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集团“鼓励”总部员工自购红旗车 另有多位高管被传离职

财经网汽车从相关渠道了解到,在基本完成了集团内部处级干部“人手一辆红旗车”的情况下,一汽集团现在计划把自购红旗的措施也推广到员工层面。

一汽集团出台政策“鼓励”员工自购红旗相关车型,以提振销量,另外多位高管传出离职消息。

财经网汽车从相关渠道了解到,在基本完成了集团内部处级干部“人手一辆红旗车”的情况下,一汽集团现在计划把自购红旗的措施也推广到员工层面。

相关资料显示,一汽集团总部的“一般员工”如果购买或者租赁了红旗品牌的相关车辆,同时行驶证或者租赁合同为该员工本人或其配偶,即可每月领取500元的用车补贴。

另外,一汽集团的高管也有变动,包括总会计师等在内的多位高管被传已离职。

就上述有关一汽集团总部把用车补贴和购买或租赁红旗车进行捆绑,以及高管离职等相关情况,财经网汽车联系到一汽集团相关部门,对方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总部员工“车补”捆绑红旗车

财经网汽车了解到,一汽集团总部之前发放的“用车补贴”标准有四个级别,分别为“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级”、“部门总经理、部门副总经理级”、“总监级、高级主任级及以上(高级专家)”和“主任(专家级)”,每月补贴金额从高到低依次为3900元、2500元、2500元和1250元,此次新标准增加了“一般员工”,补贴金额为每月500元,而且除了“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级”未涨之外,其他三个级别相比原标准分别增加了1000元、700元和750元。

上述车补的发放条件为购买或者租赁红旗品牌2011年之后的量产车型,包括H7,H5,HS5,以及E-HS3等。

也就是说,按照车补发放的新标准,员工需要购买或者租赁红旗品牌相关车型后,才能拿到自己的车补。

针对可能出现的因家庭困难无法新购红旗车、从而拿不到车补的现象,新标准还规定“过渡期”——对于“家庭困难的主任级及以上员工”以及“夫妻双方均为总部主任级及以上”的情况,均可以给予6个月的“过渡期”(5月1日-11月30日),过渡期内的车补按原来的标准发放,也允许暂不购买红旗车。

财经网汽车了解到的其他相关信息显示,员工如果贷款购车,可以从某银行和其他三家一汽系金融或者租赁公司办理,其中两家最低首付为20%,另外两家可以零首付,最长可以贷款5年,月利率为6-7.63‰。

全款购车的话,红旗HS5、HS7、H5、H7等几款车型,员工可以拿到9折、发票7.1折到8.1折等不同的折扣价,而且还能叠加惠民补贴,以及置换补贴等优惠政策。

另外还有租赁选项。

红旗H5型动版和HS5智联旗悦版最长可以租赁8年,最短租赁一年,租赁8年最低月租金为1730元,租一年最低月租金为3523元。

资料显示,这份标准的实施时间为5月1日。

除了上述车补捆绑购买红旗车之外,一汽集团的高管也发生了人事变动。

多位高管被传已从一汽离职

财经网汽车了解到,从去年下半年以来,一汽集团传出数起高管离职的情况。

有接近一汽集团的相关人士称,最近离职的高管是战略管理部部长胡咏。

公开资料显示,胡咏是一汽“老人”,清华大学毕业后即加入一汽集团,且担任过一汽-大众销售公司总经理、一汽集团总经理助理、一汽轿车总经理等关键职务,2017年9月调任一汽集团战略管理部部长。

此前在春节前后,一汽集团发展制造部部长韩新亮离职,其曾担任首任红旗事业部部长、发展管理部部长等职务。

再往前的2019年下半年,一汽集团总会计师曾祥新离职。

一汽官方网站显示,现在的“公司领导成员”中,并无曾祥新。根据公开报道资料,在2018年6月底,曾还出现在“公司领导成员”一栏中。

财经网汽车查询发现,曾祥新是在2018年2月份左右,接替到龄退休的原党委常委、副总经理、总会计师滕铁骑,出任一汽集团党委常委、总会计师。

就上述高管的离职情况,财经网汽车联系到一汽集团公关部相关负责人进行核实,但截至发稿未获有效回复,对于捆绑车补是否和提升红旗的销量有关,同样未能收到相关回复。

捆绑购车或为推升销量

一汽集团总部“鼓励”总部员工购买红旗车,或与推动红旗品牌销量有关。

今年1月的新红旗品牌发布会上,一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透露,2020年红旗的销量目标为20万辆。

根据一汽官方网站的消息,截至4月一汽红旗的销量达到了39500辆,同比增幅达到了111%。

如果这个增速能够延续到今年年底,20万辆销量目标的达成将是顺理成章。

但是从月度销量的角度去看,尤其是在2、3两个月疫情的影响下,红旗相对稳定的销量增速态势被打破。

公开报道显示,今年过去的1、2、3、4这四个月,红旗分别录得了12630辆、3725辆、8618辆、14500辆的销量业绩,虽然1、4两个月的同比增幅分别达到了142.7%和168%,但是疫情因素导致的2月份32.5%、3月份62.65%的增速,直接拉低了红旗的整体销量表现。

环比的振幅还要更大,今年前四个月的数据分别是3%、-70%、131.3%和68.2%,尤其是距离最近的4月份数据,显示出增长放缓的迹象。

这也与大市的走向基本吻合——根据中汽协的数据统计,1-4月份乘用车销量环比增幅分别为-27.1%、-86.1%、365.8%、45.6%。

红旗前四个月的销量是39500辆,全年目标是20万辆,达成这一目标需要从5月份开始的8个月里,平均每月的销量都要超过2万辆,而到目前为止,红旗的最高月度销量为4月份的14500辆。

这意味着不确定性因素开始增加。

但是如果一汽集团总部的员工们能够购买或者租赁红旗品牌旗下车型,将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销量目标带来的压力。

财经网汽车从接近一汽集团总部的相关人士处了解到,总部员工大约有4000人,其中包括数百名已经购买了红旗品牌汽车的处级干部,由此可知,即便处级干部们已经完成了购车,此次捆绑车补也将在今年年内为一汽红旗增加数千辆销量。

“摊派”购车范围扩大

一汽集团总部在把车补捆绑红旗品牌旗下车型后,部分员工表达了不同意见。

一位了解情况的相关人士告诉财经网汽车,有的员工家里已经有了其他品牌的车辆,现在总部推行的这种把车补和红旗汽车进行捆绑的措施,可能使得员工不得不卖掉手中的车,换成红旗品牌。

另一位知情人士也称,这种不买红旗车就不给车补的做法就是变相的“乱摊派”,“一些职工因此有不同看法”。

上述两位人士均提到,之前还发生过要求供应商购买红旗的情况。

财经网汽车查询发现,在2018年年中的确传出过一汽红旗要求供应商或者经销商购买相应红旗品牌汽车的消息,供应商还晒出了相关照片。

有接近一汽集团总部的相关人士表示,在处长们逐渐购买了红旗品牌汽车之后,今年4月份开始“鼓励”二级经理和员工购买车辆。

财经网汽车了解到,一汽集团总部的处级干部可能多达600人,这意味着过去几年这些处长们已经贡献了大约600辆的销量。

总结:

2018年,一汽红旗的销量突破了3万辆大关,2019年又突破了10万辆,同比增幅199%。如果按照这个销量增速,一汽红旗将会轻松完成2020年20万辆的销量目标。但是疫情改变了一切,在2、3两个月遭遇的销量损失是否能够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获得弥补,尚难定论。这种情况下鼓励员工购车,如果是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上,也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捆绑车补,并且使得员工不得不卖掉手头的车换购红旗,对于一汽集团来说,虽然能够获得一些短期销量,但长期来看并非长久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