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人物浅析:晴雯,低出身匹配不了清高性情的一个丫头

大观园中的众多丫头,最喜欢的是晴雯,她虽是一个丫环,身份低下,但是却没有丫环那种低人一等的心态,对哪个主子也没有刻意讨好,而是尽职的去做好自己的本分,更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傲气,让人看着舒服。

1、骨子里显着傲气

也许是晴雯身上的那股子傲气,使得她从来没觉得低人一等,所以当她把扇子跌折,被宝玉说了两句时,她能够尖刻的反击,用话怼回去。

这样的场景,如果是袭人,或者麝月,任一个其他丫头,可能就不吭声了,受着了,只是因为自己的奴才,主子说两句就说两句,不会想着反抗。

可是晴雯,她却没有因为自己是个丫环,就甘心让宝玉随意的训斥,或者让宝玉把在外面受的气撒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成为一个出气筒,这是她对自己的人格的维护,做出的反抗,在贾家这样的高门大府里,这是很难得的。

就象宝玉生日那天,大家射覆,湘云说了一句:”这鸭头不是那丫头,头上那讨桂花油“,晴雯就不干了,与几个丫头过来说:”云姑娘会开心儿,拿着我们取笑,快罚一杯才罢。怎见得我们就该擦桂花油。“

这样挑主子理的话,也就晴雯能说的出来,也只有她把自己的心摆的很平,身份低下,但不意味着心也低下,该有的傲骨还是有的,虽然不能大剌剌的反抗,但是在适当的时候,也要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就象怼宝玉,就象挑湘云的词。

2、非常清高

晴雯这高傲的性子,也使得她在行事上非常清高,做丫头就是做丫头,本本分分的做丫头,坚决不做那些鬼鬼祟祟的事情,坚决维护自己的清白。

怡红院里,大丫头们都争着往宝玉身上凑,袭人在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之后,就与宝玉行了云雨之事,而麝月更是与宝玉不清不楚,就象晴雯说的那样,什么都没有呢,就上头了(宝玉给麝月篦头发),而碧痕更是侍候宝玉洗澡,一下子洗了两三个时辰,洗的床腿、席子上到处都是水。

小红更是想法接近宝玉,屋子里没有大丫头,宝玉自己倒水喝里,小红赶快奔进来给宝玉倒水,给自己接近宝玉制造机会。

可是,唯有晴雯,从来不屑于做这样偷偷摸摸的事情,当宝玉要她一块洗澡时,她直接的拒绝了,这是她清高的一面。即使她知道贾母的意思,将来终会指给宝玉,不是通房,就是姨娘,可是她也不在没有名分的情况下,委屈自己,稀里糊涂把自己给了宝玉,这样的拎的清,自尊自爱的姑娘,真是太让人爱了。

晴雯从骨子里散发着傲气,又清高的不得了,所以眼里不揉沙子,看不过眼的事情时,总是不管得罪不得罪人,都要随自己的心意来,并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3、保持着真性情

晴雯看不上袭人、麝月几个大丫头与宝玉那不清不楚、黏黏糊糊的事情,所以不管别人脸上是否受得住,她不高兴了,就拿话来怼人家。

就象她说袭人:”还没挣上姑娘呢,就开始我们了。“

就象她说麝月:”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

当她看到小红给凤姐跑腿,没有干怡红院里的事情时,嘲讽的说:”攀高枝去了。“

坠儿偷了平儿的镯子,被她知道后,非常愤怒,立马就要把坠儿赶出去,麝月劝说,宝玉劝说才稍稍压压气,最终也没有压住,把坠儿叫进屋骂了一顿,然后赶了出去。

其实这不是她应做的,这是怡红院首席丫头袭人的职责,只因袭人母亲病重回家了,晴雯就看不过去,嫌坠儿丢了怡红院的脸,说什么也要赶出去。

就象芳官与她干娘因为洗发水的事情起了争执,她会护着芳官。因为莹儿几个小丫头掐了园子里的花编花篮子,被春燕的妈看到,追着春燕打,这违了规矩,宝玉在训斥春燕妈时,晴雯会插嘴说:”赶出去算了。“

她没有想着这样会得罪人,只是凭着对怡红院的爱,维护怡红院的规矩出发,无论是赶坠儿还是要把春燕妈赶出去,都是这一个心思,可是无形中得罪了许多下人。

那些下人也都是抱团的,这为晴雯最后被赶出去留下了祸患,但是她从没有在意过,只是一心一意的维护着怡红院,一心一意的侍候着宝玉。

4、尽职尽责

宝玉写了几个字说让贴门上,然后就跑出去了,晴雯生怕小丫头们贴歪了,贴斜了,贴的不好了,大冷天的,爬高上低的,自己登着梯子,冻的手都僵了,自己爬上去贴好了,就为了执行宝玉随口说的一句话。

她的可爱之处,不在尽职工作,而是在宝玉回来后,巴巴的表功,说自己如何受冻,又如何怕小丫头贴不好,自己又如何爬上去贴上去,拉了宝玉出来看。

宝玉的雀金裘被烧了一个洞,因怕贾母发现,让宋妈拿出去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能修补的人。晴雯生着病,强撑着病体,把宝玉的雀金裘补好了。

曹雪芹给了晴雯一个”勇“字,其实不单单指晴雯在病中补雀金裘,而是指晴雯在心里的勇,在行为上的勇。

她是一个丫头,却把自己当成小姐一样,指甲留了好几寸长,在怡红院里随情所意,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高兴了与姐妹们一道玩耍,不高兴了,也不强忍着自己。

她从心里不认为自己低宝玉一等,所以与宝玉并没有严格的主子奴仆的关系,就象袭人说的,她时不时的还要刺宝玉几句,把自己当成小姐似的看待。

不高兴了,也会给宝玉甩脸子,宝玉哄她,让她撕扇子,她就随自己的心撕,她撕扇子时,完全没有想着那是糟践了东西,在麝月说她时,她也不意为意,只因为撕扇子高兴,开心,所以不管什么扇子不扇子,只是开心的撕扇子。

那个时刻,晴雯身上那种随情所意,那种可爱,那种傲气,很自然的流露,让人看着喜欢。

5、出身匹配不了她的清高

晴雯在怡红院里,可算说是一股清流,这股清流是保持着她的真性情,可是她的真性情与她的身份严重不匹配。

她打骂小丫头,教训她们,与老婆子们争执,殊不知这些都是得罪人的事情,虽然她的出发点是好的,是为了维护怡红院。

可是,她没有意识到,她其实和她们一样,都是贾府的下人,并没有高人一等,并没有免死金牌。

所以王善保家的逮着机会,告了晴雯一状,王夫人趁此机会把她赶了出去。

晴雯这个最维护怡红院,唯一一个与宝玉清清白白的人,却被冠上一个”狐狸精“的罪名给赶了出去,晴雯至死都觉得冤屈,实际上,也确实是最冤屈的一个。

可是,作为下人,不但身子,连命都是主子的,她没有机会申诉,只能带着委屈,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去做花神了。

晴雯,虽然她清高,她高傲,尽职尽责,但是她的悲剧在于,她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不能决定自己的人生,只能任着主子的喜好来左右自己的命运,这才是她的可悲之处。

所以,曹雪芹让她的死,不是死,而是去上天上,去做花神去了,更是做那清水出芙蓉的芙蓉花神去了,让人不再有遗憾,留给大家的是更多的,美好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