商业过度泛滥的时候,重农抑商才会成为一个国家的基本国策。

在商业过度发达的时候,政府往往无法按时保证常规税收,所以通常会对工商业进行打击,以稳定当时的生产秩序,但这并不是封建时代重农抑商的全貌,而且在古代并不是所有时期商人的社会地位都很低,在夏商周时期的一段内,尤其是春秋战国铁器牛耕作为农业的第二次科技革命,扩张了社会的。

商人开始登上历史舞台,甚至插手政治,这一时期,各国虽然也进行重农抑商的政策,但是对于那些大商人和贵族根本没有任何限制所能限制的,也只是那些小成本的普通民众,因为它们更多的被要求耕种土地而大商人和贵族并非如此。

到了第二个阶段,也就是社会生产力趋于稳定,此时商业过度泛滥,而农业生产受到商业的影响,各个国家和一些思想家开始提出重本抑末的策略,保证基本社会秩序而重农抑商,其实也并非源于儒家思想,它确实存在儒家思想体系当中,但是孔子对商人和商业贸易并不排斥,甚至他的知名弟子当中也有商人,还对其赞扬有加。

因为他认为适度的商业可以促进经济发展和恢复,以及民众的安居乐业,明确提出重农抑商的是法家,法家的更多是从封建国家的角度去考虑商业,在国家发展中的地位的法家,通常用一个家的强有力的行政体制去进行重本抑末的国策,在商业过度泛滥的年代,非常有利于社会繁荣稳定恢复。

有很多人认为正是因为法家一直提倡重本抑末重农抑商,使得中国封建社会2000多年不曾前进,这纯属是无稽之谈,法家提倡的变法措施,都是根据当时当地的每一个国家的特殊情况而制定的,法律重在变,一次以后后世没能理解法家的精髓,而趋于保守,不愿变,那么这个锅不能由法家来背。

实际上,法家提出的重农抑商并不是不让商业发展,而是要保证商业的发展要依附于国家,也就是国家商业,并不是各地的大商人,凭借自己手中所掌握的一系列资源,而侵吞国家资源,必须要保证国家资源,必须收归国有,不得由私下里的商人进行买卖,动用国家的力量,保证市场安全,商业行为由政府主导,这样可以保证商业不过度繁荣,也可以保证商业不会萎缩,而成为农业的对手,双方相辅相成,这也是秦国富强的原因。

对于重农抑商而言,很多封建王朝采取的是两种手段,对于官商国家进行扶持,而一部分的私商严格管理社会地位最低,他们经常被,政府发配,一些商人形同罪犯,尤其是秦汉时期私有商人的地位很低微,但是这并不是说秦汉两代对于商人极为偏见,因为两个朝代都是官商盛行,盐铁酒以及各种税收必须由国家全部控制。

这也就意味着在当时没有现在非常全面完整的行政法规和体系之下,必须要保证政府对一个领域和行业的绝对主导,所以受到官方承认的商人通常会受官方委托经营相关产业,而其他的小商人则依附于此,大商人则可以通过国家的授权富甲一方登堂入室。汉武帝时期,一系列国家制度政策的改革,也有各地商人的影子,如果没有这些大商人出主意,汉武帝是很难弥补汉朝反击匈奴的持续财政亏空的。

只不过大商人获得政府的认可,在税收的时候可以有一定的优惠,甚至为政府办事,而所有的商业税收所征收的重税则都被中小商人负担,尤其这也不能弥补长期的对外作战,财政亏空的时候,汉武帝被迫向农民伸手征收中农业税,所以才导致西汉后期商旅凋敝,民众流离失所爆发起义的运动。

同时,一个王朝建立的不同时期重农抑商的反应也有所不同,在王朝建立初期,大部分的王朝即重视农业,也重视商业发展,希望能够通过商业的资本运作,迅速恢复农业生产,使商业贩卖照常进行并趋于繁荣,这也很快盘活了国家经济,增加国家税收,在这一方面,国家就可以弥补通过减免农业税而造成的国家损失,所以政府商人和农民三者共获利。

而到了王朝统治中期,往往会出现重农抑商的现象,因为商业利润很大,相比农业而言,会导致商业贸易过度繁荣,国家税收出现下降。同时,由于王朝中期土地兼并的问题日益凸显,一些王朝就会致力于改革,而改革无一例外,都是减轻农业税,增加商业税,而此时地方地主豪强和大商人又都是国家官僚,所以大概率的国家制度的改革是失败的,到了王朝末期,土地商业化数百年的土地兼并使农民失去了自己的土地,而将土地作为一种商品,使得贵族官僚大获其利,造成国内上下,矛盾失衡,最终引发战争。

抑商的根本社会原则是封建土地私有制,在土地私有的情况之下,皇帝虽然是名义上的天下土地所有者,但实际上都掌握在大大小小的地主和官僚手中,而且土地就是当时一切财富的来源,被贵族极为重视,而通过土地积累财富优势,当时速度最快的一种敛财方式,所以一些贵族和官员非常想要进行土地私有进而保证土地这一生产财富的财富商品化。

一些封建政府虽然知道这么做,长期来看并不利,但是短期内却可以激发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只不过每一个王朝成立初期都不承认土地私有将土地分配给农民,以后只留一部分的地为世袭占有,其他收归国有,每过一段时间就进行土地改革,确定土地划分,但是当王朝开始缺钱的时候,就没有人再重视这一点,土地私有制也会泛滥起来。

虽然封建土地私有制造成了重农抑商,封建时代一直非常稳定,并且极具规律,但不论是封建土地私有还是重农抑商,针对于当时的社会现实而言,并没有错,从自然环境来看,我国一直是一个幅员辽阔,平原众多的国家。对于农生产一直是十分重视的,所以人们希望通过各种形式激发当时的社会生产力,包括土地私有,包括税收改革,但是无论如何都绕不开土地,农民,商业化的社会规律。

总体而言,当商业贩卖的物资并非完全由农业领域生产,而是由手工业领域生产以后,农业和商业之间的矛盾才会有所缓和,商业时代也才会来临,这个时候重农抑商才有些显得落后,但可惜的是,中国宋元以后就出现了这种情况,然而封建政府一直不愿意改革,而固步自封,最终导致国家落后,在海洋商业贸易时代,被西方诸多新兴国家赶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