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烟酰胺贵200倍,【实力大神】却被diss成智商税

Artist:Ivan Shishkin

自从成分党兴起,越来越多的童鞋开始关注成分;这本来是件好事,但貌似现在有点跑偏:评判某个产品的好坏,就是去成分查询APP上,在成分表里搜索诸如烟酰胺、视黄醇、虾青素这类网红成分;很多童鞋还特别喜欢关注烟酰胺的浓度,谁家浓度有10%,谁家浓度不够3%,如数家珍;判断防腐体系的标准,就是成分表上的防腐剂种类一定要少……

与此同时,如果看到了各种植物提取物、发酵产物、或者名字很朴素的成分,就认为这是忽悠小白做概念的产品,应该直接忽略。

看看这个成分表,VC+烟酰胺,浓度嗨挺高,600ml才5块钱,心动吗

然而……这是脉动的成分表。

▲脉动童鞋被迫跨界

“只靠成分表选产品,并不靠谱”——这是我们已经写过很多次的问题。尤其是如果菇凉们没有足够的相关知识储备,纯粹对着成分表选“猛药”产品,基本就属于一步步走向“自毁”模式了。

事实上,高水平的原料和配方,从【成分表】上基本看不出太多端倪。

现在我国护肤品市场的大环境是——随着成分党的兴起,很多新品牌/小品牌,已经迅速get到了中国消费者对于【成分表】的敏感,开始把【成分表】也作为营销文案的一部分。在这种氛围下,普通消费者就不要指望能完全依靠看成分表判断产品水平了——【唯成分表派】,比完全不懂成分、只看口碑和品牌的【感性用户】,更容易掉坑。

时光机

随着一批成分被捧上神坛,自然还有一批成分被狠命吐槽,“天然提取物成分”就被封为了“智商税成分“。

关于【天然成分】的迷思,我们曾经从“不要盲目追捧”的角度,写过专题文,吐槽了一味追逐“无化学添加”的所谓“纯天然”。

消费者往往很喜欢非黑即白的建议,要么“买买买”,要么“雷雷雷”,这就造成了这几年随着成分党的“无基础”兴起,【天然提取成分】,一下子就从众星捧月,变成了人人喊打。

天然提取类成分,到底有没有用?

先上我们的观点:

【天然提取类成分】可以很有效。

但是!

1,有效,并不是因为“无化学添加”;

2,到底是弱鸡?还是霸王龙?只看【成分表】完全无法判断。

之所以成为网红,

【便宜】也可能是重要原因

烟酰胺,视黄醇,透明质酸,首先一定要肯定的是,他们都是功效靠谱的有效成分。

但有效的成分那么多,其中不乏一些更温和的同诉求成分,为什么大家还是最推它们?使用成本相对比较便宜,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与此相对应的,不少【植物提取物】的使用成本,反而要高的吐血。

虽然面对最终消费者的护肤品定价中,非产品因素有很多(品牌溢价、广告宣传等);但护肤品原料行业是面向专业领域的,虽然其中也有某些贵价原料的价格与功效不成正比(比如“植物干细胞提取物“,并不一定比同诉求的非干细胞提取物的功效更强,意义更多的是对稀有植物原料的制备),但大体上还是能遵循一分钱一分货,十分钱七分货的规律。

时光机

这些关于护肤品原料的贵/便宜、功效与安全的强/弱,普通消费者从【成分表】上很难看出来。

随便举几个例子

【糖水解物】

是个效果不错的成分,由“五味子提取物”进一步精加工得来,虽然有个透着廉价低能的INCI成分名,但其实价格一点都不低能——价格是最贵的烟酰胺的200倍左右。

【印度獐芽菜提取物】

听上去好像很“菜”的一个成分,其实对竖向皱纹很有针对性。常规浓度的使用成本,大概是烟酰胺的几十倍吧。

【油橄榄果提取物】

第一眼看过去,貌似是个很普通、很传统、用于调节肤感/味道的东西,实际是一个“抗老成分”中的获奖专业户。常规浓度的使用成本,也大概是烟酰胺的几十倍。

当然,【便宜】不是缺点,【贵】也不是优点。但如果某些使用成本昂贵的有效成分,因为成本高厂商用的少市场推广的少大家就认为它们不如一些耳熟能详的成分好;甚至因为名字很“菜”、很“植物”,就被认为是“智商税”,这反而是被收了“税”。

很多医药界的重要成分,

源于植物提取

植物提取物,最常被diss的就是【功效】:是否有效?是什么成分在起效?

所以我们不妨眼界看开阔一点,用更强调功效的【医药领域】来说明。

很多童鞋都觉得现代医学开发出了很多非常厉害的新药,但其中来自天然的药物,顶多也就是一个【青蒿素】?其实远不止如此。

现代医学中最划时代的技术之一,就是发现了【抗生素】。但抗生素最初是怎么来的呢?

最初的【抗生素】,来自于细菌之间为了互相竞争、抑制其他细菌,所产生的分泌物。现在的抗生素药物,虽然很多因为成本考量和技术进步,已经是人工合成的了,但还有相当大比例来自细菌培养提取。

这么说可能不太直观,举几个例子

【青霉素】

如果采用【护肤品】的命名方法,大概会叫“青霉菌发酵产物滤液”;

如果按【日货代购】的习惯命名,应该会叫“青霉酵素”。

按照很多“无基础”成分党的成分表阅读习惯,第一感觉又是个可以忽略不计的“智商税”成分了吧?

【二甲双胍】

医学界几十年不断发掘出新功能的药物,高血糖必备药物,FDA迄今唯一认为可能具有延长寿命功效的药物,看名字绝对是化学人工合成药吧?

但它最初是从富含胍类成分的传统中东药材【山羊豆】里提取出来的。并且早年都是从山羊豆中提取,后来为了成本等考量,逐渐改成人工合成。

如果用一般的【护肤品】命名方法的话,它的名字大概会是“山羊豆提取物”……是不是瞬间没有了科技感?

【阿托品】

如果用【护肤品】命名方法,名字大概是“曼陀罗提取物”。

【吗啡、可待因】

可以叫“罂粟果提取物”。

【普鲁卡因】

可以叫“古柯叶提取物”。

【他汀】

“葡萄籽提取物”

……

再加上一些不太出名、但一看名字就知道是植物提取的药物,比如【紫杉醇】【麻黄碱】【雷公藤多苷】【长春新碱】等等。

你看,天然提取直接使用,一直都是现代药物的来源之一。而另一方面,从传统【天然提取物】中找到功效成分并稍加改进,也一直是药物研发的主要思路。只不过一般使用者日常较少接触原研药研发领域,没有关注这些而已。

护肤品层面,很多人喜欢的【水杨酸】和【乙酰水杨酸】(阿司匹林),其实是由“柳树皮提取物”水杨苷改进得来的。所以天然植物成分【柳树皮提取物】也和【水杨酸】有同样的功效诉求。

像【阿司匹林】这种,源自植物提取、经过人工改造而来的药物还有很多,很多药物更是经过了深度魔改到几乎认不出来。比如最近一度被认为对新冠肺炎有一定效果、而备受关注的【羟基氯喹】,也是一个典型的源自植物提取的人工合成药物。它的原型是来自“金鸡纳树”提取的奎宁(金鸡纳霜),分子式C20H24N2O2。

▲奎宁

而【羟基氯喹】,就是基于【奎宁】修改出来的合成药物【氯喹】的再改版。修改的说法主要是“吸收更好,并减少了氯喹的副作用”。

这种成分的改进,有点类似护肤品中大家很熟悉的【原型VC 】和各种【VC衍生物】之间的关系。

▲羟基氯喹

还有一点很有趣,这类来源于植物提取物的药物,可能会被发现一些附带效果,就像【羟基氯喹】【奎宁】【青蒿素】,除了治疗疟疾,现在还被认为可能对免疫系统的多种疾病或部分病毒感染有一定效果。【二甲双胍】被发现可能对治疗多囊卵巢、提升血管状态等有影响。

在【护肤品】中使用的【天然植物提取】,有些也可能会不断发现这种“意外惊喜”。

不要在护肤层面,

迷信【药用成分】

很多童鞋迷信【药用成分】,作为药物使用的【植物提取成分】,就觉得有效;而用在【护肤品】里的【天然提取物】,就全都一杆子打死,认为都是浑水摸鱼的鸡肋。

日常护肤,不要自行使用药用产品/成分,药物不是“物美价廉”的代名词。这点我们写过专题文,吐槽在小x书上推荐【护肤药膏】的行为。

时光机

事实上,医药领域,因为有专业的医生来把控,只要有效,是可以允许一些副作用存在的。几乎所有违法添加在【护肤品】里的“高危成分”(如:糖皮质激素、氯化铵基汞、氢醌、抗生素等等),都是标准的【处方药物】。

所以说,我国药监局反复发文劝导大家谨慎对待【械字号】【消字号】的护肤品,也是很苦口婆心了。还有很多商家总把“医疗产品比护肤产品更好”当成口头禅,真的只能理解为商家的智商筛查手段了。

说人话

一味标榜自己“无化学添加”的产品是典型的商业营销手段;但一看到【植物提取成分】就认为是鸡肋,同样不可取。

但是,虽然已经确认了很多【植物提取成分】都是有效的,可消费者如果真的想了解它们的功效,却是一件颇有难度的事。这主要是由于【植物提取成分】往往是一个复杂的混合物,在以科学角度看待时总是希望能够明确“到底是哪种成分在起效?”。因此,用现代科学的研究逻辑和方法来明确【植物提取成分】的作用机理,是现在科学界正在做的事。

【天然植物提取成分】,是强是弱,普通消费者看【成分表】是无法判断的。

一个成分表里有一堆天然成分的产品

既可能只是一篇由配方师精心打造的、顺应我国“成分党”风潮的营销文案;

也可能是功力深厚的实力大神。

即使是拥有完全相同的成分表的两个产品,也可能有着截然不同的效果、使用感。

【便宜】不是缺点,【贵】也不是优点。但如果某些功效成分,因为成本高品牌用的少市场推广的少大家就认为它们不如网红成分好,这也是一种“营销税”。

虽然我们一直在和大家讲成分、做科普,但我们也一直在说,对于“无基础”的普通消费者——有一种【坑】,就是对着成分查询网站/APP去数星星,并完全以此来判断一个产品的好坏。以我们看到的案例来讲,这种【坑】的踩雷风险,甚至高于完全不看成分的“纯感受派”。

优先选择那些——已经在成熟、规范的市场上,存在多年,并真实口碑良好的产品。

【成分】肯定是需要了解的,但我们认为,普通消费者关注【成分】的最主要意义,在于更加科学、合理地规划自己的【护肤流程】和【产品搭配】。尤其对避免【过度护肤】,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