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沈阳,开始呼唤国家中心城市

太多的人为东北出谋划策,却阻挡不了年轻人离开东北南下的脚步,在城市化后半期、都市圈城市群兴起的背景下,会发现东北地区缺少新兴资源特别集中、新型驱动力特别强劲的经济引爆型城市,沈阳在全国最重要的场合呼唤“国家中心城市”非常合时宜。

很早之前,辽宁省及沈阳市就在推动沈阳建设国家中心城市,但对外发声很少,多在本省内部的会议提及,所以不被很多人了解,话语权也就比较微弱。

去年国两会,辽宁企业家呼吁国家支持沈阳创建国家中心城市,沈阳官方则没有公开表达对“国家中心城市”的渴望,与山东的城市相比,很多人认为沈阳过于佛系、淡定,沈阳也给人无欲无求之感。

沈阳工业博物馆

沈阳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已超过80%,这一指标已步入了发达国家城市化水平,但在都市圈方面,与南方大城市相比,沈阳相去甚远,沈阳与大连、长春、哈尔滨的都市圈概念还处在培育阶段,东北地区至少需要一座经济引爆型城市,在这方面,沈阳的既有条件和优势非常明显,到了积极、主动作为的关键时期。

今年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沈阳向外发出了诚恳的声音,其市长建议“恳请支持并批复沈阳建设国家中心城市”,这是沈阳官方首次对外呼唤“国家中心城市”,对沈阳、辽宁、东北来说意义非凡,因为东北地区真的很需要最高位置的城镇层级、新的“塔尖”、国家发展战略的平台与支点。

在经济格局的变化中,振兴东北的战略也需要新的突破、新的平台与支点,而辽宁、沈阳确实也等不起了,迫切需要紧迫感、饥饿感,才不至于在大城市新浪潮中被边缘化。

依托于城市群

从2010年明确提出建设北京、天津、上海、广州、重庆五个国家中心城市,到2016-2018年间成都、武汉、郑州、西安成为“支持建设国家中心城市”,都会带出所在区域的城市群,它们基本上都是原来各类经济区的升级版,国家中心城市及支持建设国家中心城市都依托于城市群。

辽宁也有初级的城市群,脱胎于上世纪著名的辽中南工业基地,它孕育出了众多的工业城市,辽中南工业基地的升级版是少为人知的辽中南城市群,里边有“沈阳经济区”和“沈阳大连城市走廊”的提法,最核心的就是沈阳经济区。

沈阳经济区的范围是沈阳、鞍山、营口、抚顺、辽阳、本溪、铁岭、阜新,2009年开始推进人口管理、交通、电信、金融、商贸物流、产业集群、环境治理一体化,2010年被批复为国家新型工业化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

沈阳经济区

2017年沈阳经济区减去三个城市,精简为沈阳、鞍山、抚顺、本溪、辽阳,从成员和规模上看,已经算都市圈了,原来沈阳也是有都市圈概念的,即使比较粗略,辽宁或东北也是有初级城市群的,即使概念比较初始。

为什么是沈阳

华东、华北、华南、华中、西南、西北都有了国家中心城市及支持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它们都依托于各自所处区域的城市群,却唯独少了东北,所以第十个支持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最应该布局的区域板块是东北地区。

东北有四大头部城市,在四普之前,按经济体量由大到小排序:大连、长春、哈尔滨、沈阳,四普之后变为大连、沈阳、长春、哈尔滨,长春被调减1540亿,哈尔滨被调减1290亿,大连被调减1168亿,沈阳被调减190亿。

2019年,大连以7001亿的经济体量排在全国(不包括港澳台)50强城市中的28位,沈阳以6470亿排在32位,长春以5904亿排在34位,哈尔滨以5249亿排在42位。

从GDP修订前后的变化看,沈阳经济基本面最为扎实,另一方面,沈阳的资金总量也远胜于其他三市,2019年沈阳的资金总量是1.89万亿,高于大连4300亿、高于长春6200亿、高于哈尔滨6600亿。

原因无他,沈阳、大连背靠的辽宁,经济体量远大于黑龙江和吉林,而沈阳是辽宁的省会,可以调配更多的资金及资源,所以沈阳的辐射面、影响面、带动面要略胜一筹。

在东北四大城市中,沈阳最具备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条件和优势,城市建成区最大、城镇化率最高,沈阳周边城市、城镇最密集,这些城市的工业基础、城市化基础、产业关联基础都比较好。

而沈阳本身,工业基础雄厚、经济扎实,资金总量最多,科教文卫资源更为集中,有辽中南城市群为依托,退一步还有“沈大城市走廊”和沈阳都市圈。

如果把辽宁比作广东,沈阳就是广州,大连则是深圳,广州成为国家中心城市,深圳被赋予新的使命,辽宁及沈阳、大连也是同样的情形,辽宁可以转换新的思路,拥有山东那样的态度就更好,沈阳可以多拥抱先进城市,与它们互动,出门学习、借鉴,进门建设发展,并使劲带动身边的伙伴。

唯有如此,沈阳才能成为东北地区新兴资源特别集中、新型驱动力特别强劲的经济引爆型城市,沈阳所呼唤的、所希望企及的“国家中心城市”,才会实至名归。

◆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哦 ◆

如需转载,请在会话页面点击“转载联系”查看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