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花容月貌为君亡,扇面徒留芙蓉殇

李香君血染桃花扇,班婕妤哀怨秋团扇,而晴雯不同,她将那古往今来最寄托相思之物撕去了原来的光芒,或许也是为了了断古今痴儿女的相思愁肠。

那个占据十二钗副册之首的芙蓉花神,以极其明媚的样貌出场,最终以极尽断肠的方式收尾。或许芙蓉花才是她应存的地方,来了人间半晌,看过去的全是一片哀戚秋光。

便是那般芙蓉女子,落入大观园一趟,也惊惹了多情公子的遗憾与情伤。

风流灵巧,恃才傲物

晴雯的相貌是纵观全园里数一数二的人物,贾宝玉就曾说晴雯“是一盆才透出嫩箭的兰花”,王夫人也曾说晴雯“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象你林妹妹的。”正是因王夫人那句形容,才让“晴为黛影”这句总结有了根据。

晴雯的风流灵巧、花颜月貌就像极了黛玉。她生性浪漫,不欲与世俗的肮脏同流合污。如同潇湘妃子旁的青竹一般,傲立在自己的世界里,做自己的冰清玉洁身。

她同样有自己骄傲的资本。黛玉有风雅诗文做配,晴雯有夜补孔雀裘为自己正名,她并不是作为花瓶摆设在可有可无的角落,她是那春日枝头最艳丽的芙蓉花,有自己张扬的资本与才华。虽文墨次之,却在一针一线上,让自己的灵魂高于了身旁的其他。

身为下贱,心比天高

论人情世故,晴雯是极为不擅长的。她恃才傲物,没有小姐的命,却有着小姐的脾气。无论宝玉、黛玉,只要她不快,一样可以懈怠。黛玉夜访怡红院便是典例,在不知何人之时她便可以坦然地吼上一句:“任你是谁,明儿再来。”更不提同她一道的袭人,遇上这位芙蓉花神心情不愉快了,也是损得利落不惧。

就连整个庭院里最威严的主母王夫人责骂她两句,她都能将自己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反倒将旁人数落了一通。她并不是在为自己推卸,而是在为这个世道长存的奴性最自己的抗争。她生来的尊严感容不得这般责骂,而这尊严感之所以长存于此,也与宝玉的纵容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多情公子挂念了她半世,多情公子纵容了她半生。宝玉对于女儿家的小性子多是纵容与谦让的,对晴雯更是如此。而真正让晴雯感念的,是宝玉将自己当做了朋友,而不是下人。因为扇子责怪了她一通,后来却为了哄她高兴,将自己的折扇贡献出来,也让她做一回裂帛美人。正是这样的尊重,给了她莫大的支撑,也纵容她一步步在弱肉强食的社会里,走向了自己的终结。

她苦于生不逢时,苦于自己丫鬟的身子小姐的脾气。脾气暴烈、性格叛逆都是她逆风而生的闪光点,却也是她同那个时代格格不入的开端。黛玉寄人篱下,尚且收敛了光芒;而她我行我素,坚持自己的性格,过自己恣意的短暂半生。

抱屈还天时她仍旧不肯向世俗低头,被逐出大观园后她“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但仍决不屈挠,决不向统治势力求饶。临死之际她曾对宝玉说:“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我虽生得比别人好些,并没有私情勾引你,怎么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晴雯带着自己忠贞不渝的风骨,带着对统治势力满腔的愤恨,英勇悲壮地回了她的天庭,去了芙蓉花畔,守着年年岁岁相似的容颜而活。

晴雯走前,“将左手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铰下”,并“将贴身穿着的一件旧红绫袄脱下”,一并交给宝玉收藏纪念,并坦然道:“回去他们看见了要问,不必撒谎,就说是我的。既担了虚名,越性如此,也不过这样了。”就连大限将至,她都不忘自己的反奴性,依旧要高傲的离去,留给后人无限怅惘与怨恨。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

白居易有诗言:“大都好物不牢坚,彩云易散琉璃脆。”想来古人诚不我欺,晴雯的一生便是这首诗最真实的写照。她离开时,也只是在尘世里生活了短暂的二十余年。可她却琉璃身,玲珑心,冰清玉洁的来,美玉琉璃的离开。她看惯了袭人为了今后的地位生存爬上宝玉的床榻,冷眼看遍了那些小丫头们暗自里肮脏的手段。可她仍旧守着自己的底线,不做旁人的玩物。

而宝玉最为喜爱她的,也正是她这般的傲气。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宝玉曾邀请过晴雯同床而眠,但晴雯始终坚持着回了自己的被衾。那些大观园的丫头们,哪个不是挤破了脑袋要得宝玉喜欢,可她偏不如此,她要做那高高入云端的花神,人间的情爱,入不了她的双眸。

她的判词凄婉,“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霁”字意为晴天,“雯”字指代云彩。但霁月难逢,彩云也易散,好物总不牢坚,她的招人怨,还是让她魂归了离恨天。

在悲剧性的故事里,没有谁获得了圆满。她的离世太过复杂,社会的黑暗是主力,她的风流灵巧在一旁助推,多情公子的痴念、纵容给了她导火索,让她不得不玉石俱焚,清白离开。但这一切总归是必然,封建的社会里容不得她的反叛,而磨不平的棱角只能落得被世俗批判。 我还是愿意相信她的结局,去了芙蓉花的仙境里做了花神娘娘。仙境没有尊卑,也没有弱肉强食的摧残。或许那里才是她应存的地方,她继续做着风流灵巧的自己,继续绣芙蓉花海的绣篇。七情六欲无法亵渎她的高贵,天上本是她的人间。

她撕了扇,却撕不断痴男怨女的情感。多情公子仍旧带着愧疚挂念,可她早已忘却了曾经短暂经过几十年的尘世间。

作者:霜见十九,00后自由写手,喜爱一切古风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