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死亡人数破10万,是怎么走到这一天的?

28日,美国死亡病例突破10万。

一直以来,人权是西方最引以为傲的价值观,其核心是生命权。但对于10万丧生于疫情的普通美国人来说,少数政客标榜的“保障人权”四个字如此苍白无力,而又带着残忍。

“少数人有、少数人享、少数人治”——这是美国作家、奥巴马撰稿人戴维·利特对当下美国的评价,他在《时代》周刊的文章中愤怒又无奈的承认,新冠肺炎疫情危机是美国民主的失败。

的确,疫情有如为历史按下了快进键,把这个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置于旋涡中心,美式民主从所谓“历史的终极形态”快速坍塌。

民主,到底应该是什么样?

民主不是推诿扯皮,而是让制度发挥有效作用

10万人丧生,这个数字是一块黑色警示牌。

它提醒世人注意,当美国少数政客忙着吐沫横飞,“甩锅”推诿时,10万美国人已付出生命的代价;当他们为两党政治无所不用其极时,有10万人将永远无法再为“民主”投下自己的一票。

民主,其过程是听取每个人意见,目的是找到最大公约数,按大多数人的意见即公共利益办。而且,一旦找到最大公约数,少数就要服从多数,不能再自行其是,从而让制度发挥出最大效能。但在美国,当“大选年”遭遇“大疫年”,一些政客出于“民主”本能的第一反应,并非保护公共利益,而是自己的私利。

他们为了保住选民支持,守财奴一般一遍遍数着支持自己的选区,信誓旦旦地表示病毒不会在美国大面积传播,无视中国通报的疫情,无视世界卫生组织的警告,甚至试图将新冠肺炎淡化为“新冠流感”。加之联邦政府不对地方治理负责,地方也无法协调全国资源,CNN主持人表示,这就导致了无法形成国家合力,对疫情防治的延误影响不言而喻。就连前卫生部高管都痛心疾首地表示,美国错过了抗疫最佳“窗口期”。

同期确诊病例的曲线,中美完全是相反的走势,当3月19日美国的确诊人数达到7087人时,中国本土新增确诊病例已经“清零”。

举国之力中承载14亿人民的意志,制度效能在人民民主中发挥出巨大优势:10天建成火神山医院、19个省份对口援鄂、4.2万余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400万社区工作者坚守一线……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CNN主持人在节目中愤恨地说,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美国政府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那就是——不作为。

那些美国政客热衷的“民主”,无法保护民众的生命,无法应对显而易见的公共危机,更无法发挥出制度效能以解决全新的治理问题。

10万个悲伤的十字架,就是一些政客操持“民主”触目惊心的成本!

民主不是庇护少数人,而是维护公共利益

10万人丧生。这个数字给少数人的“民主”刻下字字滴血的墓志铭。

“世卫组织要对疫情负有责任”“是中国把病毒传播给世界”“核酸检测是各州自己的责任而非联邦政府”,随着一些政客推卸责任的花样不断翻新,美国民众的噩梦也在一轮轮上演:大量的美国民众还是得不到应有的病毒检测,14%的成年人因承担不起医疗费用放弃治疗,近40%人口永久性失业……

此前在3月18日的白宫记者会上,曾有记者向美国总统特朗普提问:“为什么那些无症状的职业运动员能够得到检测,有关系的人就能排在队伍前面吗?”特朗普回答:“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如今,10万人再无人生。美国一些政客对此的解释冷酷得可怕:政府无需为每一个美国人的生命负责。

的确,美国政府没有为一般民众的生命负责。在疫情最严重的纽约,西班牙埃菲社在报道中这样描述:“疫情分布图上显现出一条清晰的弧线,从北部的布朗克斯区开始,穿过皇后区,最后抵达布鲁克林区,将纽约的穷人社区勾勒出来。”

穿梭在高楼间的大型冷藏车,里面装着患者的尸体,已成为纽约陷入危机的标志;因为毫无防护和隔离措施,挤在一间公寓里的家庭,只要一个人得病就意味着全家面临着死亡;72岁高龄的出租车司机,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继续开车,直到因罹患新冠肺炎而再也无法握住方向盘那天……

但美国有些人的利益却得到了极好的维护。《时代》周刊这样写道:企业权力在美国民主制度中的影响逐渐扩张,减缓了政府应对疫情的速度,但加快了重新开放经济的速度,尽管美国民众认为现在重新开放经济并不安全。

这场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美国一些政客操持的“民主”正在制造史无前例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不仅区分富裕与贫穷,更分隔生与死。

民主不是政治斗争的装饰,而是实现人类共同价值

10万人丧生,这个数字仍没到终点。

如今美国疫情数据还在日日攀升,某些政客非但不去思考如何应对,反倒是将精力继续放在指责中国抗击疫情的努力上。

美国的“民主”在对华态度上,画出一道清晰的轨迹:

1月,中国首遭新冠疫情冲击时,美国政客反应神速,第一时间包机撤侨,商务部长罗斯幸灾乐祸地宣称“疫情有助于加速制造业回归美国”。2月,疫情在美爆发,总统特朗普面对镜头轻松自然,坚称“病毒不久将神奇般消失”。3月,全美疫情告急,国务卿蓬佩奥等政客纷纷将新冠病毒诬称为“中国病毒”,“甩锅”推责。4月,密苏里州总检察长以莫须有的理由,向中国提出天价“索赔”的诬告滥诉。

在这些美国政客的手中,疫情已经成了攻击、诋毁中国最锋利的武器,冷血又荒谬。

疫情之下,所有人都期待,国际合作勠力同心、携手共进。但美国一些政客却倒行逆施,事事都要“以我为尊”,处处强调“本国优先”,不仅加剧了新冠病毒在美国肆意传播造成的大量死伤,还在为全球应对疫情危机增加难度。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直言不讳地批评:特朗普政府表现拙劣,应对危机缺乏合作。就连铁杆盟友都深切感受到来自美国一些政客的恶意,遑论美国认定的“敌人”。在伊朗,人们不仅承受着疫情带来的痛苦,同时还不得不忍受着美国的制裁,药品和防护用品也被阻止进口。伊朗政治领导人表示,这样的做法简直是“邪恶至极”。然而,即便面对国际社会的呼吁和日益增长的关注,美国没有任何放弃“极限施压”的迹象。

民主不是政治斗争的装饰,而应实现人类的共同价值。世界唇齿相依,人类命运相连,国际社会需要大国负责担当,而非在疫情中增加新的不安与混乱。当中国医疗队奔赴海外打响携手挽救生命的战斗,当中国专家向世界无私分享抗疫的经验,当中国科研人员与多国开展研究疫苗的联合攻关,当中国物资出现在世界的每个角落……相形之下,孰优孰劣,想必每个人心中都有答案。

病毒是同人类争夺地球统治权最有力的竞争者。如何战而胜之?即便覆盖着层层攻讦推诿,答案永远清晰直白:

唯有守望相助,坚守人类命运共同体,才是正道与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