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出江湖、有涨有跌,十年前那场拍出的黄花梨

2010年9月20日,中华世纪坛举办了一场明清黄花梨家具精品展,作为当年秋季拍卖会的序曲,一直持续到国庆长假结束。

随着拍槌落下,六十件黄花梨家具花落人家,销声匿迹几年之后,其中一些重出江湖,演绎出一段有涨有跌的收藏故事。

这件边缘翻卷的木雕,取材于树根整料,配上透雕螭纹底座,总高41厘米,美其名曰黄花梨大笔筒,估价120至180万元,成交价156万8千元。

八年后,大笔筒再次上拍,改名黄花梨荷叶形笔海,100至120万的估价,追高到299万元成交,几乎翻了一番。

还有昨天提到过的一堂四把黄花梨嵌大理石圈椅,原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旧藏,长53宽41高91厘米,年代为清早期,十年前参考价600至800万,结果拍出了1769.6万元。

还是这堂圈椅,前年估价2400至2900万,成交价2702.5万元,涨了近一千万元。

毫无疑问,在这十年间,涨是黄花梨收藏的主旋律,对于大多数藏品来说,只是涨多涨少的问题。

也有一些拍品,价格不涨反跌,比如上图这四把有细微差异的黄花梨灯挂椅。椅长49宽45高99厘米,十年前估价80至120万,结果远超预期,拍出201万6千元。

一年前,这堂椅子再次现身,估价170至200万元,却不尽如人意,以195万5千元成交,反而还少了六万元。

世事难料、时过境迁,在这看似无常的背后,其实收藏品有自己的规律。和消费品不同,藏家们要的是最好的东西,从十年前那场黄花梨拍卖中,已经初现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