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父侵犯8岁女儿,韩国法官:这不是侵犯,小女孩也有错

“爸爸上来就这样插进去拔出来,当时我好痛。”

这是一个韩国8岁小女孩儿被继父实施性暴力后,跟警方描述自己被侵害过程时所说的话。

难以想象她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小小年纪遭到这样的伤害,还要懵懂地描述整个过程。

示意图

法律本该保护她,让犯人付出应有的代价,但现实却是恰恰相反,这起“继父对女儿施加性暴力”的案件,在二审时不但让犯人减刑,而且就业限制也从10年降到了5年。

为什么?

法院给出的理由是:“受害者的陈述极其模糊”,没能“更具体、更详细地把过程表现出来”。

一个八岁的小女孩!要怎么逻辑清晰、细节详实地陈述自己被继父侵害的过程?!

这个理由,真是荒唐至极…

而仔细回顾这个案件的细节就会发现,这样的荒唐,其实随处可见。

“要对妈妈保密,这是我们俩的秘密”

事情发生在2018年的夏天,在这个重组家庭里,继父B某对于自己妻子带过来的这个8岁的拖油瓶一直都很不待见。

动辄就对妻子大叫大嚷,“给别人养孩子,都不知道感恩!”

而小女孩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受到来自继父的精神虐待和身体暴力也是数不胜数。

“找你爸爸去吧!”说着把8岁的孩子赶出了家门。

本来孩子待在重组家庭心理上就会有些脆弱,缺少归属感,再加上B某毫不收敛的虐待,

大呼小叫、骂骂咧咧都是家常便饭,还经常会用手掌打孩子。

长此以往,孩子在家里都是战战兢兢的,看人眼色生活,对于这个暴戾的继父,更是心存恐惧。

示意图

人渣不会因为孩子年纪小而心存怜惜,相反,他只会利用孩子的弱小更变本加厉地折磨她。

继父开始对小女孩伸出魔爪,触摸她特定的身体部位,慢慢地他胆子越来越大,即使是全家人在客厅一起睡觉的时候,都会触摸女孩的身体。

有一次,女孩和妹妹吵架吵哭了,继父装作安慰女孩的样子哄她上床,对她实施性侵犯。

女孩不愿意靠近,他就用手机放她平时喜欢的视频,以此来诱导小女孩。

每一次性虐待时,这个恶心的大人都会对女孩说“这件事要对妈妈保密,这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秘密。”

出于对继父强烈的恐惧,女孩虽然很痛、不愿意,但还是被迫接受,也没有告诉妈妈。

根据检方起诉书显示,女孩“没能说出来的理由”是,“我觉得(继父)会打我,或者杀死妈妈。”

从继父平时在家里的表现,女孩得出这样的结论丝毫不让人意外。

她才八岁,就得要为了生存委曲求全、保持缄默,在家时时刻刻担惊受怕,忍受着继父的精神虐待、身体暴力和性虐待,简直太让人心疼了。

让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付出代价,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受害者只是表达了消极的拒绝意向,没有积极抵抗”

负责这起案件的检察官的主张是,继父B某威胁女孩,使其无法抵抗后犯下了罪行。

因为是未满13岁的未成年人,根据《儿童青少年性保护法》等,犯罪嫌疑人适用的罪名有:

1、强奸

2、类似性行为

3、强制猥亵等等

这里的类似性行为有人可能不太理解是什么意思,概念说明一下就是指:

通过身体接触来实现性快感和满足的行为统称,即并无真正性侵。

那么“类似性行为”跟“强制猥亵”又有什么区别呢?

如果对受害者做出了抚摸胸部或大腿等行为,就会被判定为强制猥亵罪。

但是对阴部插入手指等行为就会被看作是类似性行为。

有一个以“类似性行为”罪名宣判的旧案是:

韩国大法院曾经判过的一个案子,对自己亲生孙女长期实施性暴力的70多岁男性,最终判处有期徒刑7年。

由于儿子离婚,爷爷金某从2012年开始抚养当时8岁的孙女,从2012年12月到2017年8月,金某在家中多次对孙女进行猥亵,并试图强奸。

他最终判决的罪名之一就是“类似性行为”。

回到本案,不管罪名坐实在强奸、类似性行为还是强制猥亵,都有一个关键性的前提就是:

必须确认施暴者对受害者使用了“暴力或威胁”。

检察官提出的根据是继父平时暴虐的态度,和女孩内心的恐惧心理,她说过,害怕自己如果拒绝了继父,母亲可能会受伤。

这很符合逻辑对吧,但一审法庭并不这么认为。

相反,法庭觉得继父B某的一系列行为并没有达到“暴力或威胁”的程度。

“A某(受害女孩)只是表明了消极的拒绝意向,并没有积极抵抗。”

“暴力和威胁并没有达到让A某(受害女孩)无力反抗的程度。”

依照一审法庭的逻辑,一个寄人篱下的八岁女孩,每天看人眼色、小心翼翼过活,

在她遭遇到身边成年人性侵害的时候,就算内心怕得要死,怕自己被打,怕妈妈被杀,也要奋起反抗,不能消极拒绝…

法庭可能是想表达这个意思:你已经八岁了,不是小孩子了。

法庭否认了“暴力、威胁”的部分,觉得这是“威力”造成的犯罪。

“威力”啥意思呢?达不到暴力威胁的程度,但却是压制人意志的力量。

Fine…

经过这一系列法庭为施暴者的“辩白”之后,一审继父B某被判有期徒刑12年。

但你猜怎么着,他还挺不服气的,提出上诉,检察官心说:你还不服气,我还不服气呢,也要求法庭承认继父的“暴力、威胁”行为。

于是,二审法庭开始了。

“受害者的陈述极其模糊”

2019年8月30日,负责二审的首尔高等法院刑事8部没有接受检察官的主张。

那施暴者的主张呢?法庭接受得很趁手。

继父被减刑至9年,原本10年的就业限制也降到了5年。

我全家已经没有办法再震惊下去了。

为什么减刑?

一审时的“强奸”被改成为“丑行”,这是最关键的,相当于否认了性侵害行为的发生。

凭什么否认?

二审法庭觉得受害者陈述不可靠,受害者对强奸过程“没有进行具体详细的描述。”

法庭表示,“如果作为成年人的被告确实对年幼的受害者实施了性暴力,那么当时的受害者可能会感到相当的痛苦和疼痛,

但受害人却说,‘当时爸爸放进去的时候很疼,但并不是每天都疼’、‘稍微疼了一下’等等,

这样的说法有点模糊,对于最核心的部分没有具体的详细描述。”

一个八岁小女孩,她可能完全没接受过性教育,对于自己可能会遭受性暴力、性虐待更是一无所知,你想让她怎么详细描述?!

就连妇产科医生所说的“可能是因性行为导致的阴道瓣破裂”,法庭都没有接受。

为啥不接受?

法庭:受害者阴道瓣状态可能是先天就那样呢,而且在医学上很难明确区分损伤的原因。

就这样,因为八岁的受害者没有详细描述出自己被侵害的过程,二审判决否认了施暴者继父实施性暴力,只是承认了猥亵罪。

这个判决结果已经被韩国大法院承认。

然而无论是身处法律行业的律师们,还是心怀朴素是非观的网友们,都没办法接受这样一个结果。

律师们说,这是一场没有考虑受害者年龄的令人遗憾的判决。

一位叫赵恩杰(音译)的律师表示,“8岁女童(在相关犯罪过程)中是否真的有能力反抗令人质疑。

在进行强奸和类似性行为的过程中,可能也有相当程度的按压或禁锢身体的行为,这本身就应该看作是对孩子的严重暴力行为。”

更有律师直言,“(像受害者一样)年龄层的孩子正确判断是非的能力还很低,

他们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正在遭遇什么事情,应该考虑到这些孩子的精神水平和特殊性”。

赵恩杰律师

律师们还坚持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里讲道理,网友们的祖安之魂已经熊熊燃烧了。

“疯求了吧…”

“失智了吗?”

“疯了吧,我们国家法律为什么这样,这是2020年的判决吗?”

“西八”

“西八”

“为什么???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啊??是为了钱吗?还是为了权力?到底是什么让你这么做的?”

“大法院判决???西八”

所有人都被这样的判决结果震惊到无语,对于未成年人实施性暴力,却得以减刑,甚至连强奸和暴力的罪名都被驳回,

这样的判决不仅令人心寒,而且很有可能成为恋童癖性侵犯们的“犯案指南”,让他们对于伤害未成年儿童更加有恃无恐。

法律没有成为保护未成年儿童的盾牌,而是去强迫8岁的受害者“详细具体地描述被强奸的过程”,并且一再为强奸犯开脱。

“真的要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