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与唐朝交流密切只是错觉,200多年只派了13次遣唐使

当问起最喜欢古代哪个朝代时,相信多数人都会选择拥有300多个朝贡之国的大唐。大唐领土辽阔,是我国古代从秦朝以来,首个并未修建防胡长城的大王朝,特别是大唐先后将东突厥和薛延陀消灭后,四夷各族甚至把战争艺术家——唐太宗李世民奉为天可汗,而最为我们津津乐道的,便是日本等藩国一直对大唐的学习,但其实,大唐同当时日本官方交往的次数是屈指可数的。

我们在学习古代史时得知了“遣唐使”一词,就是这个词给我们了一种双方交流频繁的错觉,实际上,从公元630年起(即大唐李世民贞观四年、日本舒明天皇二年),到公元894年(即唐昭宗李烨的唐乾宁元年、日本宽平天皇六年),这较为漫长的264年的时间里,日本官方以双方外事交往、从中国学习先进文化制度为目的派遣“遣唐使”的次数,仅仅有13次,在公元653年到669年这17年里,日本较为密集地5次派遣遣唐使,而随后200多年的时间里,日本官方平均30年才会派出一次遣唐使。

然而真正意义上同日本做到密切交流的,则是领土范围在今天我国的东北和朝鲜半岛的靺鞨人(满族人的祖先)政权——渤海国,渤海国建立了谴日使制度,从公元727年到919年的192年间,共向日本派遣了34次使者,日本也向渤海国派遣了14次使者,同时,朝鲜半岛上的新罗国也同日本交往密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