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疫情如此严重,总统要负多大责任?

南美已经成为新冠疫情的重灾区。其中巴西的情况最引人关注。

目前,巴西确诊人数接近40万,仅次于美国;死亡人数约2.5万,世界第六。 泛美卫生组织预计,到8月4日,巴西死亡病例将达到8.83万。

而“半岛新闻”网站27日一则报道称,有研究显示到八月初这一数字可能高达12.5万!

巴西掩埋疫情中死亡的人的一处坟场 (图/axios.com)

曾在防范寨卡病毒、疟疾以及艾滋病毒感染方面取得不错成绩的巴西,怎么会到这一步?

专家们认为有较多客观原因。但几乎所有媒体都提及,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也要负相当大的责任。

巴西在1月底发现首例感染,在随后一段时期,疫情扩散并不快。

3月12日,博索纳罗的新闻秘书检测呈阳性,引起一定程度的国际关注。3月13日,巴西卫生部开始行动,建议地方政府取消大型集会,要求入境者,无症状的居家隔离7天,出现症状则隔离14天。

当时巴西还没有死亡病例,现在回看,巴西卫生部的这个决定显得有力而且有远见。

但不到24小时之后,卫生部就撤销了这些建议,理由是地方政府“提出了批评和建议”。

然而,路透社26日的一篇报道称,让巴西卫生部取消建议的压力,是来自巴西总统府民事办公室主任布拉加·内托。

总统府民事办公室在巴西政府内非常重要,主任有“超级部长”之称,被认为是巴西“权力第二大”的官员。内托是一名将军,今年二月被任命现职。

3月16日,博索纳罗下令成立“危机内阁”,也由内托领导。路透社的报道称,这标志着巴西抗疫的话事权,从卫生部门和专家转移到内托手中。

随后,内托和卫生部门以及专家的不同就显露出来:卫生部门和专家希望严厉限行,但内托秉承博尔索纳罗的意思,认为防疫不能耽误经济发展。

博索纳罗认为疫情不严重 (图/abcnews.go.com)

博索纳罗对卫生部也不满。

4月16日,主张“封城”的卫生部长曼代塔被解职,由泰奇继任。5月16日,主张封城抗议的泰奇也觉得干不下去,宣布辞职,博索纳罗任命没有任何卫生工作背景的现役将军帕祖洛担任临时卫生部长。

帕祖洛倒是很挺总统,5月24日,不顾世卫组织和专家保持社交距离的要求, 参加了支持博尔索纳罗的游行示威。但巴西的疫情却越发严重。

对此,路透社报道称,“博索纳罗派将军们去抵抗新冠病毒,但这场战争中巴西正在溃败。”

报道还说, 巴西政府内很多人都希望说服博索纳罗实行严厉的限制措施,但没人能说得动他。4月20日,博尔索纳罗还说,“民众不可能一直呆在家里,因为他们的冰箱空了啊。”

也有和博索纳罗持相同主张的。路透社报道称,经济官员一般都反对封城措施。巴西病毒学家克罗达说,一名负责退休金改革的官员甚至称,“死亡病例多是老人,这是好事,一方面可以让经济表现更好,另一方面可以减少我们的退休金赤字。”

总统及其团队如此,巴西也就和美国差不多。总统支持者反对封城,全国为如何防疫争论不休。

在最近的一次记者会上,有记者就巴西确诊病例不断增多一事提问时,博索纳罗反问道:“那又怎么样?不好意思,你想让我做什么?”——颇有特朗普的风格。

博索纳罗和特朗普 (图/businessinsider.com)

有观点认为,其实博索纳罗比特朗普“更危险”。

特朗普说一种抗疟疾的药的防新冠病毒,但他只是说自己吃了,博尔索纳罗则让卫生部将这种药列入防疫指南;

特朗普只是谩骂和他意见不同专家,博索纳罗则炒掉了他的卫生部长。

所以说,尽管病毒进入巴西不能怪博尔索纳罗,地方政府不听话也不怪他,巴西大城市人口密集、卫生条件差、医疗资源不足,也不能怪他。

有些国家认真防也防不住,有些国家佛系防,效果也还不至于太差。这些都是未定之数。

但身为总统,博索纳罗防疫中的言行,只能用不负责任和危险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