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谈廿四史:莫忘把伍子胥逼上复仇路的费无忌

——读《史记》卷六十六《伍子胥列传》随笔

◆《日本新华侨报》总主笔 蒋丰

“心”字头上一把“刀”,那就是一个“忍”字。要在滴血的刀下忍耐自己,这需要何等的定力。司马迁《史记》卷六十六《伍子胥列传》,就是写了伍子胥这样一位“隐忍成就功名”、干脆地说就是“复仇英雄”的故事。但是,其复仇成功的结果也不过就是“掘楚平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而已。

坦率地说,我不喜欢“复仇”的故事。一个人,如果心有怨气和仇恨,就会把自己的终极目标放在“抱怨”和“复仇”的上面。所谓的“抱怨”,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吐槽”,那一定要寻找机会、寻找对象。寻找机会的过程就是失去机会的过程,寻找对象的过程就是在找谁可以做他的负面情绪垃圾箱的过程,为此而设定的终极目标一定是精准但微小的。

有人说司马迁在写伍子胥的过程中嵌入了自己的人生经历与情感。此话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作为“复仇者”的司马迁是以成就一部“前无古人”的伟大史学著作为目标,而是不是以杀一个人为目标。其伟大的史学著作——《史记》,影响了中国两千多年的社会及其帝王,不知道比具体报复一个人、杀死一个人要高明多少。如果说,一定要做“复仇者”的话,我愿意做“司马迁版”的复仇者。

相比之下,我特别在意《伍子胥列传》中的一个人物——“费无忌”。此人与伍子胥的父亲伍奢一起给楚平王的太子做老师。但是,费无忌并“不忠”于楚太子,而是不惜一切地拍楚平王的马屁。楚平王让费无忌帮助太子在秦国物色一位可以做妻子的女人,他在秦国选中后回来就向楚平王报告说:“这个秦国的女人是绝对的漂亮,您可以自己用的,今后给太子再找一个。”楚平王也就顺势把太子的妻子候选人归为己有了。当然,这还不能叫“扒灰”。但费无忌为人的恶心由此可见一斑。

接下来,费无忌还给太子的老师伍奢上眼药,导致楚平王把伍奢投入牢狱。紧跟着,他又建议让伍奢的两个儿子——伍尚和伍子胥来看望他们的父亲,借机把他们“一窝端”。其后,伍尚来看父亲,果真和父亲一起被伤害了。伍子胥呢,从此走上为父兄雪耻报仇的道路。

如同我们今天谈到军事家孙膑的时候,一定要谈到当年嫉妒孙膑之才而下毒手致其残的庞涓。今天我们谈到伍子胥的时候,也必须谈到逼迫伍子胥走上复仇之路的费无忌。重要的是,费无忌式的人物,今天依然活跃在世上,表现形式有所不同,但内心中因为嫉妒而萌生出来的对他人排斥、陷害乃至于希望杀人灭口的愿望并没有改变。对费无忌们,可以回避,也可以规避,像伍子胥一样不中他的圈套,走“隐忍就功名”的道路。(2020年4月24日写于日本东京“丰乐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