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足没了!赵本山:中国足球是一盘好菜,但夹菜的筷子有毒

2020年5月23日,中国足协在官网公布了三级职业联赛俱乐部的参赛名单,并公布了取消职业足球俱乐部注册资格的名单,辽足位列其中。

这意味着:辽足,没了。

辽宁队有过辉煌。

从1984年至1993年,辽宁队称霸中国足坛整整十年,期间拿下2个足协杯冠军、6个甲级联赛冠军、1个亚俱杯冠军、1个全运会冠军。当时,辽宁队的众多铁杆中,不乏狂热地想让自己儿子将来踢球的球迷,肇新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的儿子名叫肇俊哲。骑着自行车,肇新生四处为肇俊哲寻找可以踢球的场地和可以踢球的队伍,最终,他找到了张引。

1990年4月29日,辽宁队拿到了亚俱杯的冠军。多年后,肇俊哲对此仍记忆犹新:是在老五里河拿的冠军,马导还有唐导,全在球场上,赢完球绕场一周。我们那个时候是小队员,特别小,看着他们拿冠军,那感觉,无比的光荣,以后要成为其中的一员。太牛了,那时候看。我立志一定要成为辽宁队的一员,当时还没想国家队的事,上了辽宁队,能够到这个球队当中成为一员,是一种光荣的事。

几年后,张引带的这批孩子,进入了辽宁队一线队。

肇新生清楚地记得儿子进辽宁队一线队时的情景:“儿子进了一线队,那个高兴劲,我是在厂里倒铁水,那时候在小饭店里,大啤酒,然后猪肉炒了一大盘子,我请全班20多人吃的饭”。

1999赛季,张引培养出来的这批孩子,在辽宁队挑起了大梁,作为升班马的辽宁队在甲A赛场掀起了青春风暴。

在全国范围内,辽小虎都受到了极大的欢迎,辽宁队的球员们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球迷的大量来信。

高大帅气的张玉宁,收到的球迷来信与礼物最多。

1999赛季甲A最后一轮,辽宁队客场挑战北京国安,如果取胜,辽宁队就将达成以升班马身份夺得甲A冠军的奇迹。

上半场,曲圣卿为辽宁队首开纪录,他以17粒进球锁定了甲A金靴。在下半场,北京国安阵中高雷雷那记抽射,击碎了辽宁队的甲A冠军梦。

1-1的比分保持到了全场比赛结束,辽宁队最终以1分之差屈居那个赛季甲A的亚军,冠军球队是山东鲁能泰山。这个亚军,成为了辽宁队在甲A与中超时代取得的最好成绩。

在此后的21年间,辽足经历了好几番风风雨雨,换东家、换主场、遭遇降级、主力球员大量流失。其中在2005年,赵本山曾担任辽宁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刚上任不久,辽宁队在客场0-5惨败给了大连实德。比起球队惨败更让赵本山心凉的,是辽宁队球员在场上大失水准的表现。

这场球,直接让赵本山看傻了眼。

原本信心十足的赵本山,几个月后便失望地选择了退出辽足。从赵本山当年说的一番话中,能发现辽足、中国足球存在的一些问题:

这些队员很可爱,他们对我说了很多的真话,实心话,提醒我要注意什么,改变什么?怎么管理,大家的心都谈开了,但我的心却慢慢地凉了,要想在中国搞好足球,搞出点成绩,肯定我得上下地周旋,到处去活动,这么干足球,赵本山就累死了!

足球这东西,时间长了,可能只会带来麻烦。现在这些搞足球的人,很多都没有正儿八经地干,里面牵涉了很多复杂的社会问题,说到底它可能给你惹出很多事端。本来我的时间就很有限,搞这个我整一身的事,还耽误了自己的事业,这就犯不上了。

现在的中国足球,就像一个大盘子,里面放了很多菜,很多筷子都伸进来夹好吃的菜。假如这些菜是干净的,大家也都洗干净了筷子,那这盘菜吃起来是很好吃的。但现在比较可恶的是这些筷子都有毒,结果不仅仅是把菜给污染了,还传染给了其他拿着干净筷子进来夹菜的人,这样搅在里面就没有意思了,中国足球是一盘好菜,但玩的人把它玩坏了,比如我要继续搞这个足球,就必须搞歪的邪的,我不会玩邪的,所以咱不玩了。

我觉得在离开的时候,自己还是问心无愧的,在经营上的那些帮助肯定有一些,在成绩上也有明显的提高,我进入辽足的时候,球队的成绩是倒数第二名,最后是倒数第五名。今年有几场球我比较满意,主场对鲁能、康师傅,客场打上海的一个队,其他有异常。还有很多场比赛,他们打得不像辽宁队,这几天陆续有些队员来看我,足球运动员从接受训练到最后退役,也就是十几年的光阴,来的这些人我都告诉他们,千万别玩假!

我相信球迷应该有一个清醒的判断,现在这个情况,谁撤退谁是聪明人。当你找了个对象,开始发现她很漂亮,爱得死去活来的,可当有一天你发现,她同时和十个男的搞对象,这下你的感觉全部完了,最后的结果只能分手。

这个俱乐部本来和我就没什么关系,我是帮忙来的,我投资进来的无形资产都在那里,另外,我为什么要投钱呢?这个俱乐部是谁的?是我的吗?我投钱投给谁?主人不是我,东家是谁我都不知道!比如俱乐部买卖了队员,但资产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又不是法人!

欠薪,已困扰辽足多年。在2020年的2月19日,辽足球员桑一非曾发了条微博,提到了辽足的欠薪问题:

“迟迟没有结果,大家都很忐忑!其实这件事情埋怨不了谁!球员一年一分钱没有拿到,拼了命的保级,为了什么?就是辽足的招牌!那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利益不对吗,农民工找政府要工资天经地义!所以球员上诉是很正常的!俱乐部忙活了一年,求爷爷告奶奶要政策拉赞助也尽力了!不是俱乐部有钱不给大家发,是真的拿不出钱!这件事没有对错,只有包容跟理解!还是那句话,球队还在一切都有希望!球队没了,结果只有双输!祝大家都能奔一个好前程!”

曾在中央电视台《足球之夜》工作十多年的孙雷,跑了几年辽足,与俱乐部和球队的不少人相识,对辽足的情形颇为了解,今天他在微博上写道:

辽足大概是国内人情味最浓的俱乐部,另一个不好听的说法,叫不职业。直到21世纪10年代的尾声,辽足还保留着大量体工队时代的痕迹,抹不去,不忍抹去。终于,在金钱的冲击下,人情支离破碎,只留下历史。

看来,职业化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中国足球依然不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