仝卓,自曝高考舞弊第一人

作弊的人最讨厌。

他们事先努力不足,事发时用偷巧的方式找补;他们偷偷打破规则,倾倒正义和公平;他们用违反规定的方法一跃而上,挤占了原属于别人的位置……不道德,不诚信,有时候甚至违法。

但你见过不仅高考舞弊、还公然拉出来宣扬的人吗?

还真有人干这种事儿。一位年轻艺人,叫仝(tóng)卓。

01

仝卓是94年的小鲜肉,进入公众视野是因为一档叫《声入人心》的综艺。

这是一档美声歌唱类节目,比赛淘汰的压力不大,参加的小哥哥几乎都盘靓条顺、还有一副优美的好嗓音。颜值+才华的标配让这群“梅溪湖男孩”都圈粉无数,拿到“最终首席”的仝卓也是如此。

仝卓一炮走红后,他几乎成了芒果台最靓的崽,各种综艺、晚会、歌唱、主持资源都打包塞给他,演艺生涯未来可期。

这半年,他在湖南卫视的王牌节目《快乐大本营》中露脸频率非常高,很多观众说,仝卓已经成了“快本第六人”。

资源极好,平台力捧,观众买单。如果按照这个良好的势头发展下去,94年的他大红大紫指日可待。

然而就在前几天的直播里,仝卓和粉丝聊到了升学,不知为何突然得意忘形:“我当时一门心思非上心仪的大学,但是那个大学只招应届生,然后我还搞了很多很多,就是所谓的……”

说到这里他比了一个“你懂得”的手势,然后接着讲:“……我就成为了应届生。”

(图源于:荔枝视频)

说完后捂嘴窃笑,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随后补充,说自己即使这样也没考上云云。

仝卓这个“非上不可”的心仪大学其实是军艺,他提到过很多次。

可明明解放军艺术学院对招生对象有要求,必须是应届高中生,换言之,复读一年的仝卓已然不具备这个条件;

而且仝卓所在的山西省招办要做相应的资格审核 :

但是在仝卓之前的采访里可以看出,他总共考过两次:

第一次录五个他排第六,遗憾落榜;第二次录四个人他排第五,也最终无缘。两次凉凉之后,他最终去了中央戏剧学院。

真是奇哉怪也,为什么在这样的严格限制之下,仝卓可以用某种方式将身份从往届变成应届?为什么明明做了错事,几年之后还能大言不惭地说出来?以及,那句他没说下去的“搞了很多的……”,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无疑,这是赤裸裸的舞弊,这比作弊还严重,因为将往届生身份洗掉改头换面,那肯定不是仝卓本人所能完成的操作。

然而教育部早在09年就发出了五项禁令,其中之一就是“严禁骗取高考报名资格参加考试”,违规考生取消资格,有关人员要被依法处理。

所以,怎么改的?谁改的?

一个流量明星,居然敢公然表示自己在全国最公平严格的考试中曾采取某种不正当手段,这是什么性质,又会造成什么影响?

这件事一出,网友直接炸锅,连人民网也发声表示:教育公平事关中国未来,容不得一丝舞弊造假。

(图源于:人民网评)

很快,他的老东家快本就在宣传的微博里编辑掉了他的名字:

节目里的仝卓也被完全剪掉,连名字都打上了马赛克:

(图源于:扒圈小猪)

这已经是很严厉的警告了,而仝卓是怎么回应的呢?

他非常愤慨:“我考学失利了之后回到老家,我就不是高三生是借读生,大家就不懂这种悲哀,不明白我的心理,你们就在瞎说……那个时候我给自己心理暗示,说我就是应届生,你没有不一样,你享受平等的权利……”

接着脑袋一歪,泫然欲泣:“当艺人好难,说话不自由。”

解释为什么往届改应届了吗?没有。

道歉认错受到教育了吗?也没有。

通篇,他只说自己顶着压力复读不易,没考上就不叫作弊,当艺人不自由,这些都是网友黑他。

是吗?

请问是网友让你作弊、建议你往届改应届、逼着你在直播中承认的吗?都这么大的小伙子了,怎么还和巨婴一样?

做错事还堂而皇之的说出来、被全网批评也不低头。到现在为止,仝卓的微博已经设置了评论转发权限,俨然一副“我没错我不听”的样子。

然而,他曾经就读的中戏已经展开调查,对记者表示说“这个事情,我们招生办已经核实了,也跟教育部学生司进行了报备。”

毕竟高考作弊可是会判刑的,最高可达7年……

眼看事情越闹越大,晚上仝卓手写了一封道歉信。表示已经向中央戏剧学院申请撤销学籍学历,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事情发展到现在,仝卓的演艺之路,也已经基本凉凉了。

02

因为学术不端从此在娱乐圈里销声匿迹,这集我们都看过。

翟天临。

前脚是“不想读硕的”演技派老戏骨,数学19分也能超过一本线的翟博士;

后脚直接踩空,写了十万字的论文还不知道知网是什么;

最后落得一个取消博士学位、几年在娱乐圈寂寂无声、即使有一身演技也没人敢找他演戏的下场。

翟天临冤吗?

我觉得一点不冤,因为比他更冤的,是每年被他影响的毕业生们。

因为翟天临学术不端论文抄袭,所有高校纷纷提高毕业生论文标准,合格查重率从20%降到10%,甚至8%,这些年还在一步步挤压。

(图源于:豆瓣拉踩小组)

根本不是有些人所谓的“你论文没抄就怎么会怕查重”的简单事情,因为一个话题每年那么多人写,专业名词、相关数据、研究方法都难免有重合。

而能表达学术理论的字句翻来覆去就这么多,你无论怎么换说法,都难免会和前辈的论文有相似度。

更何况论文重复率检测机制完全不可控,你明明写的是一篇化工类论文,他甚至可以说你和某篇发表在《知音》上的爱情文章有50%的重复度。

你改也不好改,删也不能删,每年毕业生都急的抓耳挠腮。

而这些,很大程度上都拜翟天临所赐。

所以每年毕业季,他的微博里都承载着无数毕业生的血泪,每一个如泣如诉的感叹号,都是学生们为了毕业流的眼泪。

一个人行差步错,一个群体受到影响。

可是事实总是这样,犯错误的人在娱乐圈站得高看得远,手里有无限的资源和人脉,站在灰色地带,利用不对称的信息差可劲地钻空子,被发现了也咬死不承认——反正有粉丝洗,怕什么?

然而,最后真相大白、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时候,受苦的却是你我这种普通人。

03

仝卓是艺术生,社会上对艺术生的偏见和恶意多大,每一个身在其中的人都深有体会。

你说你学艺体,你就自带一个“成绩不好”的标签;

你说你参加艺考,你在别人眼里就拥有“考试轻松”的buff;

你专业课成绩高,有的人会说“肯定是花钱买证了”;

你专业没过伤心,他们还会劝你“下次去通通门路”……

在很多人眼里,艺术生就意味着“有钱、有关系、走捷径、five”,你的努力拼搏、汗水泪水通通抹去,只留下一句话:你的成功靠门路,你能录取有关系。

努力的人拼命用实力撕掉这个标签,但总有仝卓这样的人存在,拖着艺考生的后腿、污蔑艺考生的名声,在公众话语体系面前,将“关系户”的成见再固化一次。

今天仝卓的考试公平受到质疑,那这个锅一定会扣在整个群体身上:

“他们这个圈子就是这样,人人肯定都作弊,艺术生,大家都懂得嘛……”

而有背景、只靠自身努力的人本身就被挤压了竞争空间,这种以偏概全的扫射对他们来说更是重重一击。

特权者犯错,普通人背锅,难道平凡可欺吗?

今年的艺考生报名就有117万人,这次采取线上考核的方法,不用几个城市到处飞,对艺术生来说更方便,有更多准备时间,能报很多学校。

(图源于:梨视频)

但是同样也带来挑战:今年校考基本都取消了,很多学校全靠统考成绩和文化课成绩录取。

命运就是这么措手不及,很多人早就准备多时,风向却突然发生变化,他们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有一位艺考生全家滞留武汉40天。他们本来以为是过渡期,为了省钱,只租了一间小而破旧的老房子,结果由于疫情,一家四口只能挤在这一间屋子里。

冷,急,意外,焦虑,蔬菜稀缺,经济困难,环境不佳……可即使如此,女孩子也要复习训练艺考专业、学习文化课,因为她想上学。

这是普通人的踏踏实实的努力,虽然笨拙,但真诚可贵。

然而悲哀的是,也正是这种没什么门路的普通人,不仅会被作弊者代表,因他们遭到嘲笑,甚至会因为别人的作弊,失去原本属于自己的机会。

公平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即使没有绝对公平,那也有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尤其在高考这种人生大事上。

现在,教育部已经在调查仝卓改往届生身份这件事了,无论后续如何,我们都期待一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