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书画家才有资格称为“著名书画家”与“大师”!

弘扬传统文化,传播书画艺术

传播:书法 |国画|文化 | 艺术| 教育

时下,书画界“著名书法家、“著名画家”、“大师”一词可谓是什么人都在标榜自己为“著名”,感觉十分时髦,自己也洋洋得意的。一些媒体常常用“著名”、“大师”一词来标榜某些书画家,而藏界也以收藏“著名书画家”、“大师”作品为时尚。记得有一年,中国画展艺委会组织部分专家以无记名投票方式,评出了20世纪13名杰出的中国画大师,排名依次为:齐白石、傅抱石、黄宾虹、吴昌硕、林风眠、李可染、潘天寿、徐悲鸿、张大千、蒋兆和、刘海粟、石鲁、黄胄。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排序引起全国书法、美术界的极大关注。于是各地书画家也各抒已见,有的评论家认为这样的评选十分幼稚和荒唐,有的还专门召开了研讨会,对这一仿效当今流行音乐排行的做法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三十年来,中国社会各界好像都患上了“大师综合焦虑症”。近来,因为“高原”“高峰”的说法而愈演愈烈。

凭良心说,当代的书画,从整体上看,是比以往任何时代的水平都高。但是,从最顶层看,却没有一个画家能与以往的“大师”比肩,更何谈超越。放眼世界,这也是一个没有“大师”的世界。但是,世界人民好像也并没有太多的焦虑。

看看最近的诺贝尔文学奖(这是诺贝尔奖里唯一接近艺术的奖项),今年是石黑一雄,在世界上大多数文学评论家眼里他并不是“大师”(在文学界称之为“文豪”),只是一个“好作者”而已。他们说:“在六七十年代,诺贝尔委员会积极找寻文豪……当下最需要找寻文豪,诺贝尔委员会却只把视角聚焦到好作家身上。”所以,上一次是鲍勃·迪伦——一个歌手;再上次是斯维拉娜·亚历塞维奇——一个记者。这也仅仅是一小撮人吐吐槽而已。大家更关心的是与自己的生活直接相关的——除文学奖之外的,其它奖项。但是,就是公认的“文豪”——至少在当下的中国,也是没有人看的。君不见,前几年有媒体做了年轻人“最读不下去的书”的调查,结果,排在第一的就是《红楼梦》。

人民群众和业界专家想的好像正相反,他们不要看“大师”,他们不需要“大师”,当然,他们也没有什么“焦虑”。我前面说的社会“各界”,指的是“业界”。

正是因为没有“大师”,所以,这成了一个空档。所以,企图以此牟利的人就乘虚而入。所以,就“大师”遍地。

李公明认为:“由艺术界的官本位引发的艺术圈权力崇拜症和由市场的天价现象引发的艺术资本崇拜症是‘大师’乱象背后的制度性腐败现象,是当代中国美术界最突出的两块毒瘤。这‘乱根’不除,在利益驱动之下的‘大师’乱象难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