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薛蟠:一个被宠坏了的好孩子

薛蟠的出场,很不一般,因为争一个丫头打死了冯渊,然后没事人一样带着妈妈、妹妹上京去了。

大家看到这里,脑子里出现的就是一个纨绔形象,实际上薛蟠是一个典型的富二代,又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公子哥,身份是既富又贵。他又认不得几个字,家里的生意基本不懂,整天只是呼朋唤友的玩,到处寻花问柳,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纨绔子弟。

或许是这个原因,没有几个人喜欢他,其实这就是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不好,也就是心理学上的“首因效应”,他吃亏就吃在这个上面。

他之所以这样,打死了人还若无其事似的上京,把烂摊子留给家人去处理,主要是母亲的娇惯和纵容,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后来他在外又打死了人,被关在衙门里,夏金桂抓住香菱嚷嚷道:

”平常你们只管夸他们家里打死了人一点事也没有,就进京来了的,如今撺掇的真打死人了。“

从夏金桂的话中可以看出来,薛家的人不但不把薛蟠打死冯渊这件事情当成耻辱,当成犯罪,反而当成一种荣耀来夸口,这是什么状况?

明显是家教问题,严重了说,从根子上来说,薛姨妈都没有把这事当成多大的事来看,一点都没有责备儿子,估计着还把这事当成多么骄傲的事情来说,要不下人怎么敢到处说,嫁过来没几天的夏金桂都知道了。

那么十几岁的薛蟠,还是一个孩子,根本没有形成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更不会把这个事情当成一个多大的事情来看,在他眼里,只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

薛蟠只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其实他骨子里很懂事

薛家一家人上京,半道上听到舅舅王子腾升了九省统制,奉旨巡边。

薛蟠心中暗喜道:”我正愁进京去有个嫡亲的母舅管辖着,不能任意挥霍挥霍,偏如今又升出去了,可知天从人愿。”

你看,他这完全是小孩子心性,想玩,又怕舅舅管着,现在舅舅不在京城,心中就特别喜欢,然后就和妈妈商量,住他们自己在京城的房子,而妈妈执意要到妹妹家(贾府)居住,并且说:

“你的意思我却知道,守着舅舅、姨爹住着,未免拘紧了你,不如你各自住着,好任意施为的。你既如此,你自己去挑所宅子去住。我和你姨娘姊妹们别了这几年,却要厮守几日,我带了你妹子去投你姨娘家去,你道好不好?”

薛蟠见母亲如此说,情知扭不过的,只得吩咐人夫,一路奔荣国府来。从这里可以看到,薛蟠虽然贪玩,可是还是听母亲的话,并不是一个一意孤行的孩子。

他想做什么,也都要征求妈妈的同意,是一个懂礼的孩子

薛潘买了香菱,是自己看上了的,可是他买来之后,并没有直接纳为妾,而是给薛姨妈当了丫头。虽然把香菱给了薛姨妈,可他自己总是时时惦记,为了要到香菱,一年来和妈妈打了很多饥荒,想来是磨了又磨。你可以想想,一个小男孩,为了得到了一件东西,向妈妈撒娇,缠磨,并且磨了一年之久。

薛姨妈看香菱模样好,行事也比别的丫头好,又温柔安静,和一个姑娘也差不了多少,想来是不辱没了自己儿子,于是摆酒过了明路给薛蟠当了妾。

从这个事上可以看出,薛蟠虽然纨绔,但是大礼上是不差的,妈妈不同意,他就一直磨,他没有因为妈妈不同意,就背着妈妈强迫香菱,或私下里与香菱乱来。在这一点上起码比宝玉强,宝玉竟然当了王夫人的面与金钏调情,这要传出去,与母亲的婢女调情,这可是丑闻的。

后来他娶了夏金桂,但是好色的毛病没改,又看上了夏金桂的丫头宝蟾,虽然心里痒痒的,但是他还是要征得夏金桂的同意,虽然他知道向老婆讨一个丫头,面子上过不去,所以仗着酒盖脸,趁势拉着金桂笑道:

“好姐姐,你若要把宝蟾赏了我,你要怎样就怎样。你要人脑子也弄来给你。”

薛蟠虽然好色,但是并不势强,并不使用强迫的手段,或者使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无论是香菱,还是宝蟾,他都是过了明路的,经了同意的,在这一点了。比贾珍、贾蓉这父子俩强了不知道多少倍,更是比见女人就往家里拉的贾琏也强很多倍。

薛蟠好色,但不仗势欺人,凭的是两厢情愿

家里有一个温柔可人的香菱,那可是他磨了一年才磨到手的,可是没多久也就厌了,玩起了男风,在贾家的学堂里和那些小男孩胡乱搞。但是从秦钟闹学堂的那一出里可以看出,金荣这一类曾与薛蟠好的人,因为薛蟠喜欢了别人还心生醋意,这才有了顽童闹学堂事件,可见都是那些孩子愿意跟薛蟠好的,而薛蟠对他们也大方,并没有亏了他们。

之后,薛蟠看上了柳湘莲,被柳湘莲骗出去,狠揍了一顿,当时他说:

”原是两家情愿,你不依,只好说,为什么哄出我来打我?“

这话听起来还很委屈,意思是我并没有强迫你,咱们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你干嘛哄我,又打我,完全是一幅小孩子受了委屈,心有不甘的调调。

后来被打的狠了,乱叫着说:”我知道你是个正经人,因为我错听了傍人的话了。“

实际上,在这件事情,薛蟠是有点冤枉的,柳湘莲本也是世家子弟,只是父母早丧,性情爽侠,喜欢串戏,又串的都是生旦风月戏文,而他又生的很美,不知身分的人,容易把他当成优伶(蒋玉菡一类)一类。恰恰薛蟠就自认聪明,把柳湘莲当成了风月子弟了,于是就有了这一出。

所以说,薛潘有点可怜,遇到了柳湘莲这样的侠士,被揍的鼻青脸肿,气的要死要活,但是柳湘莲避走他乡,他找不到人,也就算了,不会一直记恨。可是这件事实在丢脸,弄得人许多天不敢出门见人,然后求得妈妈同意,跟着张德辉出去做生意去了,实际上是躲出去了,可见他也是有羞耻心的,是一个要脸面的人。

但凡是要脸的人,都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坏人,骨子里有着良善的一面。

薛蟠只是看着胡闹,纨绔,其实很善恶分明,对家人很好。

薛蟠因被柳湘莲打了一顿,不得不躲出去做生意了,按说他应该恨柳湘莲恨的要死,可是当他做生意回来的路上,经过平安州被一伙强盗劫持之后,巧遇柳湘莲,不但被柳湘莲救了下来,货物也被追了回来。

他立马与柳湘莲结拜为生死弟兄,从此把柳湘莲当成亲兄弟一样看待,知道柳湘莲要成亲,提前让妈妈把把柳湘莲结婚需要用的东西都准备齐当,只要择了日子就能结婚。

你看,他把以前的恩怨全部抛掉了,完全把柳湘莲当成亲兄弟一样,并不是嘴上说说了事的,后来尤三姐自刎,柳湘莲出家,薛潘连忙带着小厮各处寻找,真是当成了自家人。

从这点看,薛蟠的心胸是很大度的,很有胸襟的,并不是那种小气的男子。

另外他出了一趟门,专门给妈妈和妹妹带了许多东西,可是回家之后又忘了,隔了一二十天,买回来的货卖完了,小厮把东西送来,他才想起来。

这里曹公给我们写出了一个爱妈妈、爱妹妹,又有点大大咧咧的、糊涂的大男孩形象。宝钗打趣他,说专门带的礼物放了一二十天才想起来时,薛蟠笑着说:”想是在路上叫人把魂吓掉了,还没归窍呢“。

每每看到这里,都特别想笑,觉得很有意思,这一幕很温暖。

其实最让人感动的一幕是宝玉和凤姐被马道婆魇魔那一次,宝玉说胡话,凤姐拿刀要砍人,一院子里到处忙乱。

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工夫的,因此忙的不堪。

这一段把薛蟠描写的是一个特别懂礼,孝顺,爱护妹妹,关心小妾的男子,还是一个特别心细的男子,这么忙乱的场合,他还能注意到贾珍这些专在女人身上上心的人,所以分心,担心妈妈被挤到,妹妹被人看了去,小妾被人趁机揩油,所以才特别的忙。

如果没有之前的薛蟠,单单看这一段,你会以为薛蟠是一个爱家的暖男。

薛蟠本质并不坏,是一个很懂礼,爱家人的人,还是一个善恶分明的人,他完全是被妈妈宠坏了,真的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