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陷入“超级大国超大脾气”怪圈

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5月29日下午宣布,由于世界卫生组织“拒绝执行美方所要求的改革”,美国将终止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并将向该组织缴纳的会费调配至别处。

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的关键时刻,美国政府一意孤行地终止与世卫组织的关系,遭到国际社会和美国国内各界的广泛批评。

从“暂停”到“终止”:美国甩锅世卫组织蓄谋已久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本土蔓延以来,美国政府就开始忙着将自身抗疫不力的责任向外推卸,其中很重要的一个甩锅对象就是世界卫生组织。

最初是4月14日,美国领导人宣布美将暂停向世卫组织缴纳会费,并要求对世卫组织在疫情中的工作“问责”。继而在5月18日,美国领导人又致信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威胁称,若世卫组织不在未来30天内作出“实质性改进”,美方将终止向世卫组织缴纳会费并重新考虑是否留在该组织内。最终在5月29日,美国领导人正式宣布:“由于世卫组织没有按要求作出改革,我们今天将终止与世卫组织的关系。”

从以上步步紧逼的一连串动作不难看出,“退群”成瘾的美国此次退出世卫组织是蓄谋已久的,也再次暴露出美国政府将国际组织看做“私有财产”、要求其必须“为美国利益服务”的霸权主义逻辑。

国际社会:世界需要在世卫组织领导下团结抗疫

针对美国宣布退出世卫组织,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和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当地时间30日发表联合声明指出,在全球继续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之际,当务之急是拯救生命、减缓疫情影响。他们敦促美国重新考虑其决定,并表示欧盟将继续支持世卫组织的工作,并已提供额外资金。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指出,在全世界需要团结对抗新冠病毒的时候,美国终止与世卫组织关系是在践踏世界卫生领域合作的国际法律基础。疫情期间美国医疗系统出现的悲惨场景足以说明,美国没有谋求这一领域领导地位的资格。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科萨切夫认为,美国与世卫组织断交的决定没有考虑到相关风险和责任。谋求所谓的全球领导地位不是去破坏或蛮横地占领某些国际机构,美国的做法表现出来的只是一种丑态、一种威胁。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表示,美国此举是为其大选做出的不明智举动,目的是转嫁抗疫不力的责任。

阿根廷学者、拉丁美洲中国政治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马可为指出,终止与世卫组织关系、甩锅世卫组织与中国,是美国政府的心虚之举。“美国总统宣布断绝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实际上是拒绝承认他在疫情期间防控不力的事实。美国是世界上的超级大国,却也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

美国宣称将把应提供给世卫组织的资金用于“其他全球紧急公共卫生领域”,殊不知,世卫组织正是全球公共卫生领域的最重要国际机构。在本月举行的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上,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等多国领导人都曾强调,世卫组织在全球卫生领域的权威和重要性无可取代。

美国国内各界:脱离世卫组织害人害己

美国政府“退群”世卫组织的做法也招致美国内各界有识之士的一致批评。

美国国会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妮塔·洛韦指出,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将抗疫不力归罪于世卫组织等其他对象,这种行为在分化美国自身的同时,也在疏离美国与全球伙伴的关系,是十分危险的。美国西弗吉尼亚州联邦参议员乔·曼钦发表声明称,全世界正在抗击新冠病毒,美国难以独立消灭这一病毒,退出世卫组织太鲁莽。

美国乔治敦大学奥尼尔国内和全球卫生法律研究所学术主任劳伦斯·戈斯廷认为,美国政府单方面决定撤资世卫组织的做法“并不合法”,因为经美国国会批准的资金若要撤出,仍需要由国会来决定。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助理教授、纽约市急诊医生克雷格·斯潘塞指出,美国针对世卫组织的决定不只会影响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还会破坏小儿麻痹疫苗接种等其他的全球重要卫生项目。

《纽约时报》评论称,没有证据证明世卫组织或中国政府有隐瞒疫情的行为。特朗普政府此举旨在转移公众对疫情在美国大面积传播的视线。

美国传染病学会也对特朗普政府终止与世卫组织关系表示强烈反对。该学会指出,除非美国与世卫组织团结一心、共享信息并合作联动,否则不可能在当前和未来的抗疫行动中获得成功。

一言不合就“退群”:美国“超级大国超大脾气”为哪般?!

既然世卫组织至关重要,且撤资的做法遭到各界批评,美国政府为什么仍要一意孤行呢?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所所长滕建群认为,美国的真实意图是不让世卫组织对美国的疫情作出客观评价。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所所长滕建群

滕建群:应该从几个方面来看。世卫组织是二战结束后,由联合国发起成立的一个涉及人类公共卫生安全的重要国际组织。从美国的初衷来说,主要还是希望相关国际组织能够在全球范围内为美国提供服务,或者是为美国主导世界事务提供各种平台。世卫组织在成立初期,美国主要还是希望借此来发挥美国的作用。但现在来看,“退群”基本上成了美国政府的一个重要外交选项,主要是美国认为这些组织不太听话。现在又提出中断与世卫组织的合作,实际上就等于退出了这样一个重要的国际组织,一方面显示出美国政府不愿再为国际社会提供更多公共产品,在国际上不再承担更多的义务;另外一方面也体现出美国保守的孤立主义思潮的回归。由世卫组织对美国疫情做出客观评价,这是美国政府不愿意看到的。

滕建群还表示,抗击疫情需要全方位的国际合作,美国的行为会对疫情防控产生一定影响,但包括中国在内的负责任国家会迅速补上“空窗期”。

滕建群:从现在来看,世界疫情还在发展过程当中,还面临着严峻挑战。各国应该加强合作,不光在信息、资金、技术等各方面合作,同时还要有一定的合作平台。但是我们看到这次疫情,正是由于美国不再愿意跟国际社会合作,那么结果就非常明显了,美国实际上首当其冲受到了疫情的重创。目前来说,正是由于美国采取的这种单边主义、孤立主义的对外政策,不愿意跟国际组织和其他国家合作,同时还采取了甩锅的行为,才恶化了国际合作环境。在这个时候,相关国家包括中国勇于担当,愿意向国际社会提供更多公共产品,愿意跟包括联合国在内的相关组织进行合作。所以我个人感觉,美国(终止与世卫组织关系)对国际疫情的防控会有一定影响,但是从长远来说,国际社会其他国家会补上“空窗期”,共同应对疫情。