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新片,够大胆!

说起国内最会演戏的女演员,

有一个人总是被忽视——郝蕾。

她饰演的杨宇凌、静妃、十三姨、余虹,无一不让人惊艳。

近几年,郝蕾客串的电影不少,主演的电影几乎没有。

《浮城谜事》上映8年后,郝蕾终于在电影里当了回主角——《春潮》:

这部电影先后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和FIRST青年电影展上亮相,

不论是演员阵容,还是题材内容,它都备受瞩目。

演员阵容上,郝蕾+金燕玲,双“金马女配”同框。

题材内容上,原生家庭+女性主义,容易引发讨论和共鸣。

上线3天后,《春潮》的评分稳定在了7.2分。

有人认为它是难得的勇气之作,有人认为它是苍白的空洞表达。

不论如何,单是冲着郝蕾,它也值得一看。

01

《春潮》的海报上是三个面色凝重的女性。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电影中她们的“戏”关于亲情。

更确切地说,关于原生家庭带来的伤痛。

片中的三个女性,都是典型的“两面派”。

纪明岚,对外人热情大方,对家人刻薄恶毒。

她退休后致力于为社区做贡献。

或者带着大爷大妈们为合唱比赛做准备,

或者帮忙调解社区居民之间的情感纠纷,

或者包饺子代表社区献爱心。

纪明岚感恩党,感恩国家,感恩社会,唯独怨恨家人。

对死去的前夫,她恨到逢人就诉苦。

她恨他是裸露狂,恨他多次耍流氓让自己跟着丢人现眼。

对女儿郭建波,她怨到天天羞辱。

她认为女儿的记者职业是“吃里扒外”。

“拿着国家的工资,吃着国家的粮,还要批评揭露,有这样子的吗?”

“我们做人要是连这一点感恩的心都没有,真是连畜生都不如。”

她怨女儿吃自己的喝自己的还没好脸色。

“我还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呢。”

就连对外孙女,她也是喜怒无常。

郭建波,在外是揭露真相的记者,在家是沉默隐忍的女儿。

采访性侵学生的老师时,她上去就是一巴掌。

此时,郭建波的愤怒是外放的。

但在家里,她却敢怒不敢言,只能无声反抗。

纪明岚训斥她在家抽烟,她转手把烟摁在饺子皮上。

纪明岚带社区大爷大妈在家排练,她就放水让排练不得不终止。

女儿把姨姥送的玉给她,她转头就把玉埋在了家门前的花盆里。

等纪明岚羞辱完她离开后,她用手掌握住了床头的仙人掌。

郭建波有一个女儿,但除了她没人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郭建波一直在不同男人间辗转,用不幸来惩罚自己,报复母亲。

她把“相亲对象”带回了家,又当着母亲的面吓跑了他。

郭婉婷,郭建波的女儿,纪明岚的外孙女。

在家人小鬼大,在小伙伴面前才做回孩子。

在姥姥和母亲“战争”的夹缝里,郭婉婷过早地懂事了(其实是更敏感了)。

多少次,她都充当着姥姥和妈妈之间的润滑剂。

这个家里,男性是缺席的。

不论是纪明岚的黄昏恋人周叔,还是郭建波的男朋友,

他们无从懂得,也无法填补对方内心的深渊。

这个家的扭曲和病态,恰恰和男性有关。

他就是纪明岚的前夫,郭建波的父亲。

02

这个男人的形象,

在纪明岚心中和在郭建波心中截然不同。

作为丈夫,他的流氓行为给纪明岚带来的只有屈辱。

他在戏院裸露身体,吓跑了纪明岚的女学生。

他在菜市场摸女人的屁股,还被别人老公打了一顿。

他甚至把小姐带回家,因为给的钱少,被小姐报警说强奸。

特殊时期,在国和家面前,纪明岚选择了国。

为了跟他离婚,

纪明岚写了很多举报信揭发他,半夜叫醒女儿去哭诉去控告。

但曾经,

纪明岚正是为了改变命运,才选择嫁给了这个有城市户口的男人。

作为父亲,这个男人用温柔仁慈给郭建波带去了温暖。

郭建波第一次来月经,

母亲冷冷地说“怎么来这个了”,父亲却教她叠卫生纸,用热水给她泡脚。

郭建波人生的第一次鼓励和祝福,都来自父亲而非母亲。

没想到,这唯一的温暖,这唯一的家,被母亲亲手毁掉了。

郭建波说,

“你每一次咒骂他,我都在心里憎恨你一次。”

“你摧毁的不是一个家庭,而是母亲在我心里的形象。”

看到这儿,你可能会问,

难道这个家庭的悲剧全都怪那个荒谬的时代吗?

当然不是。

海报上,有一句宣传文案,

“你和母亲的关系,决定你和世界的关系。”

片中每个人的“扭曲”多多少少和自己的母亲有关,并多多少少影响到了下一代。

纪明岚的母亲是一个“吸血鬼式”的母亲,

她不关心女儿婚后过的是否快乐,只是一味地催女儿往家寄钱。

纪明岚是一个有强烈控制欲和占有欲的母亲,

她控制着家里的气氛,占有着一切,不给任何人喘息的余地。

郭建波是一个想爱却失去爱的能力的母亲,

她尽量温柔尽量陪伴,尽量不把家变成战场,却还是无法保护女儿不受伤害。

小小年纪就八面玲珑的郭婉婷,羡慕他人有幸福家庭的郭婉婷,

长大后会成为什么样的大人呢?

片中的女性,不论是纪明岚还是郭建波,

她们怨恨母亲,用尽半生逃离母亲,

但最后还是变成了一个不合格的母亲。

悲剧就这样轮回着,像宿命一样。

只有当纪明岚陷入漫长的昏迷,这悲剧才按下了暂停键。

03

在刻画母女关系的沉疴难愈上,

《春潮》无疑是大胆的,毫不留情正中要害。

在外人眼里,

纪明岚热情大方,包容未婚先孕的女儿,宠爱没有父亲的外孙女。

只有和纪明岚最亲的人知道,

她时常恶毒地诅咒女儿,她时常会当着外孙女的面发飙。

她剥夺了女儿做母亲的权利的同时,也剥夺了外孙女享受母爱的权利。

她有可恨之处,也有可怜之处。

这种原生家庭的伤害不是“樊胜美”式的,也不是“苏明玉”式的。

它是如此隐蔽,如此致命,如此难以诉说。

毕竟是女性导演执导,片中的多处细节真实又细腻。

纪明岚的台词,句句扎心,让有同样经历的人深有同感。

“我不能说话?我的家我说话算数。”

“你们吃着我的喝着我的,还想我笑着服侍你们,门都没有。”

郭建波的动作,无一言语却把内心情绪表达得淋漓尽致。

一个手掌握仙人掌的动作,把她的隐忍痛苦展露无疑。

一个看着乘客给孩子喂奶时满脸温柔的表情,透露出她的羡慕和失落。

纪录片式的拍摄手法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故事的真实感和锋利感。

当然,《春潮》的缺陷也不少。

叙事过于零散,多处转场突兀生硬,容易造成观众情绪上的割裂。

比如上一场戏还是郭建波带着女儿在外面玩,下一场戏纪明岚就毫无征兆地昏迷住院。

先不说两者之间毫无关系,纪明岚突然昏迷的作用好像只是为了促使郭建波袒露内心。

通过让一个控制型母亲失语而使家庭战争平息,这样的设置到底有些刻意。

片尾郝蕾长达7分钟的独白本该是情感爆发,却因前面没有足够的情绪铺垫而显得空洞苍白。

郝蕾的独白里,有对父亲形象的补充,有对母女战争由来的说明,有对女儿未来的担忧。

这么大的信息量,一股脑全都用独白说出来,不仅难以引发观众共鸣,反而让人觉得尴尬。

在影妹看来,这7分钟独白,要么不说,要么可以用电影语言表达。

片中的意象繁杂众多,有些是神来之笔,有些却画蛇添足。

梦中的黑羊,在逼仄空间里生活的长颈鹿,

这些意象是自然的,是能够让人共情的。

散发的红衣女人,粉色的和平鸽,

这些意象显得过于刻意,让意象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片尾,是四处漫溢流淌开来的水,现实中又有超现实的意味。

它流经各处,把准备上台朗诵正能量诗歌的郭婉婷引到了湖畔。

在这里,她不必再看人脸色,不必再强行“欢乐”。

在这里,她做回了孩子,感受到了久违的自由。

生生不息的水,

是沟通,是包容,是和解,是自由。

原生家庭带来的伤痛真的无解吗?

这无形无状又无处不能抵达的水,

或许就是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