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许多新词就这样合法化的

【异史氏曰】人如何可以快速出名,立马成为专家或权威。无论中外,套路基本一致,《为什么要扯淡》的作者有如此分享,抄录如下:

个人、公司或政府通过科学来合法化和推动自己的利益与计划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新鲜的是这样一个概念--合法化的知识仅仅意味着无论什么主张,只要能通过有效的公共关系活动得到大肆推广或者能够被无争议地出版在杂志或期刊上就是合法化的,这其实是很容易做到。

那么就出现了“那个词”。尽管它就像其所指涉的那些欺诈与歪曲一样常见和普通,但是仍然有些领域该用却没有使用这个词。

你没有使用与拒绝使用有个毛用,它已经通过种种手段合法化了……譬如有人对某人发明的“语文要素”就比较膜拜,连篇累牍退出语文要素与语文教学的文字。天津岳君,则直截了当向其请教:能提供“语文要素”的定义让我们学一下吗?主要是想看看这个东西是怎么让“语文老师感到课堂的目标感更强了”,另外“目标感”也请详细解说一下。有意思的是得到的回应是:我对语文要素的概念也不是很清楚,因为他们只是提出了这个概念而没有解释,也承认不是很准确,但依然在鼓励一线教师使用。我最近接到一个任务,上一节课,这一课的单元要求围绕所谓“围绕一个意思把一段话写清楚”这个语文要素教学,所以通过写下感受,试图让自己清晰一些!我也欠学,博君一笑吧。

哈哈,然也!“合法化的知识仅仅意味着无论什么主张,只要能通过有效的公共关系活动得到大肆推广或者能够被无争议地出版在杂志或期刊上就是合法化的,这其实是很容易做到”。

异史氏曰,《国际粪便学》杂志说,《为什么要扯淡》“这是一本研究扯淡的上乘之作,你所能想到的方法,本书都以哲学分析的方法对扯淡进行了定义”。可以预料,“语文要素”之类,必将大行其道,至于质疑者,你就等着被形形色色的“那个词”绑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